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6, 2014

傘下這群暴徒



(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改寫版。)  



金鐘的那些日子,海富中心每到深夜,有一位結他歌手叫香蕉奶,自彈自唱,漸漸地,聚了一群人,每晚坐在梯級上,聽他溫婉的歌聲。(再聽聽他唱這首梁詠琪的Today》)

這群人,如果叫「暴徒」,真的丟盡「暴徒」的臉,污衊了「暴徒」的名字。

我在佔領區,遇過好些最善良、最溫柔、最堅定的人。75日,仍然只打爛了一塊玻璃;最強的武器,仍然是頭盔眼罩保鮮紙;有一人想執起磚頭,旁邊有十人阻止;暴徒狀甚威武,但是,龍和道「戰役」,幾十個警察,就可以沖散一千人,除下頭盔眼罩,他們都是普通的年輕人。

雨傘運動期間,反對者愛挑剔、愛標簽,說參與的人是「廢青」、「金毛飛」;還有「儍佬」、「易服男」和「流浪漢」云云。

一場全民運動,總會有各種奇人異士參與其中,懂得包容尊重的人,會明白「金毛」是一種選擇,「金毛飛」也可以爭民主,「無業」青年正好把握時間親身體驗;莫笑別人太瘋癲,人家也可能覺得你偏執儍戇,如果說街上有瘋子,你看看電視裡的大人物,誰比誰瘋,實在不敢說。

這些世俗眼光看來「不正常」的人,雖然只佔示威者絕少數,卻深得好些傳媒鍾愛,一有發現,如執到寶,大書特書,誣衊整場運動。

這個城市,很多人對「偏差」敏感,對「正常秩序」有莫名的執著。平日上下班,路上塞車一小時,習慣了,很正常,無怨言;佔領運動令塞車多塞十五分鐘,就要大發雷霆;建制派工會開記者會,找工人來哭訴佔領運動令他加班少了,生活艱難,這種工人要加班才夠餬口的「正常秩序」,竟然有工會認為是要捍衛的常態;也有很多人,開口閉口就罵立法會議員掟紙掟蕉成何體統,卻對立法會組成方式的不公平不公義,不聞不問,或視若無睹。

「日常」不等如「正常」,每天的規律,不一定合理;追求「有秩序」,也要問,秩序是誰人所訂。

***   ***   ***

相關文章︰

有關正常︰Ms Yu: 飛越瘋人院時代


3 comments:

  1. 看看警方公佈的數字, 無論如何也不能稱之為 " 和平 " 的表達訴求行動, 如果如佔領人士所指, 警方濫用暴力對付 " 和平 " 佔領人士的話, 又何致會令130名警員受傷, 難道這130名受傷警員是自殘 " 老屈 " 佔領人士不成?  警察配有防暴裝備, 都會有這麼多人受傷, 可見 " 戰況 " 激烈, 佔領人士亦不是省油的燈, 這 " 暴力 " 嘛, 還不是彼此彼此, 半斤八兩而已

    ReplyDelete
  2. 警方畢竟在佔領行動中拘捕了9百多人, 要搜集足夠證據提出起訴有大量的調查及文書工作要做, 何況這等人士可能有泛民黨團的超級大狀辯護律師團在背後撐腰, 起訴工作一定要做的紮實才能送上法庭, 予以入罪, 法庭對著這等人的超級大狀辯護律師團, 亦相對的會要求控方提出足夠的檢控理據, 市民應當給予足夠時間讓警方調查取證. 明白到並非如某些政治黨團人士所指, 警方是在拖延對被捕人士的調查起訴工作, 意在製造白色恐怖.

    ReplyDelete
  3. 在佔領區搭建障礙物堵塞道路人士, 構成障礙物的鐵馬, 竹枝, 卡板, 甚至路牌及垃圾筒, 都是私人物品甚或政府公物, 該等人士 " 取用 " 這等物品已構成偷竊罪行, 更遑論是垮區 " 取用 " 以車輛運送到佔領區, 亦構成有組織罪行, 相信市民在金鐘清場一役, 便在電子傳媒鏡頭看的一清二楚, 一車車的竹枝被運送到金鐘佔領區搭建障礙物 (恰巧在九龍區有人報案稱有竹枝被盜, 未知與此是否有關連),

    這等在佔領行動中發生, 涉及偷竊私人及政府公物構建障礙物的罪行, 警方應嚴加追究法律責任, 不能放任有人以 " 公民抗命 " , " 表達訴求 " 的借口除了佔據堵塞道路外, 還衍生偷竊罪行, 視法律如無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