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2, 2015

九個詞彙看政改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1/6/2015 刊於《信報》)


事到如今,來到政改爭議埋單找數離場時,眾多辭彙,成就中國式創意邏輯,讓我們從新學習閱讀理解。

「真假」
「普選無所謂真假」,出自大學名譽教授級人馬,出自眾多有識之士的口,世道詭怪,以此為甚。具體選舉制度各師各法,無統一標準,同意;但真正的選舉,有公認的原則︰公平。不公平之選舉,謂之假、謂之偽;不公平又扮作公平,謂之詐、謂之騙。為何有群人上人有權先選,他們何德何能?如何體現公平?五百萬人都有票?是啊,北韓都有種東西叫選舉。

「標準」
詭辯之術,在模糊標準;沒有標準,就沒有對話基礎,不承認任何普世價值,只由我來定義中國特色。你說公義他也說公義,你講民主他有他的民主,你講選舉他有他定義選舉,你搞簽名他有「震撼」的簽名。抹去標準,就不須講理,泥漿摔角,扭作一團,血肉模糊,無理的一方,最少可聲稱打個平手;看官眼花繚亂,難分真偽,感覺厭煩,就正中下懷。

「商量」
有商有量有商有量,重複千百遍的口號,意思是,你有你商量,我有我決定。政黨政團商量,提出了一系列方案,最後選擇了最保守一方落墨,無修改空間、無討論餘地,然後說「有商有量」、「充分諮詢」。

「多方平台」
騙徒行騙的手法從未變過,一切只是權宜之計,過橋當然抽板,本來就是劇情一部分,承諾了的「多方平台」,等待大家遺忘,正如一切往日的承諾,無聲消逝。

「依法」
法律,我訂,我詮釋,我解釋,我掌握原意,解釋的詮釋也是我。法律字面看不出這樣的詮釋?不要緊,條文「蘊含」了全國人大的「權威理解」。基本法無寫的,不須修改,只須釋法;釋法無講的,不須解釋,因為「蘊含」了「理解」,這就是「依法」。我權威,你跪底。

「權威」
權威「一錘定音」、「不能撼動」、「不容挑戰」,你一挑戰,就是「死硬」「頑固」。所有姿態,原來是一場測試,一塊試金石,考驗你的忠誠度,量度你下跪的速度。

「愛國」
國是你家,我是你媽,為你選老婆是愛的表現。何謂愛,由我定義;愛要多深,你自己心知肚明。愛國是卑劣者的通行證,講完。

「長期有效」
一時說「袋住先」有得變,一時又說「長期有效」。温馨體諒地理解,「長期有效」的,是831框架,某年某月,方案細節或者可能有機會看心情小修小補。說穿了,就是叫大家樂觀地等待「變幻原是永恆」的世事規律降臨的一天。

「有誠意」
「中央與特區政府有誠意落實普選」恐怕是政改論辯中的最大謊言,有誠意,不會緊箍扼死,有心談,不會聲色俱厲;政府要取信於民,而非市民去取信政府,要人民爭相表忠去乞求真正一票。

選舉就是授權的過程,若然「含淚袋住先」,答應了,等同用你的選票授權,加冕這群人上人的特權,也等同認同以上一堆歪理,認同以假亂真,以後任人魚肉,抵死。

政改大直路,再無懸念,比試不在立法會政改投票日,而在漫長的輿論民心戰;比試也不在滾動民調有沒有黃金交叉大逆轉,而在區議會立法會選舉。抹黑、分化、撕裂、利誘、威嚇,正是治港大棋局的陰招;權貴們借勢叫陣,要泛民「票債票償」,才是真章。大變當前,討債的來了,就看香港的命數。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區生:
    標題應是「九個詞語看政改」,因為文內僅論及九個詞語。
    有關政改的眾多詞語,集合在一起,可總稱為「政改詞彙」;其中有單詞,也有短語,可統稱為「詞語」,但僅有九個,仍遠不足以稱為「詞彙」。
    「彙」,就是眾多同類事物的集合體。
    「詞」與「詞彙」的關係,猶如 word 與 vocabulary 的關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