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4, 2012

國民教育之旺陽百日



(本文14/9/2012刊於《香港經濟日報》)

往日,採訪中國新聞的香港記者,私下會笑稱,若無被公安抓過,無簽過悔過書,不算採訪過中國新聞。內地滿布禁區,記者被監視、被跟蹤、被充公錄影帶,幾乎是日常採訪的一部分。

《明報》記者日前到湖南邵陽,成功採訪李旺陽親屬與朋友後,被當地公安扣留四十四小時,形同非法禁錮、再加夜半盤問、疲勞轟炸、要求坦白從寬;最後還「被採訪」,官員找來慌張的李旺陽妹夫,要求被禁錮中的《明報》記者再問一次「真相」,情節荒唐,聞所未聞。

事件再次揭示,公安、國保、宣傳辦、槍桿子結合筆桿子,已發展成執政集團的毒瘤;財資豐裕,維穩費之大,令集團有充裕人手,並發展成一個很多人賴以為生的「產業」,其工作就是監控、威嚇。李旺陽家人朋友,六月至今一直被噤聲,大批支持者行蹤未明;還記得朱承志嗎,他發布李旺陽自縊圖片後,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

幾經艱苦,《明報》記者終於接觸到李旺陽之妹與妹夫,證實官方文件如李旺陽驗屍報告與火化申請等,皆在威逼、非自願的情況下簽署,甚至是冒簽。外界或有人曾懷疑,這個「進步的執政集團」,無法無天不至於此;但觀事件發展,維穩勢力甚至威逼記者與親屬,做一場公然講大話的採訪騷,公安與宣傳辦行徑異常,心理偏執,濫權枉法,已超越正常人能明白的境界。

事件亦揭示香港記者的獨特地位。中國事事奔向世界第一,不幸地,社會矛盾、公義淪陷,也屬世界第一;中國是新聞大礦場,處處有匪夷所思的事情等待記者發掘。然而,以李旺陽事件為例,內地記者早被嚴密監控審查,被一一滅聲;一輪喧鬧過後,外國媒體事不關己,早已消失身影,甚少關注。普天之下,大概僅剩香港這片自由土地,血濃於水,記者仍奮力採訪。香港記者一般不會怕,因為畢竟是「境外記者」,地方官還忌三分;人身安全,還算受「香港」二字保護。

然而,香港媒體中,有這種堅持的,還剩下多少?主流媒體,停留於航天員運動員訪港大龍鳳全程直播與約盡特區高官做專訪的層次。還有多少香港傳媒斗膽「犯上」,派記者鍥而不捨去追查敏感事件?

內地報人程益中說過:「報人最低的責任是要把籠子裡的空間用盡。」「報人最大的禁忌不在於被奴役,而是自我奴役,不是被審查,而是自我審查。」內地記者尚在掙扎發聲,享受著自由空氣的香港媒體,撫心自問,空間用盡了沒有?

「國民教育」需要推行,李旺陽事件就是當代國情的最具代表性教材,能促發學生休戚與共,心繫家國。

課堂討論舉隅:禁錮四十四小時後,記者被押送到衡陽,坐高鐵離開,設想你是那位記者,此刻坐在時速三百公里的列車上,你會感到自豪嗎?

選擇題,看到這個執政集團的旗幟升起,你會:(A) 覺得很快樂和溫暖;(B) 覺得很沉悶和失望;(C) 覺得很興奮和刺激。

(fb Formmy Lo 圖片,據說是小二中文科課本)
相關舊文:

6 comments:

  1. 稍有常識者、都知這些境外傳媒只會將「被採訪」的實况寫出來、而不會將「被採訪」的内容當成事實。但仍迫人做這場爛戲、只可説其人性扭曲極甚,以整人為樂。在自由地區要稚童熱愛以這為國策的國家、簡直泯滅人性。可恥!不過單是指斥其無恥、不足改變其横加歪理,強而行之「國教」、應該要在各方面阻止或不與其合作推行。

    ReplyDelete
  2. 早兩天看新聞,某航機上的中國乖乘客因座位調校問題發生打鬥;結果飛機要拆返。
    看到這類新聞,真的以中國人為恥!
    怎麽樣的政權,就教出怎麽樣的國民!

    ReplyDelete
  3. 覺得很沉悶和失望也不足形容這種憤怒感覺

    ReplyDelete
  4. 編教材者是無間道 -- (C) 令人「覺得」很「興」、奮 (憤)和「刺激」

    ReplyDelete
  5.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驗之今日, 信乎不謬

    ReplyDelete
  6. 當權者懂得利用人們的善忘,他們以為,一切很快會遺忘。我希望他們是錯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