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1, 2011

沉淪豆腐花



一碗豆腐花,是郊遊的心魔,不管想吃不想吃,好吃不好吃,在山徑遇上豆腐花攤子,不坐下吃一碗,總覺有點缺失。最近不知為何,不停有人在講在寫豆腐花,電視台那個什麼香港最佳幾多十個小食,家家豆腐花都說好好食,我就不信,很多聲稱「山水豆腐花」的檔子,多不外如是。

南丫島郊遊徑,一個必經的路口,有一豆腐花檔;這檔口似乎風水很好,遊人路過,有如撞邪,自動停下來排隊買一碗。不過印象中這裡的豆腐花非常平凡,不吃雖然遺憾,吃了會很遺憾,我擺脫不了心魔,抱著一絲僥倖之心光顧,結論是:好很遺憾。

首先,賣豆腐花的阿伯不專業,他面容苦惱,面對兩大桶雪白的豆腐花,沒有半絲熱情;盛豆腐花時,沒有平常所見「薄片」的靈巧手勢,只見他隨便地以搯湯的姿態,就把厚厚一團豆腐花倒進碗裡,如泥石流一樣的災難場面,缺乏了對豆腐花最基本的尊重,視覺上失去美態、咬下去沒有口感。

更不要得的是,沒精打采的這位阿伯,懶得用力提起盛著糖水的大煲,他為托盤上十碗豆腐花倒糖水時,骯髒的煲底就一直挨擦著碗裡的豆腐花,實在倒胃,我連忙說:不要加糖水了。

好了,正要為豆腐花添上黃糖時,卻發現糖罐裡的黃糖,明顯地混雜白沙糖,唉,這實在是對豆腐花連番施辱。

然後,當你拿起膠匙,感到進一步的無癮與不受尊重,而那膠匙的質感,令你感覺這是循環再用的膠,我們已不再投訴。

豆腐花放在口裡,沒有豆香,沒有質感,只有一種石膏粉太重手的黏彈,為了對自己付出的十元負責,我勉強吃完。

豆腐花在沉淪,幸好,香港還有深水埗公和。

7 comments:

  1. 係鄉郊地方食野,一人多d質素就會直線下降
    同人地認真開舖搵食的一定冇得比
    唔使咁在意

    ReplyDelete
  2. 也可能與自己食得越來越嘴刁有關啦

    ReplyDelete
  3. 深水埗公和實在不同凡嚮。
    我吃過最很遺憾的應該是某次夏天遠足,在大浪西灣吃的豆腐花......
    幸好只值五個大元......

    ReplyDelete
  4. 南丫島上有幾檔賣豆腐花的
    最有名應該是有個阿婆在賣的
    我記得去年吃過一次, 前幾年也吃過, 水準還是不錯的
    不知道現在是否差了...

    ReplyDelete
  5. 我吃的那檔就是在路邊,四處幾乎什麼都沒有的那檔,有很多枱,但很簡陋的一檔。

    ReplyDelete
  6. 你說的公和是否“九龍城公和”?九龍城的才是總店啊!

    ReplyDelete
  7. 我這個半南丫島人認為南丫島的豆腐花全部都是「孩」的,不過我離開南丫島已幾十年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