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3

大西南圖話(7): 多難興邦說捐錢



雅安七級地震,大家又在談論,香港人應否捐錢。

上月,跟隨北京志願組織綠家園,考察大西南壩業,也路過汶川地震重災區,沿路看過很多新建設,大地震五周年了,有些災區發展觀察,或許可供大家參考。

有一條路,香港人應該關注,因為是當年汶川地震香港百億捐款中的「主菜」,叫「省道303」。這條省道,經過熊貓保護區臥龍;這條路距離汶川大地震震央,直線距離只有數公里。

如果你想看看,什麼叫天地不仁,山河地震之威力如何驚人,請到這裡來看看。我因不同原因,來過數次。

省道303所在的河谷,叫「燒湯河」,河如其名,急流在峽谷中激蕩,如一窩沸騰的「燒湯」,洶湧澎湃。2010年夏,地震後兩年,正值雨季,我路過此地,驚見河水快要漫過路面,香港援建的公路進展緩慢,已建好的路基快被河水淹蓋,而兩邊陡坡,沿路巨石危立欲墮,當時感覺,雨霧愁人,山河險惡,一如地獄景象。(見舊文《漩口.燒湯河》)


2010 燒湯河

在我們路過後幾天,一場大雨,山洪暴發,大面積山泥傾瀉,燒湯河氾濫,沖毀了沿路工地,香港援建的省道303,幾乎前功盡廢,由於發覺早前的規劃根本不可行,於是要改變施工方案,抬高路基,挖更多隧道。

20133月,重臨此地,香港援建的省道303,仍是一個長數十公里的大工地,兩三年前新建的路,未用已毀,仍見遺址。路途險惡,是否能完工,全賴老天爺會否突然發惡,或山坡上的瘋狂石頭的心情。
 
2013年,香港援建的省道303,一路建,一路坍方,能否完成,真的大疑問

數年前剛建完,還未正式使用,就被大水沖毀的路段,遺駭仍可見

重新設計,要建更多隧道,避開落石,抬高路基,避開大水。


香港人的捐款,是否倒了落海?

平心而論,這是非戰之罪。建了又毀、毀了再建,全因天災;但是這種「次生災害」,其實也是預計當中。

我一直在想,客觀結果,是誰得益?

中國的驚人建設,有一項舉世特色:我明知難建,也要建;明知有後遺症,也要上馬,而且要快。為什麼?因為資金一旦投入,就是GDP,沒有效益嗎,不要緊,有GDP就可以;建到一半被大水沖毀嗎,更好,因為重新投入金錢,就有更多GDP;工程完工後還要不斷補救嗎,妙極了,因為有源源不絕的GDP。這樣叫浪費嗎?不,對官員而言,有錢過手,很過癮;錢投入了,一兩年後,他們已挾著GDP政績升官發財,工程是否有效益,已無人再管。

這就叫「多難興邦」、「地震經濟」。

省道303算是「天災」的結局,暫不怪罪誰,但很多工程已眾所周知,屬胡亂用錢急上馬急改規劃的「人禍」,如綿陽的香港援建學校 (見舊文《多財未必興邦),正是官員「起咗至算」的心態。

是次沿汶川的公路前行,亦驚見重建公路之規模,實在嚇人,四線雙程路,從都江堰到汶川縣城,近百公里,沿路遇山挖洞,遇水搭橋,完全避開滑坡,路橋工程大傑作。

汶川縣城附近,地震後重建的超級公路,休息區,幾乎無車,夠哂大。
問題是,深山中,行車稀少,是否真的要咁大條路?

四川省政府官員的大計,要從成都建高速公路,穿過靑海,直達新疆,打通中亞云云。不要被這些地名蒙混,打開地圖,這「宏圖」基本上打通半個中國,經過全世界最險要的高山峽谷,借「地震經濟」發圍,什麼都想得出。

而這種地震經濟思維下,四川深山,出現很多重污染工業,因要就地服務大型建設,亦造成嚴重污染問題。(見《震央追蜂人》裡的鋁廠污染事例。)


「地震經濟」,促成了深山裡的重污染工業,這是岷江畔的電解鋁廠

呂秉權兄說得好:災區不缺錢,只缺制度。(見今天蘋果日報)

這是我對賑災捐錢的態度:

1. 不應捐錢協助硬件重建:現今中國大陸,基建規模之大,你想像不到;而在你遠遠想像不到時,他們早已建成,有錢、有人,有技術,大把錢,大把機器,不用我們操心。捐錢建硬件,吃最大份的得益者,是政府官員、央企、工程界大財團。而這種超規格基建,往往能令蟻民拜服,反過來增加貪官的認受性。

2. 不應捐錢給政府及政府控制的「志願」組織,如中國紅十字會,由於運作封閉,制度不建全,不容外界監察,根本不能信任。

3. 據一些身在雅安地震現場的志願者朋友相告,今次災情遠不及汶川地震,災民所需物資,看來能於短期內解決,應急所需,大家可以不用太擔心。

4. 要捐錢的話,請捐給一些能信任、在地工作的志願組織,非主力硬件工程,而是協助軟件建設、協助基層自力更生、促進社區參與的項目。

5. 重看汶川地震,給予災區的援助,我看是太熱心,太多了,多到亂用、浪費。一節淡三墟,有錢要捐的話,可嘗試避開新聞熱點,中國大地,需要我們幫助的人,還有很多。

相關文章:
無論如何,錢是要捐的:假如上帝擲骰子 

2 comments:

  1. 每當睇到災民苦况的圖片,就想捐點錢幫幫人家。上次汶川地震港人捐咁多都唔知去左邊?有啲叫人捐錢就話,你唔好理佢去左邊啦,盡心啫。我啲錢都好辛苦揾呀,對方只好苦笑。每每唸到咁樣,始終條氣唔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