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6, 2012

傳播理論101:議題設定之術



傳播學一個老掉牙的理論:議題設定 (agenda setting),起源於大眾傳播媒介上世紀中葉興盛後的一個迷思:大眾傳媒的影響力似乎很大,但很多研究又發現,傳媒要影響一個人的看法或行為,並不如預想中直接。
   
於是就出現了議題設定(agenda setting)理論中,這句每位新聞系學生都在考試時記得三天的名句: ‘The Press may not be successful much of the time in telling people what to think, but it is stunning successful in telling its readers what to think about (Cohen, 1963).’ 意思是,傳媒最大影響力,不在改變別人想法,在告訴你應該想些什麼。正是:不易改變你的態度,但可以設定看來「重要」的議題,誘導你的思考範圍。

梁振英這位語言偽術專才,當然深明此道。

前文曾指出:梁振英謂「我們應該以事論事、實事求是,如果認為指引有問題的話,指引哪一個部分有問題?」會誘導不知情的市民,以為反對者皆不講道理,是裝聾扮盲、刻意以不當預設誤導大眾。(《梁振英的進階語言偽術》)



梁振英真的頗喜歡叫人去讀讀《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指引》。

6/9梁振英又呼籲一次:「我呼籲關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朋友,包括反對的朋友,如果他們有少許時間,希望他們能自己看看這個指引的原文,我相信看過這個指引的朋友,都會同意政府並非、不想亦不會透過這個科目做任何洗腦。」

近日發現,真的有些朋友聽梁振英的話,認真翻看《指引》去找問題,有些人說「睇落無乜野wor」。

又中伏了。

政府常表示,《指引》經過諮詢,無問題。正是「議題設定」之伎,一認真你就輸。

整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指引》只是一部分,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教育局的「指引」,如以往的教學語言指引,學校有幾認真面對?《指引》是死的,大家都陽奉陰違,只是有嚴重糾紛或爭議時,才有機會拿《指引》來「對質」,平日教學,誰會看著《指引》?更何況這一科暫時沒有考試。

正如我們研究文化大革命,不會拿著《毛主席語錄》就能看得穿問題。教育是一個漫長過程,《指引》只是大綱,令人憂心的問題可以出現在以下任何一個環節:

1. 《指引》本身
2. 教師的教學:他們是否有充足的準備時間與教學資源?
3. 學校及校長的態度:教師是否有足夠自主性?
4. 教材的設計:誰主教材?誰得到錢設計教材?
5. 教育局的評核:評核的分式會否令學生從小學會講大話?對學校施加壓力?
6. 學校以外的「其他學習經歷」,如交流團、遊學團,誰有能力有網絡去搞?學校老師有多大自主?

我們常聽到,不會「洗腦」,因為香港是一個開放社會,有多元聲音。問題是,為何要餵學生吃毒藥,然後又餵他吃解藥?玩死大家?

又有人反駁,那不會是「毒藥」,因為我們相信老師。

好的,我們相信老師,但未必能相信校長;(看看呂明才小學那位校長。)
好的,我們相信校長,但未必能相信學校能頂住政府壓力;
好的,我們相信學校能頂住壓力,但未必能相信教職員有時間有能力做好教材;
到我們相信教職員有時間有能力做教材,又發現,有心思有能力有耐心做教材的積極分子,早已是愛國愛黨的紅色集團的人。

故此,我們不要墮入政府的「議題設定」圈套,以為找來《指引》的字眼看兩眼就能釋疑。

魔鬼,在整個行政系統與紅色教育集團早已準備好的配套、及學校老師的弱點。

(待續,容我引眾人的文章再詳解以上六點。)


7 comments:

  1. 說得白一點,美其名國民教育,其實衹是愛黨教育。明知全部都是假的,但假的他都要!為的只是保住這個爛到入心的政權,保住那些既得利益者和其家人後代,繼續可以上下其手地侵吞國家資源,從而容許他們亨有特權持續貪負下去!

