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0, 2016

李波背後,非一般的綁匪



立場新聞製圖

一切按劇本進行,李波於被禁錮、失人身自由情況下,被拍攝影片,想叫停各界聲援遊行。

李波妻子不能暢所欲言,因為人還在他們手裏;按見慣的劇情發展,縱使有朝一日,李波回到香港,不會也不能說真話,因為還有四位同事兼朋友在他們手上;縱使有朝一日,四位同事兼朋友獲自由了,他們也不能說真話,因為他們還有家人在內地。

他們面對的,是一群非一般綁匪。

這群綁匪,能耐超凡,能跨國跨境於泰國、香港、深圳活動,能「用自己的方式」帶人越境「偷渡」,能叫受害者家人銷案;能安排受害者寫信寫電郵拍影片,而能幹的香港警察與大陸公安,竟然不懂勾線追蹤,擄人者三番四次暴露線索,警察竟還未上門追捕拉人,公安收的大筆維穩費是用來做甚麼的,或者,應該這樣問,收了維穩費的,是公安,還是綁匪,還是愛國的黑社會?。

這群綁匪的行為,全球關注了,中國官方,堅決不吭一聲,不澄清。

綁匪們知道,現在說甚麼都難以服眾,任何單位,都不能承認(因為自打嘴巴毀一國兩制),也不能否認(因為事實已很清楚),唯有李波自己說的話,才能繼續瞞騙某些不明真相的群眾。

李波新一封信,劈頭第一段,就質疑為何要遊行。如果這封信反映了甚麼,那就是李波寫信時站在他背後的人的擔心。

「不管你們出於什麼目的,要(妄?)想從中得到什麼利益……」這樣「唯目的論」、「唯利益論」的語調,是多麼的熟悉。

李波信裏說︰「你們的行為已經嚴重干擾了我和我家人的日常生活,使我們遭到很大壓力,心力交瘁。這樣的氛圍下,我還怎麼回香港?」

為何這是不能回香港的理由?是的,息事寧人,才可以解決問題,才可以回家,又是熟悉的語調。

李波最後說,不要再做文章,「這才是對我真正的關懷」。

親「強力部門」人士,最初砌辭「未搞清楚事件前不要下判斷」,事件越來越清晰了,又說「他們犯法,犯法就要拉」,但遭駁斥於法無據,跨境辦案侵奪香港司法管轄權;下一輪砌辭,必然是「為了李波好,大家不要評論不要遊行」,等於以李波的人身安全作籌碼,威脅大家收口。

於此,要對李波說聲不好意思,你的安危,老實說,旁人擔心不來。息事寧人是否有好結果?未必,你看書店另外四友,失蹤已近兩個月,當天無聲無息沒多少人關心,不見得綁匪就此停手;搞大件事又是否幫倒忙?也未必,綁匪的心情,很難觸摸,你懂的。

然而,我們更關心,是香港的一國兩制與司法管轄權,我們關心甚麼人如此霸道橫行、目無法紀;我們關心,香港警察為何不敢越雷池半步,不敢做真正硬漢子;我們關心,何方綁匪能令人被失蹤被寫信被嫖妓被報平安;我們關心,香港權貴們的歪理,每天荒謬無極限;我們關心,珍貴的出版自由,還剩多少餘溫。

我相信,李波清楚知道,李波案,已不是李波一個人的事,只是,站在他後面監視他寫信的人,不想知道。

***   ***   ***

相關文章,有大量前科,以前無人揭露︰


4 comments:

  1. 老老實實,中共為乜捉李波,不是重點。中共在香港非法擄人才是問題重點!即使李波在內地殺了一百人逃往香港,你中共也應經香港警方去輯捕,而非私自強行擄走。這是基本法最重要安定民心的一環,如今形同虛設,共產黨最高領導人白紙黑字簽的承諾完全不算數。我估每個港人都心諗「今日是越境擄人,它日是什麼?」共產黨跟其他國家簽的條約,基本上也是癈紙一張!國際若信中共會履行所簽公約,簡直是白痴,香港有板你睇。

    ReplyDelete
  2. 任何法律,都不能有[特殊例外情形],法律不外人情之斟酌權,在刑罰之輕重,不在程序。例如激進派衝擊立法會大樓,即使為[阻止惡法通過],也是違法也是錯要受法律制裁!同等理由,中共不能以[特殊國家需要]而越法,這[有道理可凌駕法律]之門一開,任何人做任何事都可變[有理]!這,就是帝制人治社會。

    ReplyDelete
  3. 中國政治無異滿清體制,維穩是為維護自己脆弱的統治基礎。人民禁聲當順民,在有飯吃食忍氣吞聲,但...沒飯吃的時代即將到來...中共必須還政於民,好好讀自己的憲法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