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14

秋後算帳澳門街


論盡媒體》六月號印刷版海報,六月初於香港Kubrick / TC2 café & workshop / Club 71有售

此文,乃希望為澳門的朋友打氣。數以萬計的澳門人上街,非常不容易,他們發聲,比香港人要付出更多,犧牲可能很大。

「省港澳」三地,「省」即省城廣州,往日稱「廣州城、香港地、澳門街」,「城」、「地」、「街」,代表著三地格局。香港比廣州小得多,只叫「香港地」;澳門更小,只能叫「街」。到今天,老一輩的澳門人自稱「澳門街」,不會說「澳門城」、「澳門地」。

往日的澳門,幾乎就只有三幾條大街,「小」的特色,是很難多元,聲音單一,也代表了容易被一群人壟斷,畀一幫人玩晒;也代表著,如果你敢持異議,出聲反對,你的路,很可能更難走。

在澳門待過一小段時間,很快就發現。澳門好細,落街容易撞到熟人,你的上司,原來是你小學同學;你個表妺,是同事的鄰居;老婆的同事,原來係你麻雀腳;姐夫個妹,原來係搵食對頭人;去飲茶,隔籬枱總會撞到熟人。總之,藤掕瓜瓜掕藤,癡癡呆呆坐埋一枱,總會拉到一些關係,某某總是某某個邊個個邊個。

好和諧好親切?也許有人會喜歡。但是,總覺得不自在。

在大城市,恩怨情仇,無見一年半載,大家就忘記,或眼不見為乾淨,或大隱隱於市,滾滾紅塵不會再遇上;但在澳門街,是是非非,閑言閑語,三姑六婆的八卦,就在一小盤水裡滾來滾去,若有政治「污點」,行差踏錯,來來去去那班人,講一世,記一世。

地方小,管治集團控制了議會、控制了媒體、控制了街坊組織、控制很多學校;雖然還有很多機構不直接受管控,但澳門有的是錢,政府透過撥款、資助、合作、批租、委任、私相授受等行為,也能主宰很多人的生計。加上地方小,各種招聘、合約、都要講人事、求通融。

這幾天,走出來振臂一呼,大方在鏡頭面前高聲反對的澳門人,每一步都不容易。他們面對的處境,比香港人更狹窄;他們面對秋後算帳的機會,比香港人參與社會運動高得多。畢竟,香港還有很多有實力的商業機構、很多公民團體、志願組織、大中小學、傳媒機構,仍有獨立思考,仍活於權貴掌控邊緣,反對者、抗爭者,仍有轉圜餘地、有地方喘息。

在一些香港人眼中,也許會奇怪,為何澳門人咁忍得?

在澳門,很多人的生計、或家人的生計,都受控於權貴集團的氣場下,只要他們喜歡,有勢力人士,立即算帳亦得,秋後算帳亦得,留住記錄都得。這些,澳門朋友們一清二楚,明知世途險惡,也奮起為尊嚴而戰,令人感動。

萬人上街,群情洶湧,在澳門,絕對難得。能令咁多澳門人不顧一切,甘願自陷險地,承受不可知的風險,正是崔世安這特首,上任以來的最大成就。

這群高官在想什麼,為何自肥至此,至自絕於人民?大概只有一個理由:在位太久,權力缺乏監督,徹底沖昏了頭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