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7, 2015

這些年的一切,都是華麗的浪費

(耳語系列之29)

勞師動眾,離地落地,2017,一定要得,得得得,得乜嘢?得到一份「參考材料」,多謝晒。


[耳語29.1︰特首選舉結果乃中央的「參考材料」]

我往日一向敬重佳叔,是日,他吃了大量誠實豆沙包,以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的身份,坦率而精簡地,把一向在枱底與暗角說的話,大大方方道出。

劉兆佳,香港的特首選舉結果,只是為中央任命時「提供參考材料」。

原來,所謂「普選」,是「真參考」,港人意願,是「參考資料」。

政改爭拗,延綿了好多年,原來我們在爭論一份「參考資料」如何寫。

如此這般,何須搞假選舉又守前門又守尾門又加高門檻,真普選又何妨?反正是一份參考資料,中央應該需要一份準確而真實的民意資料作參考吧?

[耳語29.2︰選舉要有「確定性」與「可預測性」]

劉兆佳說,本港特首選舉結果要有「確定性」和「可預測性」。他又誠實地說穿了,世上有兩種選舉,一種叫選舉,一種叫中國選舉。共產黨的選舉,要預先知道結果,你以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有不同,太天真。

如果在制訂基本法時,周南魯平就跑出來表白︰行政長官選舉是給中央的「參考資料」,選舉要有「確定性」;如果制訂基本法時,你告訴香港人,第四十五條還有很多「立法原意」未寫,三部曲只係寫住先,遲些多加兩部曲;如果制訂基本法時,開口閉口都是一國大晒,有全面管治權,有實則任命權,有最後決定權,幾多香港人會選擇留下?

當然,我們都明白,承諾這回事,只係一碟生菜。戾橫折曲基本法,總會有辦法。

[耳語29.3︰提名委員會實際上是以香港工商界為主]

,現在,再露骨一點都無妨︰「提名委員會實際上是以香港工商界為主,如果沒有提委會是不公平、不公正,因為工商界人士交很多稅,沒有提委會,工商界人士的選舉權亦只是與不交稅或交稅少的市民一樣。」

對社會的貢獻,為何以錢衡量?慈母照顧子女,沒有交稅,就無權?

究竟誰交稅多誰交稅少?以收入比例計,很多中產打工仔不懂逃稅避稅,交稅更多。

工商界錢從何來?各種投資、物業,資產增值,不用交稅;離岸公司一籮籮,合法避稅,又不用交稅。

再說,資本主義最令共產黨人艷羨之處︰有錢,就有權。

有錢,你可以靠遊學團招徠,誘導學生撐政改。

有錢,你可以找幾千人擺街站,蛇齋餅粽攻陷人心,籠絡選票。

有錢,你可以買起傳媒、抽起廣告、霸佔大氣電波、攻陷報章,潛移默化,暗渡陳倉;以老闆之名,換總編輯,用行政管理之權,驅逐良幣,削減資源,慢慢陰乾。

有錢,已經享有常人不可得之美妙生殺大權,為何還要給你篩選權,錦上添花?

[耳語29.4古往今來,世界上任何國家的中央政府都不可能允許與其對抗的人擔任地方行政首長?]

這一句,,一直以來,這句話有嚴重事實錯誤,卻很多人鸚鵡學舌。

由英美、日本、台灣,隨便看看,很多城市的首長、省長、州長、市長,就是由反對黨把持,同中央政府有異議,天不會塌下來。

這些年的一切,都是華麗的浪費。講來講去,論述從來沒有進步;三十年來甚麼政改甚麼諮詢甚麼討論,來來去去就是這句︰我大晒,你認命。

講完。

***   ***   ***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想信一些開明建制派從起初看見「一國兩制」, 「基本法」誕生,到今時今日變成隨意解讀,都會跌晒眼鏡,同我地一樣咁失望

    ReplyDelete
  2. 權力對於中共泥講,就等同有個鹹濕佬,同一個有漂亮面孔,魔鬼身材既靚女,困係個密室,個鹹濕佬唔強姦條女,真係對唔住上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