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2012

天秤.名片.手表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4/8/2012 刊於《信報》)

那陣子,從工作二十年的崗位退下來,最不習慣、若有所失的一刻,是在正式場合新知舊雨交換名片時,沒有名片可以拿出來;人家自我介紹,總是先說明自己職業,才發現,現代城市人的身分,是以職業定義的。

活在這個世代,我們難以理解,如何不用「職業」去界定一個成年人。古時,我們以「氏族」、「鄉下」介紹自己;當今之世,我見過最長的履歷,有五十頁紙,滿載各種職銜,嘆為觀止,一個人的成就,常以「工作崗位」來界定。香港選舉的「功能界別」,更強化香港人以職業劃分的自我形象,沒有職業,彷彿失去「功能」,找不到一個職場位置,定義不了自己,迷失了。

現代人身上,有兩樣奇怪的東西,一是名片,我們要用名片上的職銜來定義自己;二是手表,我們要用手表上的時間來告訴自己該做什麼。時鐘、手表,並非自有永有,它是從舊日傳統農業社會走向工業化的產物,有位歐洲作家說過:wristwatch is the handcuff of our time. 手表是我們這代人的手鐐。我們每朝被鬧鐘叫醒、準時打咭、以時薪計錢、或定時食藥、或入場看電影,每分每秒,被時間追趕著前行。

到非洲(或很多「發展中」國家)遊歷,總會遇到如「非洲時間」等說法,這是非洲人自嘲,也是當地人對城市人時間觀的嘲諷。Robert Levine在《時間地圖》(Geography of Time) 書談到布隆迪人的「非洲時間觀」,他們語言中的「時間」,有一名稱叫「你是誰」夜晚,那是天快黑齊的傍晚時分,野地有人靠近,你看見人,但看不清是誰,那時就叫「你是誰」夜晚;晚一點,是「差不多所有人都睡著」夜晚;夜深了,叫「沒有人醒著」時間;黎明前最黑暗,叫「差不多有曙光」時間。布隆迪人定義時間,以人的行為與自然變化來描述,不由時針分針主宰。在非洲落後地方約會,當地人不看時鐘,也沒有「準時」概念,總之是「人齊就開始」、「食完飯就來」、「返嚟就郁」,這叫以人為主,隨心而行。你問他們「幾多點」?他們會睜大眼一臉問號。

Levine認為,當代最大反諷之一,乃工業發達,人們製造了那麼多機器,省時方便,但城市人能保留給自己的時間卻少得史無前例。人類學家Allen Johnson形容,現代城市人進入一個「時間饑渴」(time famine) 的怪圈:商品生產力越來越高,意味著人們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消耗與消費商品,才能令整個系統運作下去,於是我們工作時不斷「生產」,放假時不斷「消費」,要購物要睇騷,否則會「浪費時間」。工作時,我們擔心手腳太慢「浪費時間」;甚至放假時,我們都會把時間表填得滿滿,擔心無所事事會「浪費時間」。在香港地,我們從小被教化,時間就是金錢,嘥錢,好大罪。

香港的「時間金錢觀」與隨之而起的反彈,在颱風季節看得很清楚。台灣作家平路以旁觀者身份觀察,香港對八號風球的「颱風假」很執著,非肯定打大風,也不會宣布放「風假」;八號風球一取消,大家要兩小時內上班報到。平路說,台灣有颱風侵襲,通常早一天就宣布明天停學停市,那麼若預測錯誤,風不打來、風不夠大怎麼辦?台灣人就當作多一天意外假期,皆大歡喜。哪像香港,錙銖必較,掛八號風球時間準確至以「分鐘」算,僱主工人都恐防手停口停,影響生產力;時間就是金錢,停工等如無錢。

近日,颱風天秤距離香港還遠,傳媒已大篇幅報道,香港人民熱切期盼。少部分人擔心假期節目受影響,大部分人不斷追問:天秤幾時打到嚟,幾時掛八號?

