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8, 2010

問天

這是發生在香港某大學的真人真事。醫學院上解剖課,老師的名字是聖經裡的一位先知,估計他是基督徒。上課講人體結構,每問到為何結構如此,他都答「要問天」。這樣的解剖課,要背誦千萬個名稱,每個器官、每條骨骼,生吞活剝,全部死記。

講人類胚胎成長,談到胚胎到受精二十多天後,會出現類似魚鰓的結構,後又消失。有人舉手問「為何如此」,他又答「要問天」。

用演化論的角度看生物構造,可以非常有趣,絕大部分「為何」都有解答,不需問天,縱使這些解答,不一定能百分百解釋全部構造,但也可以是上課時的輕鬆話題,令沉悶的課堂加添生氣。

現代的生物學家普遍認為,生物學基本上就是演化生物學,不以演化角度來讀生物,等同集郵愛好者剪貼郵票而從不問郵票的背後故事。死記人體結構名稱與用處,只見點,而沒有線、沒有面,不只枯燥乏味,更白白錯過了更多意義重大的啟迪。

學人體解剖,還可以問很多「為什麼」,為何人類的食道和氣管互通,令人容易哽噎?為何人類嬰兒的頭這般大,令生育特別痛楚?為何男人有乳頭?

這些問題的答案,演化生物學都有合理的推論,不用「問天」。中學的生物課,課程落伍,無話可說,但在堂堂大學,還大大聲叫學生「問天」,著實不可思議。

2 comments:

  1. But Western science only tells us how, not why, things are the way they are. And hence all the schools of philosophies that came to life since Renaissance I guess...

    ReplyDelete
  2. 我想,科學可以解釋why,只是不能圓滿解釋終極的why。但一個教授在大學課堂裡叫人「問天」,我認為是不稱職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