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0, 2017

當劉曉波被碾成粉末

(Memorial of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Prague)
這時候,請大家重讀共產黨視為洪水猛獸的《零八憲章》,幾頁紙,如何「觸動底線」罪大惡極,要置劉曉波於死地

《零八憲章》提倡自由、人權、平等、民主,直指「黨天下」,「執政黨壟斷了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道出事實,就是觸動底線。

「有法律而無法治,有憲法而無憲政」,《憲章》敢於指出共產黨的承諾已經變形走樣,罪大惡極。

《憲章》提議修改憲法,使憲法成為真正的人權保證書及公共權力的許可狀」。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經過大大小小七次修改,我修憲就是偉大光明正確,你談談修憲就是叛逆顛覆超錯。

《憲章》要求分權制衡,防止行政權力過分擴張立法確立民主直選;要求司法獨立開放報禁。觸動獨裁操控的根本,十惡不赦。

劉曉波更把知識分子組織起來發聲,組織社會的力量只能由掌權者壟斷,劉曉波敢冒天朝之大諱,更是不可饒恕,領頭人要拿下祭旗。

《憲章》要求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杜以言入罪;結果,掌權者完美示範以言入罪,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之名,殘害忠良,株連至親,碾碎敢言者。

時日無多,劉曉波的生命,已踏入末期的終結,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犯人出國就醫問題上,「無所謂先例」。事實上,找美國德國醫生會診,也沒有「先例」,你又做?在病人病房長設閉路電視監控錄影又錄音,然後幾星期的錄影片段只選擇幾十秒匿名公開,難道又有「先例」?一間醫院,不停詳細公布「犯人」病情,又脅逼家屬同意病情讚賞醫護,又是甚麼「先例」?外交部發言人又說:中國是法治國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心怯的政權,一切動作,只為圖脫謀殺的罪名,從公布劉曉波接受治療的監獄片段開始,就是為了告訴世人,劉曉波是乙肝帶菌者,想洗脫罪責,暗示「與我無關」。問題是,全中國大約有十分一人是乙肝帶菌者,帶菌不一定病發,病發不一定惡化,惡化如此急促,很可能受食物與環境影響;把劉曉波慢性及軟性折磨至死,完美的獨裁,提升至新境界。

一切「先例」,只為了掩飾罪行、脫避罪責、誤導國人,不讓劉曉波得享最後一丁點說話的自由。從劉曉波在法庭上的最後自辯,到臨終病榻的最後一息,獨裁者不允許劉曉波發聲,不容任何論辯,因為嗜權者知道,自己的理據都經不起考驗。

1977年,以詩人學者哈維爾等人為首的捷克斯洛伐克公民社會與知識分子,發表《七七憲章》;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捷克共產黨和平交出權力,哈維爾成為捷克總統,史稱「天鵝絨革命」,取其順滑如絨、不流一滴血的權力轉移之意。

2008年,以詩人學者劉曉波為首的中國公民社會與知識分子,發表《零八憲章》,劉曉波從此失去自由;2017年,劉曉波在幽禁中倒下,愛國者以身殉道,被碾成粉末;愛國賊歌舞昇平,無知無覺。

你信人死如燈滅嗎?我相信,劉曉波的燈,不會滅。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