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15

荒誕劇終,笑一日就夠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原刊於19/6/2015 刊於《信報》,此為更新加長版)


政改大結局,等埋發叔齊齊蝦碌,28:8這數字,永留史冊。政府議案只得8票支持,可能是歷史紀錄,政改三人組黑面有理,2017,真係得個桔。一台戲到最後關頭,本來是鑼鼓震天大龍鳯,變成玩雜技失手笑聲救地球。

聽說,政治的藝術,要把不可能變成可能,香港要有真普選,需要神蹟,而我從不相信神蹟。

基本法的制度設計,到後來僭建的「五部曲」,從一開始,就為真普選綁上死結,改革程序上,予各層既得利益者生殺大權;叫他們放下特權,自斷米路,捨棄享用多時的免費午餐,從來是天方夜譚。

戲要演下去,毀諾的最華麗方式,乃把假貨包裝成正貨,再殺氣騰騰推出「白皮書」、「831」,寸步不讓,積極推動對立,務求無彎轉。畸型的特權初選,操控出閘候選人,所謂「手中有票比無票好」,到時是梁振英加鍾樹根,兩位人中之龍,任君選擇,這就叫港式真普選,這樣的票,你要是不要。正常人,對真與偽,還會講原則;對尊嚴,還有點追求,最少還有一群堅定的香港人,不會餓狗搶屎,不會弄得自己冤崩爛臭,還陪笑感恩。

所以,否決早已無懸念,權貴精心撰寫的劇本,從來不想通過什麼政改,而是藉機把反對者打成少數;「少數人反對」、「五百萬人無票」、「票債票償」,是權貴公關戰的line to take,妄想講一萬次就變成真理,部署下一個戰場,就是區議會與立法會選舉大奪權。

無人期望神蹟,但世事真的有報應。機關算盡,結局關頭,導演臨場加戲,自信爆棚,怎料人仰馬翻,舞台倒冧,天花墜下,塵土飛揚中,只得8票,九流演員以後還要大聲疾呼「票債票償」、「點解你唔畀我投票」,就顯得太滑稽。

豬一樣的隊友,親手毀了精心泡製的劇本,中央震怒有理。這一群自信超班的建制精英,輕輕的我說聲「我們走了」,就以為同路人個個如順從的狗跟著離開,事出突然,無協調,無講清楚,也許不懂數冧把數到35,離開時無人「守尾門」數清楚會議廳有幾多人,離開後無留意會議廳繼續投票。

政改這台戲,以笑聲結束,總好過流血收場。喧鬧之間,近日一些細微小事,大壞規矩,似乎逃過了傳媒關注。

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自把自為,罕有不跟從薪酬趨勢調查,給公務員額外加薪0.5%,額外增九億開支,這九億不是一次過派出,而是成為公務員加薪基數,日後層層疊加。公務員加薪,理所當然,但早有既定機制可循;這屆政府,慷納稅人之慨,以公帑作武器,收買人心,禮樂崩壞,視既定機制如無物,額外增薪幅度隨意,無客觀準則,繼續有權盡用,不收歛、不客氣。

梁振英政府掛在口邊,以民生為要務,但是遲來的創科局撥款,卻硬要排在一眾公務員加薪、公屋免租、綜援生果金出三糧等議案之前,以民生作籌碼,逼使拉布議員忍手,有風駛盡艃,再開足馬力宣揚泛民議員與民為敵,不遺餘力,以政府強勢輿論激化民眾對立,鼓動草民之間的仇恨。所謂「民生政策」,淪為手段與注碼,議會之「政治化」醜態,莫過於此。

梁國雄議員謂有人「出一億」影響投票一事,長毛議員亂作數字,理應道歉認錯;但廉政公署反應神速,也令人訝異。廉署在沒有投訴人的情況下,主動發聲明,謂因公眾利益,立案調查。過往多次高官涉貪與濫用職權,也不見廉署如此主動快速。做法罕見,雙重標準,令人不得不懷疑,東廠之說,當是空穴來風,非無的放矢。

真正的領袖,振奮人心,團結人民;羸弱的頭目,只能抓緊撕裂的機會,分化人民,從中取利。只得689票,抓權已如此肆無忌憚,若日後有偽普選為其加冕,更會橫行無忌,不得了。

政爭連年,讓大家看清楚,是屆特區政府,確立「以鬥爭為綱」的管治路線,開動輿論機器,抹黑學生、批鬥學者、污蔑民意調查;惟恐港獨不夠熾熱,主動挑起話題,放火讓爭議燃燒,製造敵人,好讓自己地位穩固。

種種倒行逆施,荒唐歪理,亦輸掉一整代年輕人的心。梁振英任內,孕育了一群大噓國歌的足球迷;這種忿怨,並非任何外國勢力能夠煽動,非一時一刻就能鼓動。歷史的巧合,把中國隊與香港隊,置於世界盃同一分組內,球場上中國大戰香港,一國兩制的深刻矛盾將置於全國鎂光燈下,嘘自己國家,彰顯了回歸十八年的敗績,人心離散的現實,這就是「以鬥爭為綱」的必然結果,梁振英做到了。

等埋發叔的故事,笑一日就夠。後政改時代,掙扎的戰場,將會擴展至生活每一層面;這個雞犬豬狗昇天的時代,不須奢談大戰略大時局,能守住身邊僅有的淨土,已屬萬幸。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