Tuesday, May 22, 2018

佛系豬頭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

佛誕,想起在緬甸寺廟看到的「佛豬頭」。

佛教傳到東亞,較重禪修、講頓悟,拈花微笑,不著痕。南傳佛教去到東南亞,求神拜佛祈福者眾,膜拜佛像乃庶民的精神寄托。緬甸佛寺內,十元八塊可以買幾片薄薄的「金箔」,當地人習慣往佛祖臉上貼金,祈求保佑;長年累月地貼,佛祖變豬頭,眼耳口鼻一團金。

前陣子,網絡流行佛系改圖,網民諷刺還是敬仰?佛系某派性情,不強求、不執著、甚至不作為,順其自然的豁達。

不過,佛家教誨,不一定是「等運到」。偶然在網上聽見一位高僧講佛法空義,指一切事物都是因緣和合而生,緣盡則滅,卻正因為如此,人生才有希望,絕非消極無為。因為只要努力創造條件,創造因緣,一切事物都有可能出現,這就是龍樹菩薩所說的「因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

我相信這一套,因緣自造,命運自主。

世上任何宗教,能流傳至今,都有一個共通點,正是教義有彈性,在不同時空皆能讓人各取所需,慰不同脾性的人的心靈。

當中,我較喜歡佛教,因為我把「佛豬頭」掛在口邊,相信無人會感到冒犯。

***   ***    ***

相關文章:

Friday, May 4, 2018

不辱使命,不負此生



聽到林建誠離開有線新聞的消息,心裏一沉,眼睛有點濕潤。

終於來到這一天。

有線中國組,中流砥柱很多,林建誠是其中的主幹,我不會說那是一個年代的終結,但總算又一個   icon 暫別中國採訪。

其實,也未必是「暫別」了,這時勢,離開以後,還能回到什麼地方。

留意中國新聞的朋友,大概不會忘記十年前汶川大地震,林建誠趕赴災區,遇上山崩泥石流;烏坎事件,他一馬當先突破封鎖;六四周年,他竟然找到陷獄廿多年的李旺陽訪問,-也不幸成為李旺陽最後一次訪問,還令誠哥患上創傷後遺症。(

他為弱勢社群發聲,聆聽小人物的遭遇;林建誠最後一次中國採訪,乃去年海祭劉曉波事件,過程在fb直播。事後公安追捕劉曉波的朋友,有線新聞的司機亦被一度遭扣押三天,他提早被調回香港,在大本營負責編輯策劃,從此再無踏足中國採訪。

香港電子傳媒慣常的內地駐站記者,每次輪調只駐兩、三個月,剛建立了一點人脈關係與新聞線索,又是時候回香港跑其他新聞,他們本來已經年輕欠經驗,輪調機制更令他們難以累積經驗,難以孕育什麼「中國通」。

林建誠是異數,他駐廣州,一駐十年;他有新聞熱誠而常保冷靜、他有採訪衝勁而不魯莽;他熟悉內地潛規則,百寶袋裡有無數防監聽的通訊裝備,採訪時面對官員留難,何時擺出一副強硬的姿態,何時表現一副偽裝的軟弱,早有充足盤算。

近年,中國新聞愈來愈難做,敢言者遭滅聲,紅線禁區劃到門前,記者步步為營,任何略帶敏感的話題,能夠採訪兼播出街,箇中艱辛與阻力,不為外人道。不少傳媒老闆趨吉避凶,敏感話題避重就輕,甚至大大聲說是「為了記者安全」、「為了受訪者安全」,不求獨家,不爭先,後天下之憂而憂。然後筆鋒一轉,有些傳媒為強力部門做錄影認罪訪問,有些傳媒樂此不疲大談主旋律一帶一路大灣區,專題一連十集再製小品節目賣錢,既政治正確,老大哥又高興,更有廣告賺一筆。

林建誠這兩年本來已退居後勤,準備稍作沉澱。遠離家人,新聞長跑十數年,殊不容易。他的報道,見證了劃時代的急劇變局,不辱使命,不負此生。

林建誠說過,駐中國十年,是他人生最精采的十年;離開記者崗位後,他將轉讀神學,祝願他有一個更精采的下半場;也希望香港傳媒的中國採訪人馬,人才輩出,繼承衣砵。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April 30, 2018

