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8, 2012

還有無數的李旺陽



(本文8/6/2012刊於《香港經濟日報》)

「中國市場潛力龐大,充滿機遇。」不幸地,這句話,也適用於香港的新聞行業。

無數的香港記者同業,往內地採訪,都遇到過這種情境:璀璨都市的陰暗角落、廢墟一樣的鄉鎮小街,常碰上一張張憔悴絕望的面孔,他們得悉眼前是一位記者,瞳孔裡會燃起一絲希望。他們都常手持一個紙袋,滿是申冤的文件;投訴的內容包括:徵地爭議、拆遷賠償、勞資糾紛、醫療失誤、司法不公、官員貪腐、公安無理拘禁……

經濟發展失序、財富分配失衡、官員濫權失控、內地記者失語。草民有冤無路訴,香港記者,竟然也成為他們要抓住的一根稻草。記者天職,在盡點微力,發掘被掩埋的真相、揭露光怪陸離的現狀;對香港同業而言,中國的「新聞市場」,無奈地機遇處處,充滿了謊言、不公義與荒誕故事,市場龐大卻少人斗膽觸碰。

李旺陽是誰?他是那些默默無聞、在地方省市聲援八九民運、幾乎遭遺忘的義士。二十一年牢獄生涯,令他雙眼失明、雙耳失聰、行動遲緩。六四周年前夕,他從被監控的醫院內短暫逃離官員的監視,接受香港電視台記者訪問,痛陳獄中被虐,疾呼平反六四,感謝香港人的六四燭光。結果,數天後他在醫院離奇死亡,腳不離地「上吊」,「被自殺」。

負責採訪林建誠兄,請不要自責。中國線記者都深知,每位投訴的訪民、每位堅持說真話的義士,他們都知道背後有龐大的惡勢力監控網絡。每次我們憂心忡忡地問被訪者:你怕報道後被報復嗎?他們都會說:不怕,我要說出真相。你看見李旺陽無畏的眼神,你知道他為自己的堅持無悔無疚。更多的蟻民,為了說一句真話,他們豁出去,他們無畏無懼,因為強權之下,他們已經一無所有。

六四事件,已經發生二十三年。酷暑的日子,誰想每年回憶;人浮於事,為何每年要往維園裡擠?只因當權者不停製造荒誕悲劇,二十三年來,無休無止,提醒大家不能忘記。

夜愈暗,維園燭光愈亮。回歸十五年,滿有大志的政客,侃侃而談香港的出路、北望內地市場、尋找核心價值。維園的燭光與日俱增,事實擺在眼前,香港是中國最後一塊自由的土地。這些燭光,只能在香港點燃;李旺陽的報道,只能在香港出現。這些事情,香港不做,誰還能去做?這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的宿命。

六四周年前後幾天,內地微博發帖,明示暗示六四的字眼全部被刪除。一位不知道「六四」是什麼的內地年輕人,六四周年紀念當天,似乎感到氣氛不對勁,在評論裡問:這天發生什麼事?

無人回應。也許無人知道,也許所有回應都被屏敝了。

年輕人連續發問:這天發生什麼事?

這天發生什麼事?

這天發生什麼事?

無人答話。

微博的沉寂,像一場無止境的默哀,悼六四於二十三年後,再添冤魂。
夜愈暗,維園燭光愈亮

***   ***   ***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我在等待一個皇朝的覆亡。

    ReplyDelete
  2. that's why someone said Chinese History 係一部長篇悲劇, sad and boring.
    i prefer reading western history

    ReplyDelete
  3. 晚會的燭光會熄滅,但有良知的人心中總有一點不能被撲滅的火

    ReplyDelete
  4. 廿三年前發生的那件事,是一件令政府喜歡上手刃平民的悲劇。

    ReplyDelete
  5. 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可恨,可悲,可歎!
    歷史會記下此暴政。

    ReplyDelete
  6. 那些舊文,重看,境況至今仍然如是,甚至變本加厲,長篇悲劇,確實如此!

    ReplyDelete
  7. 您好!小女子斗膽請敝姊翻譯了您這篇文章,以期讓更多外國朋友理解香港新聞從業員的立場和想法。有空請過目賜教:
    http://occidentorient.blogspot.hk/2012/06/there-shall-be-countless-li-wang-yangs.html

    ReplyDelete
  8. mavis你好,感謝你們。不時讀到聽到說,我們香港記者想法「偏激」,他們有所不知,若有機會到內地採訪生活,一定能感受到繁華背後令人瞠目結舌的一面。那些,都是常態,而且核心問題從沒改進過。

    這是林建誠兄為李旺陽老師寫的悼文:
    http://news.mingpao.com/20120610/uza2.htm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