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0, 2014

絕壁潮池

(花山記‧之四)

炎夏,晴雨不定,絕非遠足好季節。

太陽毒,會中暑;暴雨來,會畀雷劈;濕濕乾乾,個身會好臭,聞者動容。

看準潮汐漲退,月圓之日,大退潮之時,到海邊巖岸,自見新天地。

大潮月月有,但超低水位的時刻,冬季多在凌晨;只有夏季,幾個月合共十來天,能在日間遇上大退潮,適合巖岸綑遊,細看花山絕壁。

潮落時,巖岸難走之路,豁然開朗,有些岸邊,大水退時,險崖會露出坦途,秘境之門大開,就只在大退潮時的幾小時。這就是不懼暴雨驕陽,也要把握時機的理由。

花山巖岸,有最美的潮池。

潮水大退之時,巖岸的海蝕平台上,石隙留住海水,一個又一個潮池,映著天藍,凝望黃昏暗淡的雲采。

潮落時分,淹藏於巖壁潮間的小生命,一見天日;浪花稍歇,潮池難得一刻清靜。小池中,有珊瑚魚、海膽、海參、小海螺、花綠綠的蟹。





驚濤濁浪,讓牠們在小潮池中相遇,小生命也許曾經輕輕觸碰、也許相互廝纏,愛恨交織;也許相遇不相知,只是天涯過客。

潮落潮起,只是幾小時的光景,水漲浪高,淹沒灘頭;一瞬間,小生命各散東西,怒海飄浮,也許不再遇上。

只是一天半天,水又退,新的潮池,新的相遇。

潮池的秘密,很多人知道。

這天,花山岸邊,小舢舨趁大潮退靠岸,漁民把海膽、海參、海螺和花蟹一一檢走,好味。


(本文部分段落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及圖片版)

相關文章:
「潮池」概念源起,見舊文《在平淡的潮池》, 再說潮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