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9, 2012

不稀罕.龍脊



連續寫了幾篇香港的遠足徑,有朋友提出,其實香港郊野無甚可觀,景緻平庸,比起美國西部與新西蘭等地的名山大川,相差太遠;而且香港位處亞熱帶,大部分時間又熱又濕,根本不適合遠足,香港郊野一點兒也「不稀罕」。

今天Joseph在課上,談到「比較研究」的重要,他說,離開中國,看中國特別清楚;離開香港,看香港也特別清楚。
Yosemite National Park
是否「稀罕」,當然是相對的。美國加州的Yosemite「優山美地」國家公園,過千尺高的一體石壁、馳名的「半拱峰」,固然稀罕;尼泊爾的喜瑪拉雅群山,八千米高群峰並列,世界之顛,看一切無生無滅;非洲的孤峰乞力米扎羅山,位處世上最大的野生動物園中,蔚為奇觀;西藏高原的雄壯荒涼,藏民的獨有文化,也是無處比擬。只是,俗世凡人,一生有一次機會踏足這些名山,已是萬幸;都市累人,工餘要找一絲清新空氣,就只能望望城市的郊野了。

離開香港,看得多一點,才發現,世界各地大城市,實在沒有哪個如香港,郊野公園近在咫尺,依山伴水,而且全是受保護的公園。

紐約、倫敦、東京、上海、北京,大部分你能隨口道出的城市,都是位處大平原的河畔,多沒有什麼山野可言。地勢較似香港的名城,大概只有南非的開普敦與巴西的里約熱內盧,不過這兩個城市,你不會獨自去遠足,因為山嶺不是貧民窟就是富人的別墅。
里約熱內盧群山
香港的郊野,其實很稀、很罕,只是我們香港人不稀罕而已。

例如龍脊,是香港石澳半島上的一列山脊,《時代雜誌》多年前評選「龍脊」為「亞洲最佳城市遠足徑」,很多人也許會奇怪,老外們係咪傻的?香港更美的山多得很。

走在龍脊之上,居高遠望,懸崖左方是石澳海岸,右方遠眺赤柱,看驚濤拍岸,海天開闊;近看則綠嶺連綿,山腳下是翠綠高球場與狹長沙灘。若你抱著要看驚世奇觀的心態走龍脊,或許會有點失望,因為對於遠足健將來說,類似景緻香港有很多,龍脊之奇,在它距離市區極近。

龍脊之上,遠望石澳大頭洲
世界名城,建在山勢崎嶇大島上的實在不多。從中環的高樓與鬧市出發,不消十數分鐘,巴士轉進大潭道,兩旁是茂密森林,車道迴旋,大巴士擦身而過,大約只差一巴掌的距離。

這條窄路,數十年未變,穿越其中,你會慶幸,大山難移,我們香港還能在金融中心大都會旁,保留著一個跡近未開發的後花園,有時,想一想也覺得感動。

8 comments:

  1. ~~~香港郊野無甚可觀,景緻平庸,比起美國西部與新西蘭等地的名山大川,相差太遠;而且香港位處亞熱帶,大部分時間又熱又濕,根本不適合遠足,香港郊野一點兒也「不稀罕」。~~~
    ^^
    各取所需吧 ! 不同的人 ,都各有其所愛,其所珍重而已 。
    中國人是怎樣講的呢 ?
    哦 ! "甲之肉糜;乙之砒霜" 呵 ? 對不對 ?

