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7, 2011

看亞視有感



每次看香港的免費電視台,總可以立即寫篇文章,這次是亞視。

先不談江澤民「死訊」風波,這兩天在亞視新聞前後,看到一些無無謂謂的事。

1.      有關「感動香港年度人物評選」的活動,找來曾蔭權、李嘉誠來盛讚這活動有意義。我對這活動沒有什麼感動與感覺,電視台要塑造自己的「關懷」形象,無可厚非,但為什麼要找曾蔭權與李嘉誠來協助宣傳?他們的話在這件事上有何份量?為何要給他們宣傳自己?為何以為他們很權威?客觀效果就是為他們繼續塑造權威的形象。

2.      另外還有一個「香港百人」節目,如何評選不曉得,名單有各界人士,有運動員、演藝界、學術界,但一大部分都是政界商界的權貴。做這類節目的客觀效果,一是電視台希望透過評選,建立自己的江湖地位,二當然就是透過訪談,與權貴建立良好關係。

3.      第三件事,看來雞毛蒜皮,但很多記者寫稿都出現的深刻問題。記者追訪王征談「江澤民死訊」一事,追問「中聯辦發表聲明……深表憤慨」。覆述問題時,現場有記者用「佢」代表「中聯辦」,這個廣東話的「佢」字,在新聞字幕中,變成「她」。中聯辦不是你阿媽,為何要用「她」?我沒理解錯的話,在一般語文用法裡,形容祖國、母親河、motherland,感到溫情暖意,心裡充滿愛,才會用「她」。近來的趨勢,不單形容「中國」用她,有時形容「美國」又用「她」,形容政府部門」又用「她」,我跟「她」們可沒有什麼深情,現在連「中聯辦」也要用「她」,唔係話下?

言歸正傳,這次亞視獨家報道「江澤民死訊」,要撤回並道歉,將是香港新聞史上一件大事,即將出版的《獨家新聞解碼》一書,剛好有一篇《如何核實鄧小平死訊》的文章,講述一九九七年,香港CTN如何搶先爆料,全球獨家的搶新聞故事,Leona已作介紹,不贅。

讀完這兩篇文章,倒令我想起,記者要搶先報道死訊,認為這是天塌下來的大事,但是,你提早幾小時爆料又如何?從觀眾知情權而言,固然是好事;但對電視台來說,只屬豪賭一鋪。

記者有很多種,有一些,非常接近權貴,以能邀約達官貴人做訪問為榮,為在權貴口中得悉半點機密消息而興奮。但是接觸日久,容易被同化,判斷失準,以為是獨家新聞,有時只是權貴放風,成為他們的棋子;他們所做的事,就是用各種理由,找權貴做訪問,親近上等人。這些記者找來的「獨家新聞」,固然有猛料,但「出事」的頻率也頗高,有時是被利用作放風,有時報道一面倒被人批評,有時太有信心更會大錯特錯。福禍相倚,「獨家消息」、「獨家訪問」不一定是好事。

認識不少好記者,他們寧願與權貴保持距離,保持頭腦清醒,遇上要批評政府時,直言不諱,不顧交情,唔駛唔好意思。當然,最理想是,既有機會接近權力核心搵料,又能保持獨立特行,不辱記者使命。只是,這種記者,實在不多。

17 comments:

  1. 唔只做記者,宜家做觀眾都要有個清晰客觀的頭腦......

    ReplyDelete
  2. 關於「她」的應用,我想是受洋文借代國家時的「HER」影響所致,但中聯辦何以用「她」,就需待考證了。

    ReplyDelete
  3. 「她」,的確是一個問題。

    但是否因為被同化,而唔知自己做左棋子放風, 部份同意

    ReplyDelete
  4. 當然,有些是不自覺慢慢同化,有些是主動擁抱....

