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4, 2012

當獸性掩蓋人性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4/3/2012刊於《信報》)
 
特首選舉是一門全民通識課,帶領我們重新認識金權政治學、公關急救學、言語偽裝學及電影海報設計學。今天,讓我們談談「兄弟」與「夫妻」的演化生物學詮釋。

阿爺呼喚「兄弟同心」,只可惜,人有人性,亦有獸性。假如你是一隻初生的小鳥,誰是你生存的最大競爭者?天敵如鷹、狼、蛇、鼠,固然要迴避,但成長過程中,你最大的競爭對手,來自和你爭奪同樣生存資源的個體,正是你的兄弟。

兄弟同心 其利斷金?

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名著《自私的基因》,列舉眾多例子說明,生物圈裡,雛鳥兄弟為了爭取父母餵食,往往弄虛作假扮肚餓;有時又會扮可愛爭寵,無緣無故呱呱大叫,企圖壟斷父母的愛與食物。兄弟同心?要看情況。

我們把「君子之爭」掛在口邊,妄想同一個阿爺之下的「兄弟」相待以禮,無疑相當天真。人類推崇的無私大愛、待人良善等素質,並非自然而然,按道金斯的說法,那些利他主義的美德,要透過教育,從小灌輸給孩子,「不要旨望他們本性裡先天存在這素質」。當環境要「兄弟們」爭逐稀有資源,如那一千二百張選票,同門兄弟,為了日後生命安全與交配繁衍的機會,不得不互相廝殺,暴露最原始最醜陋的獸性,實屬意料之中。

絕世好妻出軌男

唐氏夫婦的複雜感情關係,說穿了,也是雄性與雌性動物的長年交戰模式,精子與卵子妥協的性別戰爭史中一個典型章節。

道金斯分析,雌雄之別與其「性觀念」之演變,主要在卵子與精子之大小。無論任何生物,雌性皆擁有大得多的性細胞,如人類女性的卵子或雌性鳥類的蛋,皆比雄性的精子要大得多,代表雌性動物付出的,總比雄性多。

例如一隻蛋,雌性動物分撥大量營養去製造;雄性付出什麼?不過是一灘精液。又如哺乳類動物中的雌性,她們還付出自己的子宮、血液、營養、乳汁,還有寶貴的懷孕時間,才能傳宗接代;相反,雄性不過抖動幾下屁股,流幾滴汗,完成任務,還可以逃之夭夭,繼續四處「感情豐富」。

簡而言之,雌性個體所能生育的幼兒,數目有限;雄性個體,視乎其吸引力與精力,後代數目幾近無限,雌雄演化出截然不同的「性策略」。

從基因自身複製的角度出發,假設有某些基因令男人較「好色」,那麼「好色」基因複製自己的機會大,還是「較不好色」的基因複製機會大?當然是「好色」基因,因為如果有些基因令男人「不好色」、不發情不交配,這種基因自然難以複製下去。所以,感情豐富的雄性動物頻頻出軌,乃身體細胞彰顯的獸性使然,容易理解。

相反,雌性擇偶交配時,不能隨便,因為她投資大,故要謹慎行事。擇偶時,她們一般較矜持,要用較長時間觀察,希望挑選健康強壯、能提供生活資源的對象,還要忠誠,願意留在自己身邊一同養育後代。為免「選錯郎」,浪費自己時間撫養競爭力低劣的下一代,雌性個體在和誰交配的問題上,比雄性更挑剔。

當然,這些選擇不是刻意的,而是在漫長自然選擇過程裡演化而來。用道金斯所 言,很多情況下,雌性動物中,那些「矜持高傲」的特質,較「放蕩淫亂」的特質,較易複製流傳;雄性動物中,那些「薄情寡義」的特質,較對伴侶「忠誠不二」的特質,亦較易複製繁衍。

