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 2012

有關浪漫


聽到任何自封浪漫的事情,我都會不由自主打冷顫。

所以當博群要搞花節,玩浪漫時,我確實打了好幾個冷顫。

「浪漫」只能做,不能說;一說,就自打嘴巴,自我推翻。

我對「浪漫」二字的厭惡,也許出自「浪漫」被廉價商品化。九龍塘(?)有家羅曼蒂克酒店、商品廣告與cheap cheap電影粗暴製造浪漫,營造代表浪漫的商品與懶係浪漫的符號,每次預告話你知,嘩,「浪漫」來了,我都想暈低。

另一種「浪漫」,則早已被地產商騎劫,無論何時,都要用「法式」來連繫「浪漫」,那個數碼港標榜「法國南部獨立屋私家泳池」的豪宅,花園洋房與密集高樓只一街之隔,高廈團團圍住,你躺在私家泳池看「南歐日落」,數千雙眼晴在看你。又有一個樓盤則取其「羅曼洛夫」皇朝格調,有「羅曼」兩字又可以扮浪漫扮法式。更多的高樓,實在不可能扮成豪宅,怎麼辦呢?只好為平凡的石屎大廈,改一堆拉丁名字,字體鑲嵌牆上,南歐風味當即散發,驟覺浪漫脫俗兼貴得有理。有天探訪老朋友的新居,還未踏進那號稱有歐洲宮庭氣派的高尚住宅,就踫見一位笑吟吟的「燕尾男」。這位俊俏小伙子恭敬地為你推門,他身穿全身純白燕尾服,戴著白手套,恭迎你移駕坐電梯,據說這叫南歐浪漫。

夠了。

不過……

事情總是有「不過」的。

例如,當中大校長沈祖堯在花節園遊會上說:「大學,應該是浪漫的地方!」

感動一刻,全場歡呼。中大,出了這樣一位校長。

隱隱然感到,近來,校園出現了一批明明畢了業,但好像從沒離開過的人;出現了一批,真正不顧一切,敢於尋夢的人;敢於付出,不問收穫的人。

以往,浪漫是個人化的、藏在心裡、不宣之於口的。而今,力量正在凝聚,改變正在發生,就在馬料水的校園內。

林一峰《回到花開的那天》
在未圓湖畔,特別有味道


11 comments:

  1. 我也為作為中大的學生感到驕傲。事實上,這幾次的博群講座和花節,令我這個還沒踏入社會工作的井底蛙反思自己的人生,用甚麼的態度對待自己將來的路。這些機會不是常有,就算在大專學校的層面也不多,希望大家多多珍惜這些機會。

    ReplyDelete
  2. hku年年都有荷花盛放,但係從來都冇呢D活動,唉

    ReplyDelete
  3. 中大的校園,也一向甚少活動,這次搞得成,很多老師與同學都犧牲了很多自己的時間,在這個同你不斷計算論文發表數目的學術圈子裡,實在不容易。

    ReplyDelete
  4. 同意。

    我認為「浪漫」是一種情懷,一種心態。
    「浪漫」就是不知廉恥為何物,沒有形式規限,
    一廂情願地不顧一切去不設實際的幻想,
    並篤信終有天定能實踐那些天馬行空的夢的那份心情。
    「浪漫」的人總是活在自己的童話世界中,
    漠視現實社會帶來的衝擊並堅持他們所相信的。
    因此我認為「浪漫」也是一種信念,一份執著。
    他們擁有一般人沒有的勇氣而不自知,
    (坦白一點說就是「厚面皮」或「自我中心」),
    這或者是你我都對「浪漫」「顫」而遠之的理由。
    也許我們心底裏都不由自主羨慕能妄顧現實殘酷的人,
    因為我們自以為自己浪漫不起,自以為自己負不起去浪漫的代價。