打風假期,特別可愛,除了明正言順逃離職場的工作規律,更重要的是,平日的假期,根本不算假期,我們習慣排滿飯局、上堂、瑜伽facial、踢波、打機,沒錯那是你選擇做的事,但放假很忙,同樣每時每刻盯著手表做人,與時間競賽,沒多少放鬆過。

打風了,一切瑣事要事雜務要務,全部取消。風雨聲中,你暫時不需用一張名片,去定義自己的存在;忽爾閑來無事,你可以脫下手表,享受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一切空白,等待你填上、或不填上。

強颱風天秤
相關文章:

12 comments:

  1. Love this article a lot!

    ReplyDelete
    Replies
    1. 非洲時間觀念,非常有趣。看本文,能觀察到作者是很用心去過日子,這其實也是我們應該有的生活態度。

      八號風球來到時,倒一杯熱茶,坐在窗邊,開一線窗户,聽一聽風聲,看着窗外大自然的怒吼,也是城市人洗滌心靈的好時刻。

      Delete
    2. "八號風球來到時,倒一杯熱茶,坐在窗邊 ..."

      嘩!你知唔知有人還住在驚風怕雨的居所中?

      小時候都喜歡打大風、放放假、玩玩水。依家唔再對打大風付出真感情,因為實會有人受害。

      早十幾年前打風,有時外面會有嗚嗚的風叫聲,有點嚇人,也很怕玻璃窗會出事。後來附近起了幾幢大廈,境緻差了、藍天變小了、交通更塞了、
      空氣因為冷氣機多了也熱了... 現在打風時外面還有嗚嗚的風叫聲,卻不再怕玻璃窗會頂唔住。得得失失點計算好?

      打風??細細地玩吓好了。

      Delete
    3. 你可以不同意別人的想法,但你必須尊重別人有其想法的權利!
      這也是香港其中一種核心價值。

      Delete
    4. God Readily Opens Wonderfully Unprecedented Path.

      Delete
    5. 你可以不同意別人的想法,但你必須尊重別人有其想法的權利!
      ^^
      陳腔濫調的廢話 。

      Delete
    6. 陳腔濫調的廢話。
      ^^
      唔識得尊重自己和別人的人,我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收聲啦,契弟!

      Delete
    7. Yeah ! Indeed , YOU are very successful in telling the other people to shut up .

      Delete
  2. 哪像香港,錙銖必較,掛八號風球時間準確至以「分鐘」算,僱主工人都恐防手停口停,影響生產力;時間就是金錢,停工等如無錢。
    ^^
    而香港人的 "生產力" , 其實是哪一門子的 "生產力" 呢 ?

    香港人是否可以好像加拿大人一樣 ,在好 Ecologically Well-Managed 的樹林裡面 ,進行伐木工作 ,做傢俬、做紙張製品 ,去出口,賺進 Export Earnings ?
    抑或像新西蘭人一樣,在一片清麗草原之上牧羊、剪羊毛,在果園裡採蜂蜜和奇異果 ???

    定抑或,這個地方的 "生產力" ,只是靠所謂的 Service Industry ,飲飲食食和零售推銷、唱 K 揼骨、美容按摩 etc. , 以進行泡沫經濟式的 "塘水滾塘魚" ,人與人之間,靠互相在經濟回報上彼此剝削、欺凌和壓柞,去賺取所謂的 Labour's Returns (Intrinsic Monetary Values $) ???
    就這樣勉強地 "做住個市" ,這一切,就可以日日如是,長年累月地 Substain 住的乎 ???

    ReplyDelete
  3. 最近人人都呼籲不要貪打風假。我也明白打風危險,不會為了貪打風假而望打風。但我們是不是更應該探討︰為甚麼香港人特別渴望打風?不是香港人特別無知或者冷血,特別喜歡不理打風下還要開工的人,而是香港人真的活很累,一星期平均工作超過45小時,還未計勞工假和公眾假期之間的差別呢。香港人總是工作工作工作,有空就是機械式的所謂工餘活動,累到死,直到永遠。我當然不是說為求一日假期而期望危及人命的災禍降臨是正確心態,但我們的社會真的有病,要醫。

    ReplyDelete
  4. 香港人總是工作工作工作,有空就是機械式的所謂工餘活動,累到死,直到永遠。我當然不是說為求一日假期而期望危及人命的災禍降臨是正確心態,但我們的社會真的有病,要醫。
    ^^

    It DOES NOT matter anymore !
    反正 ,這個城市,這個社會 ,一副爛殘病軀 , 都 7 吓 7 吓 、Un 吓 Un 吓 、Drag 住 Drag 住 地行了這麼多個年頭了 ,簡直像一隻 Zombie 一樣的了 ,當真是修成了正果。
    那麼,就繼續讓 "她" 這樣瞎折騰好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