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15

習慣了欠薪、看慣了荒謬

區家麟|絢麗荒涼 (30/1/2015刊於《信報》)



電台節目中,有亞視員工說,自覺似難民,但仍在工作,感覺平靜,似乎大家「習慣無糧出」了。

一家電視台,拖糧成為習慣,電費要遲交,一千萬牌照費也缺錢交,收了港超聯足球傳播費,不能履行合約。明明公司欠薪,變成股東很體恤「借錢員工渡難關」;員工本來是債主,卻變了債仔,還要簽借據,承諾借錢後要忠誠,若辭職要還錢;怪不得亞視不再拍劇,因為現實比劇本更荒誕。

員工自嘲似難民,這家電視台,對觀眾而言,也是一場災難。重播是政策,收視介乎零與一點之間,還要亂吹自家設計的收視調查說收視「四六開」;通訊局裁定主要投資者王征違反承諾管控亞視,甚至有人提供誤導文件企圖蒙混過關;連年蝕錢,商譽凋零,僵而不死,是奇迹,是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現象,真的天佑亞視。

對香港而言,亞視也是一場災難。普通一家公司,你自殘自毀做騎呢騷,與人無尤;普通一張報紙,你大鑼大鼓為權貴做打手,雖然有損報格,但香港有言論自由,也總算不妨礙他人;但是,亞視電視長年佔領寶貴的公共資源大氣電波,與無綫大致平分絕大部分頻譜,佔領茅廁不拉屎,罪大惡極,而它猶說自己是「香港良心」,吹捧「亞視精神」。

製圖︰立場新聞
一種無以名狀的滑稽,卻是那麼熟悉,亞視就是香港的寫照。


**劣勝優汰
我們曾經自詡香港有公平的遊戲規則,「優勝劣敗」,現在卻是「劣勝優汰」,講關係、講背景、講忠誠,講乖巧,成為香港的潛規則;從689到一哥,民望愈低、地位愈穩。很多機構,包括政府選局長、公職分餅仔、機構話事人,現在如何選人?它最怕你有主見、有想法,樂見你無堅持、無理念;只要你的技巧,不想你去思考,人云亦云,唯權是尚,就得恩寵;極端如亞視,無為而無不為,彰顯植物人的妙用,最少能佔領病床,扼殺其他人的生機。

**黑箱作業
黑箱作業,則是行政會議的戲碼。江湖傳聞,亞視不會死、不能死,政府會扭盡六壬,發臨時牌照,繼續為亞視插上心肺呼吸機,讓植物人半死不活,讓亞視繼續佔領大氣電波。到時,行政會議一句「集體負責」作擋箭牌,秘密決定,推翻通訊局建議,與民為敵,又不須解釋,一男子再建一功。

**鬥爭取代競爭
鬥爭思維,取代市場規律,財閥表忠,願意開開心心蝕大錢。亞視一副殘軀,無底深潭,精明的商人,視錢財如糞土,既知天朝佑亞視,已奪取的陣地,絕不放手,於是諸天神佛,齊齊入標玩鋪勁。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降臨香港。

**維護強勢
維護強者,政治制度如是,免費電視行業,更是路人皆見。亞視苟存,死不斷氣,對一台獨大的TVB而言,有甚麼對手比一個植物人更好?亞視好兄弟,助你阻擋對手進佔市場,提供虛無的所謂選擇,維持從不存在的競爭。在這個競爭真空期,TVB以J2頻道塑造年輕人口味,又有全港唯一免費24小時電視新聞台,鞏固主導地位。強者愈強,讓後來者望塵莫及,正是管治聯盟的大棋局。

全世界都知道,數碼傳輸技術一日千里,同樣的頻譜頻寬,可以容納更多數碼廣播頻道,亞視若早早歸去,空出來的頻譜,拿出來競投,價高者得,引入競爭,不是香港一直引以自豪的自由市場嗎?

現在,我們打開免費電視,來來去去TVB,已成為常態;免費電視行業無競爭,已成為常態;大台食花生,不思進取,也成為常態。員工習慣了拖糧,香港人習慣了荒謬,我們心情平靜,這一切來得那麼自然。

亞視彌留,讓我們看清楚劣勝優汰、黑箱作業、鬥爭主導、維護強勢的時代精神;觀眾的福祉、年輕人的創作練兵機會、香港的創意產業發展、自由市場的競爭,一切動聽的口號,皆屬笑話。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