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4, 2015

你係咪癲咗?




一個人最無恥的時候,就是出書的時候,怕書賣不好、怕出版社蝕錢、怕籌款籌得少,於是厚顏硬銷,面不紅耳不熱。接受訪問次數多了,其中常遇到的問題︰

「為何寫文章如此快如此多?」熟落的,多會加一句︰「你好似寫到癲咗!」

寫作靈感,需要環境與心態的配合,本人小願,是書寫荒謬。近日香港,空話、謊言、謬論太多;寫作是治療過程,抒發完畢,身心舒泰,精神健康;若然憤怨戾氣積壓內心,容易心理變態。

心念一動,即提筆記下,通常寫得又快又好又真,所花時間其實不多。一天裡,心境清明的時刻人人不同,自己習慣清早寫作,起床後,出外前,頭腦最清醒,用兩三小時記下所思所想;餘下的時間,能量下降,就轉做不需用腦的事。

題材何來?首先要收集自己感興趣的「知識原點」。知識原點,包括讀書讀報偶拾的一字一句、新穎觀點;旅途上、郊遊中的細微觀察;工作間的點滴,採訪與訪問時聽到的故事;新知舊雨的八卦趣聞、生活經驗;要盡可能體驗陌生而新奇的事物。

這些「知識原點」,多數雜亂、零散,要變成一個知識體系,需要學術理論的加持,不容易。但日常生活中,把握時政熱點,或觀察能觸動自己的微物,每增一個「原點」,自能與其他原點拉上關係,互為補足,互相引證聯繫,遂能拚發新觀點與有趣故事。久而久之,知識與觀點的交叠,有無限可能,你不需強逼自己去做,而是樂在其中,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於是,來到了常遇到的第二個問題︰「你寫《傘聚》,為誰而寫,獻給誰?」

這問題,倒沒認真想過,從來寫字,是為自己生命作記錄;文字,是未來的回憶、存活過的證據。

既與香港共存亡,雨傘運動,就是每個香港人不能逃避的大時代。如果真的要說獻給誰,我希望,寫給十年後、二十年後的香港人;到那時候,不管世局如何,《傘聚》這本個人的心情記錄,希望仍是有情有理;當人浮於事,記憶被移除,這本書,記住了抗命時代的開端,我城的一情一景,於願已足。

(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加長版。)  

***   ***   ***

書之自序︰雨傘下我們相聚

《傘聚》,各大書店有售,旺角銅鑼灣二樓書店,北角森記、誠品、天地、page one較易找到。太子 TC2 cafe & workshop 八折簽名本,尚餘少量。銅鑼灣的「大樹孩子生活館 亦有售。

《傘聚》一書的作者版稅,將會捐贈浸會大學的新聞系校友獎學金及傳理學院的獅子山下獎學金。「大樹孩子生活館」的賣書收益扣除成本後,亦將會捐贈此兩獎學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