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5, 2013

人話稀缺的年代


有關陳方安生,我想起的,是她無時無刻的四萬笑容。回歸前夕,外國雜誌稱她「香港良心」(過譽了吧);本地左報,則一直叫她「民主阿婆」(今時今日,叫人「阿婆」幾乎是年齡歧視了)、還有「忽然民主」(感覺上確實有點忽然)

我說:你「忽然民主」喎。

「當然不是。」陳方安生說,當年做政務司司長,「不能下下出來講乜就講乜,睇睇我們言行,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我都不時企出來,例如捍衛港台…」

說起,我也記起。你曾經以政務司司長身份,講過容許法輪功租政府場地,站出來講過港台的編輯自主,反駁左派的攻擊。

當時只道是尋常,說這些話,是常識,我們曾經認為是理所當然,也不會時常記起說:「嘩,曾有一位高官站出來說過應說的話。」

如今,一片道德荒漠,特首高官躲在幕後,為免得罪主子,幾句人話也懶講;你當年說的話,實屬平常不過,原來已經是清泉,我忽然悲哀。

變了,從殖民地時代到特區的紅旗下,變了。

陳方安生:「最大的轉變是,以往為港英政府服務,非常重視做事要有一套制度,有規有矩、有板有眼、有節有理,由上至下,大家有一套清晰的核心價值,由上司至最低微的公務員,都會緊守這套核心價值。」

「這幾年間,今天市民對政府為何有這麼大的怨氣,很大程度是自從引進政治任命官員,特別是看到行政長官聘請什麼人作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今時今日,很多人都有一種印象,政府做事愈來愈無制度、無規矩,似乎政府喜歡怎樣就怎樣,不覺得要向市民問責和負責。而且在透明度上,也愈來愈閉門造車,政策朝令夕改,市民難免覺得社會缺乏公義……」

往日總是美好的,一個社會最大的悲劇,在只能從往日找尋慰藉,站於今天看不見將來。

陳太說往日的好,港英政府裡,她最深印象,是她遇到過的都是好上司,好榜樣:「正直,關心下屬,有承擔,個人品德,誠信,為下一輩豎立了非常好的典範。每一位上司都品格高尚……提攜下一輩,以身作則,不會講一套做一套;可以信賴,講果句就係果句……」

往日的美好,我不認識;今天令人難堪的高官,確實多的是。

陳太:「可是,現今很多公務員,特別是政務主任,究竟誰人是他們的典範?你看看我們某些局長!」

陳太最放不下,看來是當年董建華要推行問責制,也是她2001年提早退休的原因:

「我都花了一些時間,想說服當時的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唔好行這條路。我甚至同佢建議,如果你覺得有些公務員唔夠支持你,你可以在出面搵人入來……我們以往都試過。無需要將整個制度翻天覆地去改,可惜,說服不了董生,我當時面對一個困難,如果我留任,作為公務員,我無其他選擇,我一定要出去遊說市民,遊說公務員接受,我覺得呢一關過不到自己。」

「我永遠有一個選擇,提早退休,我從來無後悔。」

學老董話齋,「退下來是容易,留下來需要勇氣」,我就認識很多人,職場中急流勇退不難,難就難在不甘心,不是戀棧權位,而是不甘心看到一些能力差、品格有問題的人接任你的位置,於是不能退。

問:「看到有些人接任你的位置,竟然享有那些權力,有否不甘心?」

「不是不甘心。看到今時今日特區政府的言行,我感到非常痛心……眼見回歸十六年,為何政府弄得今時今日的田地?我們均覺得非常可惜。」

「……以往(公務員)總覺得有人會維護自己,為你說話;而不是有功領的時候,政治任命的官員就出來領取全部的功勞,一有行差踏錯時,卻會雞飛狗走不見,剩下公務員全力承擔。」

回歸十多年後,最大隱憂……

陳方安生:「今時今日的行政長官,似乎不認為自己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好好維護和捍衞一國兩制、捍衞法治和保護我們的人權自由。第二,有關民主的步伐,特首似乎會在這方面一拖再拖,直至拖到最後,便拿出一套絕對不民主的政改方案,這種取態似要告訴香港市民:就只有那麼多,你們這班人是否接受?不接受的話,就沒有其他了。

「委任局長,委任行政會議成員,你越來越感覺到,行政長官不是用人唯才,而是用人唯親。為何今時今日咁多人話,所有職位都由梁粉擔當,香港不是無人有能力有本事有承擔,越來越睇到趨勢,行政長官不喜歡聽逆耳說話,自己人好樂意聘用,但有些異見,絕不會受重用。我們社會是開放、多元化的社會,是我們能夠容忍、包容異見,百花齊放,才有今天香港的國際定位。」

重聽你的訪問,請讓我夢囈一回。

碼頭工人罷工,真的奇怪。當年的《共產黨宣言》,要把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今天的電台節目中,我聽到,現在的民建聯中人,竟然右過自由黨;現在的工聯會,無視國際工會運動。什麼馬列主義,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的理想早已煙消雲散,列寧的管治手段才是真章。列寧主義是什麼,就是專制管治:黨管軍隊、黨管傳媒、黨管組織。軍隊,早管得牢牢;香港的傳媒,黨正努力中;黨管組織,也就是今屆梁振英最大功勞,擴大問責制,增加自己友,抓緊人事任免架構,牢牢管好組織,列寧專權的精粹,在今天香港政府落地生根。當年借問責制擴權,乃早有部署,奪權大計的主菜。當年很多市民以為「問責制」後真的有官員「問責」,我們太天真,中伏了。

夢囈完畢。

最後,是人話,陳方安生的「人話」:

「好多人,眼見發生的事,他們不喜歡,但他們無奈……」

「……我一個人點,一把聲又點。」

「一把聲可以變成一百把、一千把、一萬把聲,不要輕估我們每一個人的力量。」

「沉默不能解決問題……我們每一個人要有勇氣,眼見發生的問題不對路,每個人都有責任挺身而出。」

這個年代,人話稀缺啊,就此打住。


***   ***   ***

香港電台《七百萬人的先鋒》陳方安生訪問錄音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