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8, 2017

二十年,係咁架啦

中區的「七一藝術」,「全球最大紙紥花燈」。(Photo courtesy of P H Yang Photography | phyang.org
楊必興攝影 | phyang.org 提供)
帶內地朋友坐電車看夜景,途經港島東一帶,行人天橋滿是慶回歸燈飾。

朋友問:「為何你們的燈飾那麼醜?比內地的還要醜!」

這點我不得不承認,地區層面的慶回歸燈飾,公式化、品味離奇、色彩配搭醜,無驚喜,但那些慘綠色閃燈,卻有驚嚇;一眼看得出,無心思、走過場、濫竽充數,中區的巨型紙紥,賣點就是聲稱要破健力士乜乜乜世界紀錄,外觀而言,已是驚嚇度較低的裝飾。香港的區議會美學,十八區地標雕塑影響市容,大家早已領教過。學黃子華話齋:「係咁架啦!」

二十年來,香港人學會了一句:係咁架啦!

劉曉波末期肝癌,悲憤的,來來去去那班人;大部分人無乜反應:係咁架啦!

林鄭月娥接受外媒訪問,被問到銅鑼灣書店事件,謂「不宜質疑  (challenge) 在內地發生的事。」言下之意,又是這句:係咁架啦!

強力部門跨境執法,不要質疑;違反承諾干預自治,不要質疑;西環權貴安插官員,不要質疑。係咁架啦!

問責制搞了十幾年,今天還在慨嘆香港缺乏政治人才,新班底年齡創新高。雞犬升天,奴才得飽食,有理想有抱負有識見之士,敬而遠之,劣勝優汰的生態,係咁架啦!

輸了選舉的人會坐上政府高位;警察工作,原來要避免訪港領導人尷尬 (然後唔認)。識時務者,更要學會欣賞國家的「進步」,如強力部門跨境追捕給曝光了,是因為「社會好透明」;劉曉波陷冤獄被折磨至末期肝癌,社論竟然可以引伸至中共對待異見者「確有一點趨向寬鬆的跡象」。指鹿為馬,混淆視聽,歪理胡言變成特區新產業,係咁架啦!

外國政要,以親民取悅大眾;本國政要,以震懾彰顯威嚴,要人「敬畏」。上天下海嚴密佈防,警戒線千丈遠,巨型水馬阻擋視線。街頭橫額,只能讓領導人看見讚歌,不能看見批評、不能聽到怒吼。

七月一日,有兩件事情,乃最大失敗,二十年前萬萬想不到:一,二十年了,人心不歸,每年回歸日,就是遊行日,早上慶典紅彤彤,下午遊行黑壓壓,領導人在回歸日,不敢久留,眼不見為乾淨。

二十年了,保安規模愈加驚人,本來應該歡歡喜喜,卻是警察空巷、水馬圍城,嚴密防備人民,擦亮玻璃心,免在高位者尷尬。

有這樣的一個體制,你只能愛,不能質疑。有這樣的一個中國夢,美夢中,你有歌頌政府的自由,沒有質疑政府的自由;你有吃喝玩樂賺錢的自由,沒有憲法第三十五條列明的公民權利與自由。

二十年了,只有硬道理,沒有軟實力,鼓勵享樂掙錢,主力馴養人民,人人不敢不愛國。

二十年了,聽說香港人不夠愛國。而今問題在,當國與黨與整個體制已完美融合,你如何去愛這國。愛,也需要搞清楚,你愛的是甚麼。

叫人愛國的人也請明白,有因必有果,係咁架啦。

***   ***   ***

(本文文字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改寫版)

相關文章:
香港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