妖獸都市 龍門飄移

[立場新聞製圖]
許智峯魯莽奪取政府狗仔隊手機事件,發展下來,蔚為奇觀。建制派頭目忽然積極,連日開會睇片譴責,平日監察政府從不見如此積極;新民黨人至為肉緊,誓要DQ許智峯彷彿港島補選肥肉已咬在口中;專欄作者短短一篇文章,滿布感嘆號,大聲疾呼要許智峯辭職,怒氣衝天,有如殺人放火惡貫滿盈。

不期然想起眾多保皇黨醜事,周浩鼎於立法會調查梁振英UGL收取五千萬事件中,自己的文件竟交梁振英批註修改。民選議員理應為民請命,監察官員,他卻甘做跑腿,暗地為高高在位者發聲,誤導選民以為這是他自己意見,行徑有如教師出考卷要向學生請益、又如律政司起訴前要先請教嫌疑犯的高見,荒謬絕頂。

那位從來搞不清自己讀了一個什麼博士、資格誰人認可的議員,轉頭在鏡頭前大義凜然說許侮辱女性;好些建制派議員的學歷疑雲、又有「律師」聲稱「執業」其實「執葉」等等,涉誤導選民,卻無人追究,無人講就當無事發生。

此時此刻,哈維爾在他的劇作中說過的幾句話,或許大家會有更深刻體會。哈維爾說,民主制度有先天不足: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

許智峯事件中,民主黨不護短,表明律人也要律己,嚴厲譴責黨友,正是因為相信民主法治,對議員行為有高要求,有錯要認,要深刻反省,正是被制度與信念綑綁雙手,不能說一套做一套,不能當作看不到。再說,民主黨支持者多屬溫和一翼,不贊成勇武行為,要主流支持者息怒,民主黨亦不得不割蓆。

反觀建制派議員,受香港的偽民主制度保護,票少議席多,霸佔主席位,操控議程,抓緊機會發功。許智峯衝動有犯法嫌疑,但不涉誠信,遠未到要辭職地步;「浩鼎門」雖然無犯法,但專業失德,誠信掃地,自貶身價,議員尊嚴蕩然無存,更涉誤導公眾,情節嚴重。

保皇黨厚顏死撐,不動如山,大事化小,政府官員與主流傳媒又幫拖,齊來淡化,小事化無;而保皇黨選民,目睹這些失德行為,甚至會覺得浩鼎直通天庭、深受寵幸,心竊喜之,簡直係壞事變好事,你又能奈何。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西環律師團

Thursday, April 26, 2018

盲搶地大辯論:如果貨櫃碼頭建上蓋起樓



土地大辯論揭幕,要「貨櫃碼頭建上蓋起樓」,一向不是大辯論主菜,但天方夜譚噏得就噏,愈講愈真。貨櫃碼頭起樓?只要你看看是什麼財團擁有貨櫃碼頭,你就明白,為何大地產商諗起都興奮,那將會是每家發展商企業史上最大肥肉。

本人住葵涌對上,日日望住貨櫃碼頭。平心而論,若長遠而言另覓土地建貨櫃碼頭,騰出市區靚地起樓,未嘗不是一個考慮。但「貨櫃碼頭建上蓋起樓」?真不知道那些倡議者有無見過貨櫃碼頭的巨型起落架與吊臂,本身已經二三十米高,要建十幾層樓高的平台再在上面起樓?住客特享:每天呼吸貨櫃輪廢氣,欣賞震耳欲聾的鳴笛聲和搬運貨櫃的撞擊奏鳴曲,滿城盡是貨櫃車,偶然還有貨櫃撼動一下你大廈的樑柱,時尚新體驗。樓盤名可以叫「海岸居」。

