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14

余婆婆啟示錄:玄牝之門‧無知之幕

余婆婆用市井口吻說「西門論」,我想起政治哲學家羅爾斯的「無知之幕」。

立法會公聽會,自由黨新星李梓敬反對全民退休保障,認為自己的父母應該自己養,余婆婆反駁:「你肯定我哋就要人哋養喇,我哋要人養,你第日冇衰架啦?一路都咁好咁順利?第日或者你衰咗呢?跌落坑渠呢?喺坑渠拿飯食呢?會唔會呀?我總唔信你咁富貴,吓吓個天都保佑你咁好彩。」

最矚目是這句︰「你喺個閪門拉出嚟就係咁大架嗱?」(余婆婆發言,見主場新聞;有關全文退休保障之李梓敬發言見此。)

《道德經》有云︰「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牝」乃女性生殖器之文雅代名詞,比作萬物初始根源,從無至有,生生不息,自然是玄之又玄。

余婆婆說「玄牝之門」的意蘊,與羅爾斯的「無知之幕」,異曲同工,有近似之處,它叫我們想像,回到一種原初蒙昩的狀態,去思考什麼是社會公義。

在無知之幕中,或於玄牝之門「拉出來」之前,我們不知道自己此生此世將會面對的一切,我們不知道是否天賦異禀,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選擇了正確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身處的國家與時代。極度簡化而言,羅爾斯的「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就是叫人設想一下︰當你不知道自己的家庭背景與社會地位,不知道自己先天或後天的優勢,不知道身處社會的環境,你可能是下一個超級富豪李嘉誠(機會極微),或快餐店的洗碗工(相對機會較大)。這種環境下,如何理性選擇與衡量公平合理的社會制度與財富分配方式?

余婆婆「玄牝之門」論,提醒很多達官貴人富二三代,請容許我繼續演繹:我們今天擁有的一切,並非理所當然,一來有賴前人建樹,也因為生得逢時,也更可能是因為選對了父母,才得到這樣那樣的機會;論努力,很多人都有努力過,但努力是否得到合理回報,其實需要運氣。我們今天擁有的一切,沒有什麼是必然;今天的涼薄,小心他朝君體也相同。

玄牝之門、無知之幕,繼續引伸,也叫我們思考問題時,嘗試超脫自己,站在其他人的位置上,感受不同人的處境與成長,體諒別人的識見與限制。尤其面對弱勢者,更要「理從是處讓三分」。寬容,不單是對別人的寬容,也是對那位在玄牝之門內、不知今世何世而將受命運嘲弄的自己的寬容。

相關文章:

生殖器總是神奇的:IFC頂樓田野考察
還有一顆精子的故事︰受精卵與打噴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