一夫一妻制,是近代西方社會倫理的產物。中國傳統,男人多情花心,我們會說「人不風流枉少年」,「浪子回頭」簡直變成美德,「老公不在外邊過夜」,就是忠誠表現。一個女人若「風流」,就被打成淫蕩;女人若「為了頭家」,容忍伴侶出軌,竟然就叫賢良淑德,值得欽佩了。

擺脫霸權的囚籠

《自私的基因》裡的論述,看似充滿決定論色彩,合理化兩性不平等關係。但正如道金斯說,人性的可貴,正在於演化出自我意識、理性思考,我們洞悉基因演變的奧妙,繼而擺脫「基因霸權」的原始獸性囚籠,建立現代理性的道德價值觀。人不能以原始的獸性,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現代社會,大概不會因某人有「私生子」而斷定他無能力管治;但是政治人物蓄意違法、隱瞞掩飾、講大話、不認錯,違反當今普世價值;現在大概沒多少人認為「地下黨員」是原罪,但說話自相矛盾,打倒昨日之我,看風駛艃,顧左右而言他,一朝得志會否張牙舞爪,令人提心吊膽。

多謝充滿殘酷獸性的特首選舉,讓大眾睹黑幕陰招、聞語言惡臭、洞悉金權勢力的綿密交纏。全民覺醒,正是擺脫囚籠的開始。把圍觀進行到底,等待一天,把顛倒的再顛倒。

 相關文章:
《自私的基因》 (這本書後來Dawkins也說過,名字容易惹人誤會,基因「自私」,不代表所有行為皆「自私」,亦不代表人類社會裡「自私」是合理。)


8 comments:

  1. 如果是『按道金斯的說法,那些利他主義的美德,要透過教育,從小灌輸給孩子,「不要旨望他們本性裡先天存在這素質」』,那麼是否等於旬子所提出的「人之初 性本惡」?
    正在苦讀中化的中七學生上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中化」題目,能用演化生物學角度去答嗎???

      純以基因角度而言,基因雖然「自私」,但為了複製自己,它促成的生物個體行為,於人類文化角度看,有「善」的表現,也有「惡」表現。如「合作」能促進族群繁衍,「合作」的基因(假設有多組基因促成這行為)自能容易複製自己;如「有仇必報」不捱打才能促進繁衍,則這種行為於人類眼光看,或屬「惡」。但於基因而言,沒有善惡之分,它是indifferent(Dawkins 語。)

      然而,性善性惡也好,基因雖然有先天性影響,但後天環境,也能影響開啟(switch on)什麼基因。基因不會決定一切,正如很多有「癌症基因」的人,不一定會患癌。

      Delete
    2. 我相信,表面上兩者相關但不完全等同。道金斯的論述是實然(descriptive),也就是說事實如此,當中沒有道德評判;而旬子的卻是應然(normative),即性惡是基準,其中有強烈道德色彩。當然,這樣簡單的二分對立亦不一定全然準確。

      Delete
  2. 「某類的小布谷鳥,甚至殺掉同巢兄弟,企圖壟斷父母的愛與食物。兄弟同心?要看情況。」
    嚴格來說,這些小布谷鳥是托生在其他鳥類的巢,同巢的並非其基因上的兄弟,牠們僅為同奶而已。
    所以某兩派人也就不惜自相殘殺,因為「沒有遺傳賭注」。

    ReplyDelete
    Replies
    1. 非常感謝指正,已將該例子刪去。看來是我把筆記抄錯誤錄了,感謝!

      Delete
  3. 假如你了解性選擇理論的話,其實性選擇是支持雌性暗中紅杏出牆的。

    ReplyDelete
  4. very very fantastically written....

    ReplyDelete
  5. 最近看了Steven Pinker 的 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 是從人類學解析「人性(DNA)本惡」。強化了我原來人性也就是獸性的想法。只是文明(經濟互惠)在壓抑著人性。
    http://2chanze.blogspot.com.au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