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4, 2010

港鴨過聖誕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繼「港女」、「港男」、「港孩」、「港媽」等香港特異人種陸續登場,傳說中的「港鴨」,於聖誕期間再現蹤迹,正等待專家確認。

「港鴨」曾活躍於港島中環上亞厘畢道,其祖先最早出現於上世紀末,香港在生母養母交接期間,於特異的歷史空間中,意外繁衍出第一代港鴨。當初大家以為是雜交後出現的不育品種,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結果大跌眼鏡。

跛腳基因深種

港鴨特徵在:出生時四肢健全,但幾年過後會跛腳。跛腳鴨在全球政治生態中,意指大選過後,原執政黨落敗,新領導人未上場之前的政治真空期,落敗者等待交棒,人亡政息,不受尊重。一兩個月的交接期裏,無所事事,只能收拾心情,準備歸去,是為跛腳鴨。

正常環境下,跛腳鴨生命甚短,不會妨礙一地發展。怎料,港式跛腳鴨不只跛,有迹象顯示,港產品種出現基因突變,而且生態環境配合,令其壽命甚長,生命力強,在全球政治生態圈中屬稀有品種。

港英管治的最後幾年,末代港督面對下屬思變、無心戀戰,人才投靠新主子,政策難延續,常被譏為跛腳鴨。怎料換了主人,十多年實踐,發現跛腳基因早已深種。香港特首,規定不能從屬任何政黨,立法會內又無固定支持,政策缺乏延續性,每到收尾兩年,禍起蕭牆,內閣智囊各懷鬼胎,新勢力蠢蠢欲動,圖謀特首寶座;香港平民無權無勢,只剩一把口,罵得就罵。可憐港鴨,旁無政黨支持,下無民意認受,只能仰仗阿爺,捱得一天是一天。

前任港鴨,跛腳傷患甚深,確診腳痛,中場退出,由當奴鴨接任,一路走來,他努力演出,奈何基因宿命誰能逆轉,充其量只能延後跛腳基因啟動的時間。

MC Jin義賣獻身

是年聖誕佳節,有一異象降臨,預示港鴨快將再現人間。

異象正是當奴的聖誕起錨rap歌,特首心戰室深明政治宣傳最有效法則,在生活化、在不經意,形象新鮮健康者最好用。繼年前麥嘜麥兜慘遭污辱,今年輪到MC Jin義賣獻身,齊rap聖誕「起錨」,旨在歌舞升平,塑造特首與民同樂,從而建立政權認受性,那就一切好辦事。

Rap之源流,原在美國黑人對抗主流霸權,粗獷狂野,不修邊幅,問候你全家。禮賓府內,鴨與rap合流,有後現代行為藝術的興味,此處不論。露出鴨腳之處,正是堂皇空洞的禮賓府大廳。

冰冷大廳,空虛的大桌子,零零丁丁放着一部電腦,不是正常的家居或工作環境,像什麼呢?像在曼谷酒店大套房裏,悠長假期快結束,你早已執拾好行李收拾好心情,等待離場,臨行前發現尚有空檔,於是拿出電腦上上網;也像舉家移民或黑幫着草,早已執拾細軟,準備遠走高飛,臨行前四顧回望,緬懷前塵舊事,準備在電腦記下點滴回憶。

空洞的大宅,有點過客的悲涼,鐵的衙門,流水的官,本是平常事。可是,當奴還有年多任期,漫長的跛腳期,香港如何熬過?短片的鏡頭運用與當奴的僵硬表情,流露潛意識裏的孤寂無助,再看聖誕宣傳片內容,顯示主政者開始進入無話可說、無政可施的階段,主旋律是澳門的熊貓:開開心心。

製造話題不理好醜

聖誕日子,大好時機向市民說話,但振奮人心小故事也許太肉麻,豪言施政理想也許太沉重;幾年過來,大政策蟻步前行、小政策支離破碎,新方向則要留待下屆特首,話題確實難尋,於是再次祭出形象工程的鎮山法寶:不管內容,形式就是內容;不理好醜,最緊要製造話題。

香港市民很善良,開開心心很重要,高官放下身段,擺出chok樣,扮扮小丑,說句check it out,大家就收貨。民望於我如浮雲,但浮雲自有其可愛之處,上任港鴨正是葬身浮雲之中。面對跛腳鴨宿命將至,大氣候難改,只能由民望工程做起,故最近特首出動踩單車,到工展會掃二百包烏冬,再製造一首歌詞零散混亂的聖誕rap now,努力捉緊虛幻的浮雲。

民望或許仍高,但跛腳之實漸現。港鴨之禍,源於獨特的政治環境,非當奴之意志能轉移。跛腳的鴨,按生命演化規律,理應不能存活,但奇特的制度,設計出迹近自毀的生態圈。跛腳鴨之災,五年一遇至十年一遇,香港定期被折騰,每每為期兩三年之久。大江東去,恨錯難返;大家只好開開心心,就當無事發生。

這是鴨,不是港鴨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