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11

有關吸煙


電視傳來新聞旁白,談政府加煙草稅的爭議,記者不停說「香煙加價」,「香煙銷路」如何,聽得人無名火起。

「香煙」二字,可能是歷來最成功的市場推廣洗腦傑作,廣告界高手從產品的名字入手,把明明很多人感到厭惡的煙味,說成「香」,把「香」字套上「煙」之前,潛移默化,精神轟炸,久而久之,大家感到若談「煙」而不加「香」字在前,總覺得怪怪的。此用法之泛濫程度,就連素以嚴謹中立的新聞媒體,亦不察其陰險,「香煙香煙」不停說,每天為煙草商賣廣告。

煙不僅不「香」,它對健康的危害,早已為醫學界證實,最大問題,是二手煙的遺害,吸煙者浪漫瀟灑在噴煙時,呼吸道的各種細菌病毒,如感冒傷風、肺結核桿菌、肺炎鏈球菌,各個家族的不同變種代表,都會排山倒海,附上煙的殘餘微粒,噴到別人身上頭上眼耳口鼻之上,這種行為,理應與隨地吐痰之為害相去不遠。

本人長期患有鼻敏感,對抽煙與煙味的厭惡,曾經到達一種歇斯底里的階段。當旁人在斗室內作狀沉思,輕呼煙圈,裝酷扮型;一縷異味濃煙傳來,我的即時反應就是打噴嚏,這種噴嚏,我會小心控制,不掩口鼻,肆意噴到吸煙人的頭上。吸煙者通常有點錯愕,又或怒目而視,我則繼續打我的噴嚏,絕不客氣。

太無禮貌嗎?這叫以眼還眼,符合博奕論一報還一報的基本要旨,也順應世界貿易組織提倡公平貿易的潮流。你用二手煙把你肺裡的各種細菌病毒噴給我;我用有力的噴嚏把本人呼吸道裡的其他劇毒回敬給你,正是合情合法合理、公平公開公正。

我自以為痛恨吸煙,已昇華至無恥而忘我的高度。原來歷史上有一位皇帝,曾憤以為文,洋洋數千字,鞭撻煙草,他是四百年前的英格蘭國王詹姆斯一世。當年歐洲人不知煙草為何物,煙草是發現新大陸後自美洲傳遍世界,詹姆斯初接觸,已感到無比噁心,他施加重稅,又寫了一篇奇文,名為《炮轟煙草》(A Counterblaste to Tobacco),行文不顧國王尊嚴,以謾罵姿態,質疑為何有教養的歐洲人,要從美洲的「蠻夷」與「野獸」學會抽煙,他可能是世上第一個仔細論述「二手煙」害處的人。結語一段,我很喜歡:

「這傳統,眼睛痛恨它,鼻子憎惡它,損害腦,危及肺,臭不可當,有如地獄冥河無底深潭的惡臭煙霧。」

禁煙也許太絕,政府可考慮澳洲的手法,規定煙的包裝上,印滿警告字句,不准有煙商的品牌商標,連商標的設計也不容出現,才可杜絕對人們煙草的幻想,抹掉「香」的錯覺。

9 comments:

  1. 我倒不覺洗腦。拜神用的也叫「香」,但也是一點也不香還嗆死人叫人厭惡。「香」煙的「香」,我只會聯想到拜神的「香」,一樣討厭。

    給生人拜神的香(或疑似「香」的物體),是詛咒他人早死。
    生人吃「香」煙,折壽也,在這層意義上,稱作「香」煙,倒是十分貼切!

    ReplyDelete
  2. 拜神用的「香」(尤其是平價劣質者)多含甲醛及其他可揮發有機物(統稱VOC),嗆鼻之至,當心當心。

    ReplyDelete
  3. 我的即時反應就是打噴嚏,這種噴嚏,我會小心控制,不掩口鼻,肆意噴到吸煙人的頭上。吸煙者通常有點錯愕,又或怒目而視,我則繼續打我的噴嚏,絕不客氣。

    冇咁誇掛?
    有冇因此同紋身大漢講過手先?

    ReplyDelete
  4. 一報還一報的策略,最近好像被另一個策略打倒,但我忘了是如何的。

    一報還一報vs一報還一報的最大的問題在於一有誤會出現,就會出現avalanche effect。《自私的基因》內的實驗設定只考慮意圖=結果的情況,不太接近現實。

    思園網友

    ReplyDelete
  5. 香煙可以大賣,關與名字 的取向,不覺得有甚麼關係
    為什麼煙可以賣得那麼多,
    以我所知, 吸煙者多以煙中的尼古丁 或是其他物料 達至放鬆之效.

