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由處女產子到鄧小平復活

兒時最早期的記憶,有一幕關於聖誕節。幼稚園內,我被安排演話劇,被老點扮羔羊,爬在地上圍著幾位長滿鬍鬚的疑似智者起勢咁轉,旁邊有一個馬槽,據說有一個人很重要的人出世了。

小學二年班的聖誕節,我因為背聖經背得好,老師派我們一張「童貞聖母瑪利亞」書簽,講了一個「處女產子」的故事。從此,我開始尋索「童貞」及「處女」的意義,並開始對「處女」產生很多幻想。

小學四年班,聽新聞話鄧小平「復出」,仲要第三次,我才知道,聖經無呃我,原來真係有人「復活」,次數仲多過耶穌,估計屬普遍現象。

中學四年班,學校隔離的基督教會有自修室,為一解男校之飢渴,每日都去一去,回首前塵,如果無呢間自修室,我會唔會自修?真係好難講。

中五會考,全靠有聖經一科,我至醒作文,答long question,開口埋口就係faith, faith, faith, faith,每句都有faith。竟然就咁有個A。我要多謝上主,如果無呢個A,我唸我入唔到大學,而家唔知去左邊。

高中時,聽說聖誕是一個浪漫的節日,新聞話很多人會失身。平安夜,沒有節目,幾個大男孩,在燈飾燦爛的大街上蹓躂,苦無浪漫的感覺,更毫無失身的機會,非常納悶。

如今,購物區滾滾人潮,人們肩並肩,逼吓逼吓「享受購物的樂趣」;當你夾於由銅鑼灣灣仔伸延到中環的車龍中,發現全國有錢人都在名店大舉搜購時,就知道,聖誕時節又到,鬧市避之則吉,那種聖誕的味道,遠在西九龍半山全宇宙最貴的夾屋裡都聞得到。

二千年前在馬槽內產子的處女,大概不會想到事情會如此發展。

不過,我很喜歡聖誕,無論如何吵鬧,都有一份安詳的感覺。

四川稻城阿丁的文殊菩薩神山,和聖母瑪利亞有幾分相似

3 comments:

  1. 又進入了「聖誕歌暴力」期。日前途經豆腐YUN商場,那些本應悅耳的樂聲,竟令我聯想起果D咩B17、B24的狂轟濫炸。憤慨哀傷加耳痛,令我巴不得審判日快些到來。

    ReplyDelete
  2. I had a good laugh reading this article. Nice to see some popular culture in au's high culture. And, this picture is awesome. Thanks for sharing.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