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5, 2014

冰桶有火,兼評傳媒報道



圖片︰蘋果日報

電視裡,看到旅發局主席林建岳接受冰桶挑戰,又令人思潮作動,泛起陣陣漣漪。

他戴著冰帽,穿著雨衣(風衣?)接受挑戰,誠意欠缺了一點,但看來愛惜身體,深得保健之道,避寒氣攻心,那些成日叫人不要凍親的中醫,可以考慮搵佢做宣傳。

令我成個彈起的,是他藉冰桶挑戰放話,主流傳媒竟然不加質疑,當作新聞,幾十秒的寶貴大氣電波,就給他利用作宣傳︰

「藉這個機會與蘇局長說聲,我們旅遊業與零售業現在也是差不多進入一個「冰凍時期」,希望他可以幫幫我們零售業與旅遊業,讓大家都有一個機會。

「冰凍時期」?

講的,又是香港零售業銷售額,首季大幅下跌。

世上沒有永遠增長的行業,沒有必賺的生意,零售業旅遊業過去三數年大幅擴張,侵佔平民百姓的生活空間,零售業GDP的背後,滿街是藥房電器珠寶店(見舊文︰惡俗重災區)、小店窒息、商鋪種類單一化、通脹大升;而無牌賓館數目驚人,亦侵佔了舊區裡低下階層的住宿空間,令小單位租金飊升(見「三十會」新發布有關之「賓館研究」)。

再看看,這些所謂「差不多進入冰凍時期」的講法,是基於一個怎樣的背景。

以珠寶龍頭集團周大福為例,過去五年的營業額,有驚人增長(資料來源︰周大福珠寶集團年報,其中內地營業額佔整體52%-56%不等)︰

2010年度  229
2011年度  350
2012年度  566
2013年度  574
2014年度  774

所以,就算2014年首季珠寶業零售銷售額較去年同期大跌三成,只代表珠寶行業之「盛世」,回到一兩年前而已。高溫發燒後,稍為回落一丁點,如何「差不多進入冰凍時期」?至於本年六月的零售業總銷貨價值,較上年同月下跌6.9%,也只代表回到一兩年前的銷售額。

躍起之後,勢須落下;過剛則折,過圓則缺;其進既速,其敗也大。這些簡單道理,難道生意人不知道嗎?

如果這種「冰凍」,源自零售業老闆們「心雄」,以為有一個行業會以每年兩三成的增長發飊,投資過大,簽訂租約之租金過高;這種損失,與人無尤,為甚麼要藉冰桶挑戰,叫政府「幫幫我們零售業與旅遊業」;難道他們看不到,零售業的降溫,有機會給平民百姓喘一口氣嗎?而且,來港旅客數字根本沒有跌,上半年大陸旅客有近兩成的雙位數增長,只是旅客的消費模式改變而已。

好了,當你是業界代表,為業界哀鳴鳩嗚,那麼,一眾主流媒體的記者們,為何聞歌起舞,義無反顧地給他時間宣傳,引述這些片面的話,而且絕大部分沒有絲毫質疑?

此例,有多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冰桶挑戰盛行,淋冰之舉,處處皆是,為何要報道達官貴人們淋冰,而不多報道平凡百姓淋冰?

眾多傳播學者早已指出,新聞傳媒,常傾向把 “official-fact” 當作 “fact”,或 “self-validating fact”,即理所當然地把「官方訊息」當作「事實」,把官方消息當作不需查證、不需質疑的「真實」。這樣做,有其現實意義,因為一般而言,達官貴人,掌握錢權,他們的所作所為與政府行為,影響市民,故新聞傳媒偏重官方消息,無可厚非。

但是,如這次的「旅發局冰桶」,林建岳的話,甚偏頗、不全面,最多只代表業界聲音,而且訴求不合理,再說,「淋冰」行為日日發生,已不算新聞,為何還得主流傳媒厚愛?

好些主流媒體,不停強調自己客觀專業,平衡報道,那麼,如這種報道,傾向對達官貴人講的話不加質疑,選段照錄,這樣叫平衡嗎?

傳媒往往辯解,「林建岳說了話」這是事實;這種報道手法,不查證「A說的話」有多大意義,只忠實報道「A說的話」,「他說了話」無錯,是「事實」,至於他說的話有多真、有多大意義,就不深究,這種所謂「客觀」,實際上是利用「客觀化」手法 (objectification) ,逃避尋真之責任。

此一小小新聞,見微知著,一葉知秋,彰顯主流傳媒日常新聞的局限。「A說了話」,被傳媒視為「新聞事件」,即時剪輯,立即播出,慳水慳力;達官貴人說了甚麼,就「如實」報道甚麼,趕忙的工作,迫切的死線,不容細想;要細閱資料,查證真偽,或找人評論反駁,太花時間人力,可避則避。

在趕新聞的現實下,記者就算有天大理想,容易墜入「新聞規律」的囚籠,浸於其中,慢慢成為習慣,很難跳出來思索,這些新聞、究竟有何意義?我們會否成為權貴的幫兇而不自知。

而前綫記者,往往經驗甚淺,知識面不夠廣,不懂臨場「執生」,遇怪談歪理一時不察,不懂反問,也讓權貴們輕易過關。老套一句︰對權貴的話不加質疑,照單全收,人講乜記者就寫乜,記者未有做好本分,只是recorder,不是reporter

本人曾幾何時,也肯肯定當過權貴的幫兇,深感愧疚,但亦深明要從這種日常新聞規律中解脫,殊不容易。寫出來,不停點醒自己,是為贖罪,互勉之。

***   ***   ***

而這種報道的客觀效果,就是︰GDP崇拜考

相關文章︰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