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8, 2007

送一本筆記簿.川西



  高原深秋葉落時,太陽仍是猛。

  殘廢越野巴士又水滾,高原氣壓低,水的沸點也低,車子沿路不停水滾,不停在荒山僻壤停車。加水小歇時,走過來兩雙疑惑的眼晴,她們站在一旁,盯著這群稀客。她們十來歲,面頰已被高原的陽光灼得黝黑。

  奇怪,這片荒原竟能住人嗎? 同行的富貴好心人早已帶備救濟物資,見機不可失,興沖沖拿出來,送她們每人一本上學用的筆記簿。女孩拿在手上,仍是疑惑,不見笑容。

  我在旁問她們:妳們上學嗎?

  她們望了我一眼,沒有答話,可能是不懂漢語,或是無話可說。她們仍是僵僵地站著,仍是這個樣子。

  我只好拿出相機,留下這刻的神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