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0, 2011

奇幻盛世 連開十七鋪大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這星期,又一間超豪賭場開幕,建立在珠江口黃沙上的小小澳門街,快要被一擲萬金的豪客與滾滾而來的北水淹沒。


愛懷舊的葡萄牙人,若有天重遊舊地,準會看傻了眼,怎麼幾百年的殖民統治裡,不懂這樣搞,沒有發它一個大財就黯然離開,實在痛心疾首,枉為殖民統治者。不過,把澳門變成一個又陌生又奇幻的主題公園,只有中國人才想得出做得到。

遊客從海路靠近澳門的碼頭,請留意沿岸一列新舊建築,刁鑽、古怪、凌亂、割裂、失序、狂妄、無謂,是後現代建築行為藝術的楷模。

海岸最左方的科學館,圓錐體太空科幻設計,奇幻之餘算脗合太空主題,屬建築群裡最正常的一員。超現實建築右方不遠,我們回到十九世紀,是一幢仿維多利亞式的度假酒店;再來是一串仿製歐洲小鎮,這裡據說有漁人碼頭,但不見漁人;有碼頭,但不見船隻靠岸。
 
仿製之歐洲情調旁,是六七層樓高,灰黑一團的東西,原來是一座人造火山,本來是仿拉斯維加斯的景點,火山本來每晚爆發噴火,但附近居民說,除了開幕時定期爆發過一段時間,現在人造火山變成死火山了。(5/2014補註︰這個死火山荒廢多年,最近拆掉了,看來又有新搞作。)
 
人造死火山旁,我們又時空穿梭,那是一個仿唐古城。其實古城是一個掩飾,裡面是會議展覽中心,可筵開百席,一望無際。古城背後,我們又急轉彎奔向未來,是仿水立方的「海立方」,那是一個新賭場,外型是縮水版的北京水立方,外牆膠膜設計一樣。膠膜藍藍紅紅,懂得變色,但失卻正牌水立方那種氣勢,色澤溫溫吞吞,有種膠的味道。
 
澳門半島上,高樓冒起,把松山團團圍住,現在松山仿若一個盆地,葡萄牙人留下的東望洋燈塔猶在,躲於樓群的夾縫中張望,燈塔巨大的眼睛繼續默默迴轉,目睹濠江回歸短短十二年,滄海變山寨,冒起仿歐洲小鎮、仿死火山、仿唐代古城、仿水立方、仿凱旋門、仿拉斯維加斯賭場。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燈塔照亮之處,雜亂而陌生。不單是澳門,燈塔的光束也見證了珠海、珠三角、神州大地的奇幻盛世。
 
來到澳門,一定要入賭場,看賭徒面貌、盛世剪影。尤其是那些圍滿三重人的賭桌,必定是一齣好戲,常有深刻喻意。
 
這天,骰盅賭桌現場,圍上幾重人,有如大除夕黃大仙上頭炷香。我不甘後人,擠進人潮裡作賭場民俗學觀察。電子紀錄板上顯示,這一桌竟連開十多鋪大,難怪賭局開始精彩、人性開始盡露、嘴臉開始瘋狂。每位賭徒都擠往「大」的一邊,側身轉體一百八十度,拼命伸手把籌碼向「大」推去;路旁一位師奶走過,目睹戰況,即瞪眼驚呼:「嘩,這桌派錢呀!」一個箭步衝前,鑽入人堆之中。
 
骰盅一開,又是大,賭客歡呼:「嘩,這個莊很霉!繼續啊!」賭桌上的「大」字,泥碼堆積如山,體積又再加倍。又一位女士走過,大呼「這桌是提款機!」立刻指令旁邊的男士擠進四重人堆裏落注撳錢。
 
平日氣定神閑的荷官面頰開始滴汗,立即換來一個貌似主管、煞氣甚大的老荷官主持大局。一眾賭徒依舊買大,少數幾位不信邪的,偏要對著幹,把泥碼放進「小」,斗膽「小」的那邊,只有孤伶伶的幾塊籌碼。

叮叮叮,揭盅,歡呼聲轟然而起,又開大。贏錢的賭徒,大聲嘲笑買「小」的人:「呵呵,派錢你也不懂去拿!」輸錢的悻悻然離開。轉眼又有一位死不信邪的人,押注買小,揭盅,仍是大,他落荒離場,旁人高呼:「哈哈,這個人不懂賭錢!」。
 
轉眼間,連開十七鋪大。
 
聰明的人,贏夠錢就離場,保住勝局;安分如我,只能安靜旁觀,賭場提供的免費奶茶必飲,礦泉水也不要客氣,先賺一筆,再以旁觀作娛樂,聊以安慰,自以為「小勝」。

走出賭場,眼前又是另一賭場,橫跨一整條街的巨獸版仿法式建築,氣勢壓人,地鋪卻是充滿中國特色的二十四小時營業當鋪。遊澳門遊賭場,真的很好玩,澳門不只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它就是中國。
 
這個時代的這張賭桌,不問情由,跟風買大,人人跟著大隊走,笑逐顏開,賭骰盅時大家站著賭,於是就認為自己的錢是站著賺的。但是,骰盅開「小」的一天,終會來臨,這天還會遠嗎?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