    反而,我想知筆者有沒有甚麼放鬆的活動,
    為什麼他人連那種自由也不可以??

    文中提到香煙對吸煙者的害處,
    人類哪種活動不傷害自身?
    行山?跑步? 會磨損關節
    唱K? 傷及咽喉
    甚至,我在這無聊回應,也傷到我眼及手部肌肉

    提到以1還1,
    誠然, 論語,聖經也支持你
    我也不作反對,
    因為,我認為吸煙者當然可以有放鬆吸煙的自由, 前提是不可阻礙到他人
    只是, 我希望你3思而行, 如何判斷何是1 而以甚麼程度的1 去報?

    總結, 我堅決反對他X的政府實施反煙的方法,
    不想多提, 就此吧

    ReplyDelete
  6. Heiman 兄所言甚是, 而且我覺得物件都係兩個字比較通順, 如果剩係一個"煙"字講出嚟就冇咁順口, 至於可否配香字以外嘅字我就冇精力去諗....

    Ted, 我諗吸煙同你列舉嘅例子, 分別在於吸堙會影響到其他人嘅健康吧.

    ReplyDelete
  7. 所以我寫稿,只寫”煙草”或”煙支”,不用”香煙”.

    用字用詞是否恰當,要靠記者自覺,前輩多提點也很重要.

    ReplyDelete
  8. 我近年已絕少直接向人打噴嚏的做法,可能身邊噴煙的人不多吧。

    思園網友:我的「一報還一報」,我通常是確定「惡意」,才會報,也不會立即報,誤差可以減至最低。但平日生活,難以計算清楚。但例如吸煙者向旁人噴煙,我會界定為「明顯惡意」,隨時可「報」。

    ReplyDelete
  9. 我覺得真好笑﹐如果現今醫學界已證實煙草對身體構成直接危害﹐或者直接誘發某種疾病﹐何解不像禁毒一樣﹐直接禁煙﹖

    如果禁煙的理由﹐是因為危害他人健康﹐那世界各國為何要禁毒﹖食丸仔食四仔﹐又危害了甚麼人健康了﹖

    現在醫學界一而再﹑再而三的所謂證據﹐是增加某些疾病病發率﹐卻不能斬釘截鐵的證明吸煙對身體帶來直接危害。

    而現在政府的所謂禁煙之舉﹐就是宣傳﹐然後向守法的煙民開徵懲罰性銷售稅。這是哪門子禁煙之策﹖
    這是將煙草貴族化﹐活生生剝奪草根階層合法吸煙的行為!

    至於所謂警告字句﹐現在面積已佔了三分一﹐如果有效的話﹐早已有效。否則﹐你整包煙貼滿警告字句也沒有。

    最弔詭的是﹐進食過量酒精飲品﹐會即時產生副作用﹐會增加毆斗等犯罪的機會率﹐會直接影響中樞神經﹐消化系統﹐導致胃潰瘍...這些醫學證據﹐是指直接危害﹐而非增加病發率這類模糊論述
    酒後駕駛更有可能導致交通車禍﹐而歐美國家在酒後駕駛刑罰上﹐都十分嚴厲!
    香港呢﹖酒後駕駛罰則輕﹐而且多次減酒稅﹐為了打造甚麼甜蜜的紅酒中心。
    如果同樣以危害健康或危害他人的邏輯論斷﹐為何香港那些政客﹑文人墨客﹑二流分析員個個像啞巴一樣﹐不敢出來高呼禁酒﹖
    最可惡是﹐一個政府在發表預算案時宣佈加煙稅﹐而財政預算案明明是要經過立法會審批的﹐但加煙稅的政策﹐竟可繞過審批程序﹐直接生效﹐那班所謂代議士﹐為何就沒一個人敢出來﹐說政府違憲﹖
    你大可以說我在維護既得利益﹐但如果要這樣劃分的話﹐你也不過是在維護你的既得利益﹐但你們非煙民的禁煙態度﹐根本就是前後矛盾﹐坐紂為瘧!
    更重要的是﹐現在是法例將煙草視作合法商品售賣的﹐而我們作為消費者﹐已經合法地繳交本來不合理的煙草稅﹐而香港已有現存法例﹐令非煙民在公眾場所盡量不會接觸到香煙!
    就是因為你有鼻敏感﹐所以就要支持現時各國政府﹐在禁煙問題上走法西斯的路﹖
    很明顯﹐現在所謂西方國家的禁煙政策﹐根本跟納粹德國時的禁煙政策沒兩樣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