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9, 2016

借來的時間,悠長假期的盡頭


 「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有關香港宿命,此句歷久不衰,

翻查出處,1968年,長駐東亞與香港的澳洲籍記者Richard Hughes,曾以此為書名,書寫香港。不過,「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不是他原創,Hughes在書中特別鳴謝,此句出自韓素音1959年於《生活雜誌》(Life Magazine)發表的一篇文章:

「擠於強敵狗咬狗骨之爭鬥中,只有寸土之香港竟能與之共存,原因令人困惑費解,但香港成功了,就在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英文原文:‘Squeezed between giant antagonists crunching huge bones of contention, Hong Kong has achieved within its own narrow territories a co-existence which is baffling, infuriating, incomprehensible, and works splendidly – on borrowed time in a borrowed place.’ ) 不過韓素音提到,此句也非她原創,乃源自一位旅居香港,叫  Tom Wu 的上海商人。

香港從來都在夾縫中,當年逃難到香港的上海資本家,亂離中,洞察香港特質,感觸一句,能夠流傳久遠,成為香江名句,正因為有共鳴,說到每個人心坎。

想不到,九七前如是,九七後原來無變。對很多香港人而言,地方仍然不是自己的;港人治港,只是空中樓閣,只是西環亂港。最莫名其妙,乃號稱愛國愛港的西環紅人原來持英國護照,選立法會主席,到最後一刻才肯放棄英籍。不是說「香港是我家」嗎?口裏說愛,護照卻很誠實。捨不得捨不得,這幫人,始終覺得自己是過客,攀位再高,心裏永遠不踏實。

然後,幾句小學雞誓詞,梁振英一幫把握最後機會,為了顯示愛國忠誠,借「辱華」悲憤,大動干戈,挑起亂局,豪賭一場,司法覆核禁制令出齊,行政干預立法,行政逼令司法,摧毀三權分立,已不只是三權合作,這叫唯我獨尊。

喧鬧中,大家不能忽略  TVB 管理層新發展,黎瑞剛獲委任為副主席,是  TVB 赤化的里程碑。黎瑞剛何許人?他曾任上海市委副秘書長,是黨員;由高官搖身一變成為傳媒大亨,資本來源,背後就是國務院;黎瑞剛何只與官方關係密切,他就是官方。舞台已搭好,一切只待吹雞;請大家好好珍惜自由的空氣,如果還有。

中大亞太研究所調查,有近四成香港人謂如有機會希望移民,當中一成人正付諸實行。折騰數十年,對很多人而言,香港始終不是安身立命的家,仍是暫借的土壤。

時間,借了百多年,再多借五十年,也許沒有五十年,悠長假期隨時終結;留下來的,眼見荒謬成為常態,抽水也開始麻木,就在一片不確定中,迷途。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