    區家麟先生 ,有學識、有成就、有身份、有地位、又有一定的財富 ,恐怕在香港電視新聞傳播史的檔案裡 ,冇人會忘記曾經有這樣的一位文質彬彬,又生得俊朗非凡的年青儒者,曾經主理過 無線的新聞透視。
    說 "他" 是東方世界的 Anderson Cooper ,實不為過 。

    只不過 ,區先生也同樣是大男人一個 。 凡世間男子 ,幾恐無一幸免 , 心理上都想要攞威、扮型、扮英雄似地滿足自己的 "小弟弟" 欲望 ; "明知前路不可行,都硬要遍向虎山行。" , 此語應用在一眾 "港男" 身上 , 就令 "他們" 粗巴巴、臭哄哄、猥瑣麻甩地 "鏟" 上西貢的蚺蛇尖、大嶼山的鳳凰頂 ,然後對著一天一地的荒涼發出那一聲聲禽獸一般的嚎叫, 恐怕他們身上的器械也猙獰地勃起,自欺欺人地相信大地真的在 "您自己" 腳下似的 ........

    另外的一些人 ,所謂的 "行山" ,僅僅只是想感受一吓 Mother Nature 對人類的福澤和愛護 , For THEM , "行山" 所講究的、所重視的 ,是情調、美感、精神靈魂上的修養和安寧 , 是那一樁獨憐幽草,春潮帶雨之外,採靠一葉孤舟的心靈涅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WqH-qvXjVI&feature=player_detailpage

    就像 結局裡, "妞妞" 在賈家徹底破亡之後, 彷如奇蹟一樣地得到 Tranquility & Serenity 的重生。
    "....遠無鄰村,近不負郭,背山山無脈,臨水水無源,高無隱寺之塔,下無通市之橋,峭然孤出,似非大觀。實則争似先處有自然之理,得自然之氣,雖種竹引泉,亦不傷於穿鑿。...."

    又甚或,像 珍奧絲婷的小說裡 ,所描寫過英國鄉間那種 British Country-Side 那寧靜致遠的美感 ,在這個人心極喧躁的時代 ,助人自助地 Keep your heart at peace 。

    不過,其實話又說回來,區先生您又何需要因為某些閒雜留言者留下了幾句 巖上無心,相逐浮雲的說話 而太過介懷 。
    Some people "唔稀罕" ,亦自然有 a large number of some others 會 "好稀罕" 的 , 對不對 ???

    ReplyDelete
  2. 香港d山係矮,不過勝在咩景都有
    最重要係容易去又容易走,行到頂唔順可以好快搵到車逃走
    一到weekend就可以出擊,呢種彈性冇可能應用係d名山大川

    ReplyDelete
  3. 頂樓無名君:你就當我受啟發,而非介懷,你的行文如能略減酸味就更好了。

    ReplyDelete
  4. 攞你命三千:是的,只可惜,踏入十二月尾到現在,空氣污染甚重,這就是香港的問題,一年當中,沒有多少天真正適合行山的日子。

    ReplyDelete
  5. 照行啦,郊外地方d空氣點都好過市區

    ReplyDelete
  6. 若果區家麟真係如頂樓無名君所講:

    "...同樣是大男人。一個凡世間男子 ... 自欺欺人地相信大地真的在 "您自己" 腳下似的..."

    咁我相信該無名君應該係加強版區家麟... 一百步笑五十步!!!

    ReplyDelete
  7. ~~~區家麟先生 ,有學識、有成就、有身份、有地位、又有一定的財富 ,恐怕在香港電視新聞傳播史的檔案裡 ,冇人會忘記曾經有這樣的一位文質彬彬,又生得俊朗非凡的年青儒者,曾經主理過 無線的新聞透視。
    說 "他" 是東方世界的 Anderson Cooper ,實不為過 。~~~
    ^^
    啊 ! 這個嘛 ......... ???
    我倒也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怎樣了 ....... ?
    也不知道要說盡了多少句 歌功頌德 的說話 ,才可以滿足到區先生這位 "The MOST Handsome Man in Hong Kong Journalism." 了 。
    Other-Wise ,
    會像北韓人民一樣受罰受刑的啊 ?
    不 "稱頌" ,就會被 "清算" 的乎 ?

    ReplyDelete
  8. 無名君的留言風格正好符合Umberto Eco拿來開玩笑的「跟進思維」:寫了也不肯定自己的意思。詳見關於省略號的運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