有人說,技術上可行,地鐵上蓋都可以建屋,貨櫃碼頭當然可以;我說,如果貨櫃碼頭可以建上蓋起樓,很多地方更容易。

第一是馬路,馬路佔了香港城市面積兩成,馬路建上蓋,全面建屋,幾乎就立刻解決了土地問題,而且全港馬路都藏在住宅之下,大家不怕被車撞死了。

第二,是粉嶺高爾夫球場。眾多特權分子既得利益者不肯放手,,「提出強烈要求」。那就你有你繼續打波,政府可以在高球場上建一個十層樓高的平台建屋,粉嶺高球場變成全世界第一個全天候場地,穹頂上可以播放藍天白雲,香港又一奇觀。

第三,是解放軍軍營。解放軍愛惜軍事用地,大概也是不肯放手。不要緊,建一個平台起樓吧,解放軍如常保國泰民安,人們不只在平台上安居,若於戰時,更能成為人肉盾牌。聽說「愛國是人類的核心價值」,香港愛國者眾,捨身保護解放軍者當數不勝數,必搶高樓價。

最後,是新界的墳地。這些風水寶地,背山面海,地勢平緩,陰宅陽宅皆宜。為免打擾先人,我們又建十層高的平台再起樓,擁墳地的家族可以優惠價購買。有新界人說過,只要有好價錢,祠堂都可以賣,墳地又算什麼?九代同堂一家親,陰陽同行we connect,此之謂孝義。

荒謬?技術可行,概念創新,事在人為而已。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April 23, 2018

政治正確偏執狂

[立場新聞製圖]

問答遊戲,以下用語,如何「措辭不恰當」?

「中國收回香港」。儘管鄧小平說過這句話,外交部文件與中英聯合聲明出現過這說法,但今天的官方打倒昨天的官方,謂從不承認不平等條約,故沒有「收回香港」這回事,只是「恢復行使主權」,於是「收回香港」就榮升為中學教科書不當措辭。

官方講法,從來只是一種講法,只是一種政治立場宣示,不是聖旨,更非事實。退一萬步來說,「中國收回香港」可理解為「收回治權」,非「收回主權」,與官方說法不悖。何須為了政治正確一百分,歇斯底里,矯枉過正?

「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又不能講,原來這句話可理解為「中國境內或境外的南方」,不清楚,要改。緊跟主子指揮棒,民族大義偏執狂,食飽飯無嘢做;雞毛蒜皮的字眼,也要戴上「港獨」眼鏡,以驗屍一樣的態度自尋煩惱。其實中國官方常把香港記者歸類為「境外記者」,大逆不道之至,咁鍾意驗屍,香港官員是否應向內地提出嚴正交涉?

各位政治正確偏執狂,有無發現香港有一個十惡不赦的地名,叫「新界」?普天之下莫非皇土,「新界」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分嘛,新什麼界?還有大西北「新疆」,既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還說「新的疆土」?自打嘴巴,雙唇紅腫。

還有句「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被評為「事件沒有因果關係」,又要改。這句話其實已經寫得隱畮,如果中共掌權後一連串肅清運動三反五反大躍進大饑荒文化大革命,與當時的難民潮與逃港潮無因果關係,以後歷史教科書上朝代興衰大治大亂的「原因」都不要寫了,你怎能確證那有因果關係?

香港有一幫政治正確偏執狂,他們先天愛擦鞋,習慣唯權是尚,不加思索,信黨信中央猶如信神,相信主子的話就是真理;他們也可能後天學會了時代的生存技俩,知道緊跟中央就能雞犬升天,永保權位,仙福永享。沒錯有句話謂「歷史由勝利者書寫」,這只是一個諷刺,不是真理,更不是美德。這幫政治正確偏執狂,不學無術,但已經佔領機構高位,伺機而動,為高牆添磚;這幫人喜愛重寫歷史、鍾愛為主子獵巫、先主子之憂而憂。自欺欺人,自閹亦閹人。

以現時政治正確偏執狂的病情發展速度,相信不須多久,就算改為「香港位於中國南部」也是錯,要用「我國」、「祖國」才「恰當」;稱呼習近平將不能直呼其名,句句都是「習主席」「習主席」才叫尊重。

中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以為他們年少無知,只是受擺佈洗腦的玩偶;年輕人對政府反感,愛國教育長年反效果,這幫偏執狂應記大功。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