    「她」,在英語環境,也不見得這樣濫用,通常只用於談及自己的祖國吧。

    ReplyDelete
  5. 呢鋪擺明係落錯注, 對住中央基本上必輸, 就算一早準備好要公布, 一俾你搶先講左, 即刻唔拔喉已經攪掂. 宜家仲要食埋死貓, 陰公..

    ReplyDelete
  6. 很同意你說那些接近權貴記者的「福禍相依」。所以我尤其佩服那些對權貴不卑不亢,甚至敢在非常時候,站在公眾那方,與權貴為敵的記者。

    ReplyDelete
  7. 忍不住再留一言,Allan,你說的這種記者──「他們寧願與權貴保持距離,保持頭腦清醒,遇上要批評政府時,直言不諱,不顧交情,唔駛唔好意思。當然,最理想是,既有機會接近權力核心搵料,又能保持獨立特行,不辱記者使命。只是,這種記者,實在不多。」──不是「不多」,實在是稀有動物呀!

    ReplyDelete
  8. 唔....我覺得不算很稀有,但這種記者很快就會死。

    ReplyDelete
  9. 雖說記者要適當抽離, 但眾所周知此次亞視「誤報」,恐怕有亞視更高層的報料式指令, 要求亞視中人搞甚麼編輯自主、頂住壓力, 不如叫他辭職好過! 藉機影射某類型記者甚至某人, 恐怕有點非君子喎!

    ReplyDelete
  10. Hi Jacky, 謝謝提醒,寫的時候沒有這個「影射」某人的意思,只是讀完「鄧小平之死」搶新聞那故事有感而為文。「老江之死」案情複雜,不宜評說。後面兩段確實講緊某類型記者,這屬「普遍現象」了。

    ReplyDelete
  11. 新聞團隊是講求協作的. 基於現實, 一些記者是需要與權貴建立關係,那些可與權貴保持距離的記者,實在也要多謝同事為他們擋了一些應酬. 權貴也是重要新聞來源,最重要是取料後如何判斷、求證,更要看掌舵人能否把好關,以及抵擋來自高層的干預。

    ReplyDelete
  12. 同意! 希望更多人能做到這點。

    ReplyDelete
  13. 所謂"權貴"都掌握了社會大部份的"話語權",因為他們掌控了社會大部份的權力,資訊和財富,這情況在任何國家都會發生。只是溝通和發表的渠道多了,相對於"權貴"的普通市民的聲音才得以表達。
    我覺得無論對"權貴"抑或普通人的言論,記者都應該小心求證和權輕重,以維護社會利益和大眾知情權為目標。

    ReplyDelete
  14. 權貴不一定錯,弱勢社群也不會全對,我很認同無論強者弱者的說話,都要求證,都要分辨何謂合理,是否合乎社會大眾利益與公義。

    在香港傳媒中,我認為傳媒仍然很自覺或暗裡傾向權勢一方,這是各種政治經濟框限下的現實,但大眾應要更明察。

    ReplyDelete
  15. 不論他﹑她﹑它﹑牠﹑祂﹐這類代名詞﹐都是白話文運動後的產物。
    古時的她﹐讀je(普通話是jie)﹐跟姐同義。
    白話文運動後才讀ta音。
    因此﹐白話文的她用法﹐跟英文的her同﹐可用作物件或機構的尊稱。
    你有此疑問﹐是過份聯想而已。
    又﹐祖國一詞亦可寫作fatherland的﹐即德文的Vaterland

    ReplyDelete
  16. Hi 文少, 問題正是,為何要「尊稱」,英文的she似乎並不常用,也非必要用。我記憶當中,從來沒有老師告訴過我形容機構要用「她」,在文學作品中當然見過不少,但用在新聞中不甚合適。如果中聯辦用「她」,那麼什麼其他機構要用,用與不用的準則,哪個機構才需要「尊」稱,很複雜。

    ReplyDelete
  17. 咁你覺得chugani 算唔算「最理想的記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