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 2011

當麻甩佬互祝身體健康


大學生的紀錄片習作,談某種病患,劈頭第一句這樣寫:

「一世人流流長,病痛總是少不免,總會有病好的一天,但是有些病……」

……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其實有好多人係會病死的)

(多謝同學,激起我要寫幾句的衝動。)
大學生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眼裡所見,人病了,「總會有病好的一天」;麻甩佬所見:人遲早有病死的一天。

這天,三條麻甩佬在IFC那露天酒吧吹風,一位飲紅酒、一位飲啤酒、一位飲果汁,舉杯cheers,有人祝「身體健康」,唔係話下;某口痕友說,遲幾年要互祝「延年益壽」。

為《那些年》感動,朋友問:你是否中年危機?眾多原因之中,有一個特別感觸。

那些年,我們一群男校男生,與一群女校女生,曾經有一段很開心的日子,其中一位朋友,後來很早結婚又離婚,生活很不如意。當我看完《那些年》,想起那些逝去日子時,突然收到她的死訊,才四十出頭。

是的,人到了這年紀,那些年的朋友開始死;病痛難免,而且總不會病好;現實殘酷,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那些年純真無憂的笑靨,怎不能勾起幾絲淡淡的哀愁。

Steve Jobs告訴大家:活得有如沒有明天。有朋友不同意這句話,說若真的明天要死,今天就回家睡覺,見見家人好了,什麼都不用做。

Jobs其實是這樣說的:每天早晨看著鏡子,要問自己如果今天死去,是否甘於繼續做今天打算做的事?如果連續多天都是否定的答案,就要思考改變。

人生苦短,不要被規條束縛,不要為討好別人而活,追尋自己喜歡的生活。是這個意思吧。

'live a simple, but noble and humble life',沈祖堯校長在中大畢業禮上如是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