    不過我再想啊,可能每個人都暗藏著「浪漫」基因而不自覺。
    你不是因為想擴闊眼界而環遊世界,踏足每遍別人到過及未到過的土地嗎?
    你不也曾為了愛書而買了一間屋,亦為了更多的愛書而放棄了客廳的沙發嗎?
    還有為了他日能翻開一頁頁美好回憶而做的一切,
    你都不視之為「浪漫」嗎?
    這種不求實際回報,(懶理別人說我蠢!)
    只為求令心靈富足的行為,我都稱之為「浪漫」。
    就如在下因為愛思考大部份人認定是「理所當然」的事物,
    加上喜歡文字,所以夢想能畢生鑽研語言哲學的行為,其實都幾浪漫。
    (弊,開始不知醜了。)
    I'm afraid to say (or to reveal? hahaha) that perhaps we are as romantic,
    if not more, than those whom you consider to be shamelessly romantic.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實,大學生是最有條件浪漫的一群人,也許不少人錯失了。

      要繼續回應你的留言,將要大大違反「浪漫不可說」的避免肉麻原則,所以還是不說了!

      Delete
  5. 正因自己認為「浪漫」是精神上和心靈上的追求,
    所以我討厭「浪漫」被實體化及商品化:何以見得玫瑰很浪漫?
    為何送玫瑰的人就是浪漫的人?(彷彿浪漫的符號就是玫瑰。)
    又何以見得吃燭光晚餐就「很浪漫」,到茶餐廳吃餐蛋麵就「很現實」?
    我想現代人對浪漫的定義,大部份都是被媒體影響的。
    在整件被「浪漫化」的市場推廣中,我認為最浪漫的,
    就是相信購入那被標籤成「浪漫」的商品或服務就可換取浪漫的那種心態。
    擁有了被標籤成「浪漫」的商品或服務絕不浪漫,因為能用錢買的都稱不上是浪漫,
    惟獨單純去相信「那就是浪漫」的一刻最浪漫,僅此而已。

    P.S. 也許是偏見啦,但我覺得文科人確實很浪漫,哈哈。

    P.S.S. 跟你分享兩首我認為是近年絕頂「浪漫」的廣東流行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bM7qVcIpQ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_plQ_JKC0E

    (文筆依然欠佳,請見諒!)
    (不是原裝 music video,不過個人覺得這更耐看。)

    ReplyDelete
    Replies
    1. 抱歉打錯了,應該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_plQ_JKC0E
      (雖不是原裝 music video,不過個人覺得這更耐看。)

      (文筆依然欠佳,請見諒!)

      Delete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uIYKZhBIIU&feature=related
      這個版本如何?

      (不要再說文筆欠佳了! 聊天不用講究吧。)

      Delete
  6. 真蹺!最近在寫一篇小說,當中嘗試去區分「浪漫的人」,與「浪漫主義者」這對概念。前者在於思慕美好,後者在於自我不滿,對環境的不滿。
    承接沈校長的說話,倘若大學真的是個「浪漫的地方」,也許因為大學生敢於不滿呢?

    ReplyDelete
  7. Hi 水哥, 除了敢於不滿,還敢做,還敢想改變一些事情,敢想改變不公義的現實,知道改變不了甚麼仍是要做吧。不過,如何區分兩者呢? 願聞其詳!

    ReplyDelete
  8. 區監製︰你是永遠的監製!

    我所理解的「浪漫的人」,在相當程度上,是受了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的「媚俗說」所影響。昆德拉認為,媚俗是「將人類存在本質上無法接受的一切事物都排除在它的視野之外」。循此思路,我以為,「浪漫的人」所思慕的美好,是全盤的美好,是將一些原本「無法接受的事物」排除開去,所留下來的「全盤美好」。亦因此,好多時候,我們會覺得「浪漫」有點媚俗,有點難耐。

    相反,我所理解的「浪漫主義」正正著眼於這些「無法接受的事物」,所以不滿。

    你所說的「做」、「改變」、「現實」等一連串的ACTION PLAN,十分重要,但我以為,與浪不浪漫無關。行動需要勇氣,浪漫可以是「美而廉」!當然,有的時候,這亦可能是用字的不同吧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