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1, 2011

煙雨灕江小故事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時事雜誌或風光圖集裡,你一定見過這幅圖片:桂林的晨曦,煙雨灕江,漁夫在竹筏上,頭戴斗笠,身披簑衣,竹筏點著一盞漁燈,幾頭漁鷹在張望。

我每次見到這相片,就會「咔」一聲笑出來。

那天,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參加了「攝影團」往灕江。凌晨四時,我們摸黑啟航,船程一小時,「攝影指導」說「拍漁夫去」,卻發現漁夫坐在我身旁,竹筏綁在電動船邊,幾頭漁鷹就在眼前,主角、配角與道具,一同出發。

天邊微明之際,到達拍攝地點,漁夫演員熟練地把竹筏放到江裡,點起漁燈,幾頭漁鷹自動走到竹筏四分三處構圖甚美的位置。漁夫穿起簑衣戴上斗笠,熟練地把竹筏划到江心,半舉著槳,就此站好。

清晨時分,岸邊有大約五十名遊客,不同的內地攝影團,都聚在此處取景,高聲呼叫:「挪一下!靠左一點!」「不要動!」「槳不要碰到水!破壞了水面的寧靜啊!」靜謐的灕江,人們在叫囂。隨團指導的「國家級攝影師」,開始講解此景構圖特點:水平面在黃金比例分割處,江面平靜才謂美,漁燈之設則是畫龍點睛,幽藍之中一點黃,用以聚焦點題……

我從不幻想灕江樸素如昔,也竟天真得沒想過是如此公式化。大夥兒的遊興,就是複製一種情調、複製一張相片,一式一樣,樂此不疲。

跟隨攝影發燒友遊廣西,全程密雲微雨。每天黎明之前,摸黑登臨日出觀景點,都會碰到全身貴重攝影器材的發燒友,一字排開在等,只要密雲之間天色稍為放光,發燒友們立即歡呼。我不甚明白,這絲微弱光線,不夠拍一張像樣的照片吧。

在旁的內地影友解釋,一絲日光很重要,因為它勾劃出光暗的線條,用軟件改相才容易,有一絲光之後,可加強光暗對比,山嶺光影調色也較有根據,甚至能配上以往曾拍過的黎明彩霞。意猶未盡的話,可以在空虛的灕江裡加一條木筏、加一盞漁燈,適隨尊便。


路上遇到的攝影發燒友,其中有些令人看得傻了眼。他們拍照不經思索,隨手拿起價值五、六萬元的相機與鏡頭,一路說話一路按快門、東歪西倒又按快門。難道真是天生攝影家,信手拈來都是佳作?怎料一看,卻真的是東歪西倒、構圖平庸。眾人面露疑惑,他隨即解釋說:「現在攝影,首先要拍下來,以後好辦事。」

他說,現在數碼相機像數大,隨意剪裁,仍能保持高畫質,所以最重要是「先把東西拍下來」,以後,明暗、線條、背景、甚至主題本身,都可以用軟件剪裁「改良」。「現在一張相片是否漂亮,改相佔了六七成功力。」他說,追求的是美感,又不是新聞攝影,不用介懷真假。

我在旁聽著,自覺思想守舊,追不上時代洪流。改就改吧,反正世道紛亂,真假對錯誰分。連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播出空軍演練擊落訓練機的片段,原來是直接從電影《壯志凌雲》「借用」過來。抄襲、複製、造假,面不改容,甚至自吹自擂,這就是中國式的創意。

登山攝影,也是進行田野考察的好機會。古人留下廢物坑,是考古學家的寶藏,它埋藏著人們生活的真實一面;看內地偏僻風景點的垃圾堆,也能窺探攝影發燒友的喜好與修養。

這裡是灕江畔一杳無人迹的山頂,沒人清理垃圾;山路難行,登臨此處的都是攝影愛好者。滿地垃圾堆積,數量最多的是飲料包裝盒與塑膠瓶,當中有獨特之遺物,乃攝影膠卷筒與包裝紙,標明是專業用的高感光度膠卷。遺下這些物件的人,想必是對攝影有執著、兼飽食無憂之士。石堆邊,發現紅酒瓶,乃法國貨,攝影發燒友觀日出飲紅酒,閒情逸緻超英趕美;他們嚮往山水美景,盼望留住美好一刻,隨手拋棄垃圾時,則心安理得。

用心考察之際,旁邊傳來咔吐一聲,一口濃痰飛劍準確地擊中石隙,施放者滿意地笑了笑,繼續俯首在相機觀景器裡捕捉日出美景。

他們都是中國的新興貴族,有錢、有餘暇、有雅興,遊遍名山大川,在世界各地,留下中國人的足印。中國政府大灑金錢在美國大賣國家形象廣告,展示中國名人的微笑與謙恭,真係搵鬼信。

相關文章:
還有一個旅遊故事:佛指舍利的盛世驚愕

6 comments:

  1. make it an ethnography please!

    I am getting bored with the scene with DSLR everywhere, parks, streets (especially old streets), restaurants, or wherever people think they find their so-called 'details' and 'feelings'. no offense. i just don't get it why people simply can't wait to capture everything.

    ReplyDelete
  2. Let's think more optimistically: now that everyone is an ethnographer!

    ReplyDelete
  3. 就算知道俗氣的加工過程, 我還是覺得相片很美耶...什麼是"搵鬼信"?

    ReplyDelete
  4. 你寫得很細緻, 將我平時看到的都包攬了. 細想一下, 他們究竟在享受什麼呢? 我只能想到, 他們的快感來自「我有好相機, 我在美好風景前為所欲為, 我交出的照片是捧的」. 其實幾慘, 重覆又重覆的行為, 心底裡可能好悶好空虛!

    我認為攝影不能是單一進行的事, 要有經歷、有愛、有想法(etc...)才好拿起相機, 否則快門按得越多, 對於自己攝影的行為便會越來越迷茫.

    ReplyDelete
  5. 突然知道為什麼我還是覺得相片美, 即便加工過程相同, 不同的人會拍出不同的感覺, 因為相片最終反映的是攝影者的人品, 過程瑕不掩瑜, 也就是說, 我在間接稱讚你人品好喔.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