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9, 2013

祖國衰、香港一定衰?



本文27/7/2013刊於《明報》

「中國興,香港才能興;祖國衰、香港一定衰。」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對香港年輕學生說的話,從歷史經驗看,站不住腳。

興有時、衰有時,過去一世紀,祖國最「衰」的年代,論生靈塗炭,六十年代初大饑荒,亡靈三千八百萬,新華社前高級記者楊繼繩窮一生之力考證,寫《墓碑》指饑荒屬百分百人禍,源自大躍進的盲動與領導層的冷漠;論民族浩劫,文革十年,殘害道德人倫、摧毀文化承傳。那些年,哀慟悽愴,禍起蕭牆自作孽,無疑是民族最衰時。

香港之興,又是何時?特區政府抬出「家是香港」運動,念念不忘,主題曲也硬要插入幾句《獅子山下》歌詞;李源潮勉勵來自香港之青少年,也不忘引述《獅子山下》的一句:「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不朽名句從何寫起?數以百萬計大陸移民,五、六十年代爭相逃難到香港,成為香江人口基本盤、廉價勞動力;小學教科書有云:經濟起飛,始自輕工業與紡織業。紡織製衣業的大量人才與資本機械從何而來?當年絕大部分上海企業家見勢色不對,轉移陣地到香港,注入經濟起飛原動力。當然,國學大師錢穆也來了、一代宗師葉問也來了,他們也許還在深水埗桂林街相遇過。

那些年,祖國之衰,造就香港之興,舉國人才與錢財,集中香江彈丸之地。但一切不是必然,他們選擇香港,皆因在巨人之下,香港這塊異地有自由、有法治,於強權腳底,可喘息一會。

當年周恩來為香港訂下「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八字方針,皆因清楚明白,香港之「異」有其大用。五十年代韓戰禁運,香港成為走私基地突破國際封鎖;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香港成為全國人才資金避難所,悄悄孕育財富與經驗;改革開放之初,香港以百倍回饋,憑其資金、人才、管理、技術、運輸、與國際接軌之優勢,成為改革啟動力。香港與內地,是命運共同體,沒有誰欠了誰。

祖國大興,香港優勢自然遜色。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上海曾有短暫紙醉金迷之興旺日子,當年很多文人商家已不放香港於眼內;今天中國躍居世界第二經濟體,香港於各個城市排行榜逐步退縮,內地人也開始瞧不起香港格局太小。

歷史事實擺在眼前,無論國家順逆興衰,香港之價值,體現於以其獨有之長補神州之短;保持差異,才能於關鍵時刻發光發熱,是香港百年來的宿命。

今天之當政者,每每強調一國,事事趨向同質,從歷史經驗看並無好處,「一國」是不須爭辯的事實,「兩制」才是重點所在,珍惜香港制度之差異,堅守自由、法治與開放社會,才叫愛國愛港;當今的香港如一絲微塵,左右不了國家大局,但微小的力量,奮起捍衛既有的制度優勢,卻是綽綽有餘。
 
華爾街隻牛,上海超強特大版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可是香港已不是獨立在中國之外了
    你說的歷史完全沒有意義
    那不過是借外國人的光 才逃過那些災難
    哪裡是香港人有甚麼大能耐呢

    如果現在中國高層又想要文革 難道香港逃得過?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兩位都有 point.
      不過 如果現在中國高層又想要文革 香港逃得過也未可料。
      因為高層不是傻的,高層內鬥也有高層內鬥的規則。

      Delete
    2. >可是香港已不是獨立在中國之外了
      你說的歷史完全沒有意義

      邏輯呢?

      Delete
    3. 我估計陳生話香港已經回歸, 如果再有文革, 紅衛兵可能操過嚟香港, 或者香港本身就有紅衛兵四維走, 爭相邀功。

      不過, 我覺得未必。就算當年英治, 紅衛兵如果要來港亦可, 只是 "高層" 有節制。而根據南京條約, 香港係割讓, 97 年都收唔返。所以唔係中國政府收回香港, 係根據中英聯合聲明, 英國人放棄香港而由中國接收。Wishful thinking 普世價值嘅人, 好應該問下 BNO (HK) 英國人有乜價值。

      中國, 英國, 香港以至人類, 都係借來的穴空間, 借來的時間, 一萬年太久。但係今日唔理明日, 專門利已, 個人主義只爭朝夕, 道德 理性 全亡 亦唔係辦法。人類文明都係 在可見將來, 依據明文或不明文法規, 為可計算利益 以有限度的思量 作取捨處事。所以 一萬年真的太久, 以為有普世價值, 一定係以為人類全知全能, 真理可以長存。

      今日噏多咗係因為 正如區聞海醫生 博所講, 拾人牙慧的人太多。眼見有 d 明嘴 噏到精神分裂, 一時算帳 共產黨承認 1860年 不平等條約, 一時又算帳 強國霸權 自古向外侵略。又有 明嘴 噏話 愛國只係感情, 係情操; 既然係感情, 所以大家唔應該理佢愛佢阿媽, 定唔愛佢阿媽。因為愛係孝順, 唔愛係無感情, 旁人無得干涉。唉, 平常人會唔會理另一個平常人愛唔愛井倉空? 五倫三綱無咗, 做賊都啱格, 搵食噃, 大晒格。

      明嘴 噏得多, 連常識常理都唔理, 飄飄然自我感覺良好。

      Delete
  2. 無論國家順逆興衰,香港之價值,體現於以其獨有之長補神州之短;保持差異,才能於關鍵時刻發光發熱,是香港百年來的宿命。
    ^^
    不知何故 ,讀到這裡 ,似有感到阿區公子佢好像已經吶喊到聲嘶力竭 ,好 Desperate 的模樣兒 ........
    只道區公子他爺那一輩的香港人 ,中產階級 Established 了在此處的 ,不論出於何種 Reasons 也好 , 確是仍有心要 "捍衛乜乜、守護物物" 的 。
    但 Unfortunately , 最年青的那一 "Jum"香港人 , 當中有好多已經人心離散 ,稍為能夠 afford 得起去 run away & abandon this place 的話 , 都知 "唔走唔得" 了 。
    區公子要 "守" ,自己 "守" 飽佢好了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大多數青年人都不會或不能走離香港, 守護香港是為己也是為人.

      Delete
    2. -.-
      最喜歡開口埋口abandon this place、又愛鄙視守護香港的傢伙們,好像是以中年以上或即將退休的人為主吧。

      Delete
  3. 可能與本主題無關,不過見今天大公社評有些特別。借此報料,看大家睇法如何。

    http://news.takungpao.com.hk/hkol/topnews/2013-08/1802128.html

    特別在於,左報居然用"泛民人士",而不是“反對派”,提到佔中,也沒有強調犯法,甚至說"泛民人士"出發點都是實事求是和善意的。社評溫和得有點令人懷疑。不過相信是為了想說梁振英飯局有誠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