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8, 2011

小麟上廣州


廣州之行,繼續講無聊事之中的無聊事。(其實這是「前傳」。)

過關時,走自動通道,排在前面有位阿婆,過了第一重閘,到第二重閘門,要掃描手指模,她印了好久,毫無反應。

然後,她不加思索,提起手,用舌頭舔了一下手指頭,再印下去,成功了。

輪到你,閘門打開。而今問題在,排在後面的你,應如何是好?

你沒有退路了,後面擠著十幾人,等著你;前方那留住阿婆口水的手指模打印機,也在等著你。

*** *** ***

冷雨紛飛、寒風蝕骨的一個攝氏五度的早上,為了吃白粥腸粉,我戴著冷帽落街,飄雨中低著頭在停車場裡鑽,風實在刺人,我把冷帽拉得很低,隱約看見前方有大車檔路,於是急步在車尾的夾縫中鑽過去,前方有兩名大漢攔路,我抬頭一看,他們拿著兩枝長槍,槍口對正我,他們眼神緊張,口還半張。

原來他們在解款,那部大車是解款車,這幢混亂的大廈,出口有一家銀行。

沒什麼,只怪風太冷,我走得太急,冷帽子拉得太低,原來我也有似賊的一刻。如果他們真的開了槍,這就是命。


相關文章:手槍.迷藥.凍死骨

2 comments:

  1. 其實你平日都幾似賊。^++++++^

    ReplyDelete
  2. 阿媽教落,記得帶紙巾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