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12

直布羅陀的馬騮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9/6/2012 刊於《信報》)

(網上圖片)
回歸,轉眼十五年,好像要寫一些什麼。讀報看見金山郊野公園的「爛面馬騮」,被人淋鏹水毀容蝕身重傷,想起了直布羅陀的馬騮。

直布羅陀,就是那個中學教科書總會讀過、「握著地中海咽喉」的軍事要塞,又稱 ‘the rock’,頑石一塊,總面積約一個尖沙咀般大。整個半島,就是一個掘滿戰壕的小山;建一個機場,跑道要橫跨主要公路,伸進海裡。

(網上圖片)
直布羅陀是英國少數僅餘的海外屬土,近三百年前,船堅炮利的大英帝國,威逼西班牙簽約,永久割讓領土。直布羅陀人多屬西班牙裔、操西班牙語、吃西班牙菜;位處西班牙南方大門,往日西班牙一直想收回領土,直布羅陀人堅決反對,被稱為 a rock in the Spanish shoe,卡在西班牙鞋裡的一塊小石。

這個小石山上,住了一群 ‘apes’,直布羅陀人夠誇張的,明明就是類似金山郊野公園的猴子,他們愛說 ‘apes’。當地人流傳著一個猴子的「凶兆」,反映著直布羅陀人的擔憂。

(photo from Daily Telegraph)
傳說很簡單,兩句講完:當地人相信,當直布羅陀山上的猴子滅絕時,就是直布羅陀回歸西班牙之時。

所以,直布羅陀人一直盯著猴子數目。幾十年前,頑石上的猴子,曾一度死剩個位數,直布羅陀人急忙從非洲運送猴子到山上,如今,猴子繁衍,滿山漫遊。

近代直布羅陀,曾舉行兩次全民投票,都以近99%票數,否決回歸西班牙、否決英西共治,維持英國國旗下、貨真價實的高度自治。

香港人讀到這故事,也許會感慨萬千,也許會搖著頭暗叫「政治不正確」。幾十年來,香港人面對自己的前途,從來無權選擇,我們習慣了逆來順受、被代表、被選擇;回歸前,中英談判不能有香港人,不能出現「三腳凳」,香港人民的利益,被中國政府代表;回歸後,行政長官只由權貴選擇,「還政於民」、「全民投票」都變成不可說不可想的忌諱;我們學會揣摩奉迎,心思細密地迴避「政治不正確」。

回歸十五年,政府換屆,恭喜曾生終於打完呢份工。任期末段,他明明白白告訴香港人,原來競選口號「我要做好呢份工」是講真的,曾先生真的把行政長官當作一份工,把自己貶成一個貪小便宜、舔富豪著數、出差福利享受到盡的「醒目仔」、兼死不悔改厚顏無恥在任期最後幾日也要把人家送給特區政府的名貴茅台據為己有的自稱「香港仔」。

蔭權七年,留在港人心裡的曾先生形象,還有上任初期,面對國家領導人時,戰戰兢兢卑恭屈膝的模樣,曾先生謹小慎微地對著胡錦濤縮膊點頭吞口水、奮筆抄寫聖旨做筆記的小學雞姿態,老早就告訴大家,香港人被選擇的領袖,正是這種在權力當前,奉迎、敬仰、顫抖、自覺服從、無條件衷心效力的「醒目仔」,權貴至愛。

蔭權七年,香港盛行的新字詞,包括「地產霸權」、「蝗蟲」、「雙非」。社會兩極化,政府無力團結人心,唯有坐視分化,製造敵人,拉攏支持者。曾蔭權告別,社會上沒有思念,沒有懷緬;對上台的梁振英,更沒有期望,沒有蜜月。

香港人繼續無權選擇,梁振英沒有民意認受,卻還未上任就要強政勵治,強行急速擴大問責制;僭建醜聞,又令香港人終於明白,原來當日梁振英睜著眼睛在特首選舉辯論直播中,理直氣壯講大話、扭曲了誠信、辜負了專業,刻意隱瞞,說成是無心之失,但全香港人還要眼巴巴看著梁振英登位掌權,得到中央政府全力祝福。

不過,香港人還是有選擇的。九七回歸前,香港人可以選擇移民,是去,還是留?此時此刻,香港人可以選擇,為神九上天蛟龍落海胡錦濤來港送大禮而滿心歡喜,或是看穿蛇齋餅糉開倉派米收買人心的原始伎倆;你可以選擇站在李旺陽一邊,或是紅黑合體的惡棍流氓的一邊;你可以選擇站在被引產孕婦馮建梅一家的一方,還是「愛國賊」的陣營。

七一當日,你還可以選擇歡呼吶喊迎接解放軍空降傘兵的表演,或是風雨雷電中群集西環震動中聯辦。香港人只死剩把口,還有一雙腳,這就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   ***   ***

相關文章:
也是一種選擇:豐衣足食的鳥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