    ReplyDelete
  2. 對反國民教育及絕食行為的意見

    我認為絕食是用自己的生命作出抗議,是要維護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
    如1849年匈牙利愛國詩人裴多菲在作戰時犧牲,在年僅26歲時,曾寫下:「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而洗腦的特點是具有強制性,長期性和非對稱性灌輸錯誤價值;而被洗腦者是在受阻礙或強制禁止接觸外間消息的環境中進行。
    ...我認為反國民教育的絕食未有充分的理據。
    如果以下的條件成立,就符合用生命為思想自由而作出抗議及犧牲。
    一)中國模式參考資料或其他偏頗的參考資料成為正式或指定教材;或
    二)課程指引中的不合當評估如以情感為準則及學生互相評價等,堅持不改;和
    三)以上其中一點成立及在今年九月或三年「開展期」後強制所有中小學校實行。
    但現在的情況是:
    一)教育局不會用內容偏頗的參考資料作教材及沒有指定教材。
    二)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了解社會各界對於三年「開展期」內籌備或實施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意見。 胡紅玉表示,委員會將檢視日後的教材,希望能有多元化的教材。
    所以本人認為反對者可在不防礙他人的情況下作出不合作運動,但不至於到達絕食的地步。
    就現階段,用浸大撰寫的中國模式參考資料的論點偏頗及課程指引其中一些不合當的評估準則來否定整個國民教育科,及將國民教育等同於洗腦,都犯了不充分的謬誤。

    我贊成教育評議會提出先設立一年冷靜期,一年之後再商討是否推行國民教育科。
    有一年時間作糾正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中的不合當地方及定立參考教材的內容範圍。

    ReplyDelete
    Replies
    1. 請撹清楚,現在反對的是國民教育科,反對有共黨特色國民教育科。
      政府唔好用白馬非馬的語言偽術來誤導大眾。
      在以有皇族內閣特色的組織來糾正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中的不合當地方及定立參考教材的內容範圍。只是政府緩兵之計。

      Delete
  3. 譬如叫你食屎,並設一年冷靜期,你食定係唔食?

    屎,係唔洗一年後先知道臭;國教,亦係唔洗冷靜期先知道洗腦。

    上文已清楚指出各個會出現洗腦的環節,冷靜期是多此一舉。

    其為緩兵之計,與三年開展期無異。

    ReplyDelete
  4. 竊以為那份表面上沒有什麼問題的《指引》,還是充滿問題。最重要是將德育與認識國家生硬地縛在一起, 造成讀者產生"你看, 教導學生有禮貌、尊重別人、守秩序等等,有什麼問題"的觀感。是的, 這些內容本身沒有問題, 但那跟「國民教育」根本無關。將德育和「國教」放在一起, 就如將「家政」和「體育」放在同一科去學習一樣無聊和無稽。所以, 整個「德育與國民教育」的設定, 才是最最最隱藏的「議題設定」技巧。

    更有甚者, 《指引》最有趣的地方, 在於認識「國家」(竊以為全文內的「國家」實為「政權」的代名詞), 統篇卻無本點內容講解「國家」成立的由來, 共產黨建黨的歷史, 1921-1949年那段「光輝」的鬥爭等等, 卻又要橫空去討論和認識國家的制度、架構等等, 不論是心虛還是詭詐, 此等取材/取態委實叫人嘆為觀止。另外, 諸多有關中國山河景物的解講,也是剥離歷史淵源、文化內涵的脈絡, 變成純粹旅遊景點式(或旅遊雜誌式的)解說辭。即使純粹是要學生產生深刻印象, 也恐怕難以做到。要到山河文化等產生認同,還不如在小學加入中史, (就如英國的National Curriculum一樣, 小學也有History)。當然此段文字的產生, 是基於《指引》的框架去表述, 已是「中伏」的表現。

    一個曾經在「火星媒體」上流連的外星人上.

    ReplyDelete
  5. 共產黨可以充滿自信字正腔圓地大聲呼喊"六四當年天安門前沒有死人,然後慢條斯理地步出審判室,再跟門外的人說︰"朋友,你該不會連老外的測謊機也不信吧!"
    其實小弟一直想知道在沉默的一群之中,知道真相的人而又若無其事地假裝不知道並恥於反抗的人,究竟是甚麼心態呢?

    ReplyDelete
  6. 對政府/中共來說, 時間係佢地最大的武器, 佢地在系統上人力上足以作十年甚至幾十年的緩兵計, 要知道香港市民大眾根本不可能打長期戰, 能打出一個月抗爭已經很為難了.. 黃之鋒等人可以做2年, 3年, 5年的領導嗎? 後續的人可以堅守同一條線不偏嗎? 越拖得長, 大聯盟越易出亂子, 就算不出亂子, 市民熱情總會有冷卻下來的一天. 所以只要一容許冷靜期, 或開會慢慢傾, 立中詭計. 只要不撤科, 主導權還是在教育局(政府)手中, 民眾仍然在守勢, 運用時間, 大聯盟被瓦解不難.. 政府相信心中已有一個時間表, 大聯盟要一鼓作氣扛出一個大攻勢才有轉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