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5, 2012

只緣身在此山中


浪漫得起嗎?

三月中大花開,但學習與庶務逼人,濃霧封山、頭昏腦脹時,收到「博群花節2012」小冊,提醒大家「只緣身在此山中」。


翻開第一頁,如是說:

「暮春三月,是花開的季節,是離別的季節。每年到了這些天,同學披上畢業袍、拋起四方帽,一面迎向未知的未來,卻又難忘在此間度過的幾個寒暑,難捨那曾經以為不老的青春。」

「成長總有起伏,離別何必感傷,這麼美好的校園,如此美好的時光,在花開花落之間,在各奔前程以前,讓我們珍惜還能一起切磋思想,砥礪人生的機會,為我們的中大,唸一首詩,寫一幅字,拍一張照片,紀念這段歲月。」

中大校園美,瘋子也不少。上學年,落寞的圓形講場,終於熱鬧一場;花開三月,終於有人想到,我們還有一個人迹罕至的未圓湖,要打擾一下。

三位講者,李歐梵談挫敗、許鞍華談功成、白先勇談永遠的青春夢。29/3,還有「花節」,未圓湖畔,開園遊會,書法、詩歌、沙龍、崑曲、音樂、朗誦,遊園賞花。

大學的好處,在談理想夢想不會臉紅,在擺明玩浪漫又玩得起。

讀大學為了什麼?拍拖、看星、走堂、通頂之外,一大重要事,應該是聽講座。尤其是那些非學術,談人文的演講分享。
畢業,有人爬上了新亞人文館天台

那些年的時代,人們說「大學是象牙塔」,總是略帶貶意,明諷曲高和寡,與世界脫節。現在再說「象牙塔」,感覺親切;在少談理想的年代,我們需要純真的一角。

聯合路邊,紫色小花已經盛放。還記得新亞水塔底的台灣相思,離別的季節,什麼事情都會發生。


***   ***   ***
 
博群講座:
李歐梵:「挫而彌堅」
 The nobility of failure
 (8/3 4:30pm LSK LT6)

許鞍華:「功成百煉」
 The humility of success
 (15/3 4:30pm LSK LT6)

白先勇:「新葉.先勇」
 The resilience of youth
 (21/3 7:30pm LSK LT6)

***   ***   ***

原來,我寫過很多相關文章:
三月是花開的季節,原來五月是詭異的季節:校園.五月  廣場.新亞

大學裡的講座:

有關馬料水:

2 comments:

  1. 那些年, 崇基人最愛到未圓湖畔吃下午茶, 閒時吃飽飯,尤其是情侣最愛到未圓湖散步.每年這個時候,畢業生都會"通山走"拍照留念,你想到的及你想不到的都會有人到. 崇基教堂旁的小溪,當年還未重整,未有污染,我們走到乾水的河床邊拍照,另有一番風味.

    ReplyDelete
  2. 今天,看到漫山遍野,花開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