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 2017

當遇上激流暗湧



(激流暗湧喻《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之五》)

大海中奮力泅泳時,小艇靠近,船家大喊:「不要游了,有湧,你回不了大船!」

爬上小艇,問船家:你怎樣看得出海流暗湧?

以為他旁觀者清,看見我一路游一路被海流推得更遠,船家指着遠處的遊艇說:「下錨的船,船頭迎風,就知風向,再看看海面波紋,就知道今天風向同水流一樣。」

今個夏天,我在香港旅行,酷暑遠足會中暑,只宜落海玩水。租船到西貢外島,沿海岸邊而行,遇高崖海洞,則全副助浮裝備跳水泳渡,登上荒島嶼排,這種玩意,叫「泳綑」。



泳渡岬角,常遇海有暗湧


在海灣兩岬,或島嶼之間游泳,往往遇上暗湧而不自知,苦苦泅水,花盡時間精力,卻原地踏步,甚至不進反退;曾見過同行人處身急流卻不自知,知道了,亦不知如何應對,節奏大亂,筋疲力竭,沮喪無比,一切雄心皆磨滅殆盡。

職場也一樣,記者投訴,被即時新聞大潮淹沒,每一秒都是死線,管理層加開生產線,製作有人贊助的軟性節目,忽略嚴肅深入的新聞,好些同業慨嘆有自由卻無自主,大勢難擋,有如處身激流暗湧,心力交瘁時無暇思考,權貴說話照單全收,無力質疑,結果,不用赤裸審查,亦有審查之實效。教育界朋友投訴,行政文書事務繁重,又要加開補習班追逐應試技巧,工作重擔中,迷失教育本業,基本法課程壓下來,亦無暇細想,紅色教材照單全收。

大海裡的急流暗湧,似是不可抗力,例如新聞界的即時新聞追逐戰、為求生存追逐利潤等,似是天經地義;又如教育改革為老師帶來繁重壓力,或教導學生應試技巧,難道不做嗎?

急流暗湧,真的無法抵禦嗎?不,有經驗者都知道,暗湧中前行,向目的地邁進,你可以選擇在海中礁石稍歇;或選擇近岸水流較緩處泅泳;有攀爬技巧者,可選擇不落水,沿岸綑行。

綑邊同行朋友說,帶隊的「大佬」不會置我們不理,大海有暗湧,會派小艇接我們呀!

是的,若有多一點資源,好的「大佬」,可以僱用小艇拯救你,協助行事,送你到目的地。

而今問題在,那些資源操控者,即是「大佬」,往往冷眼旁觀,明明有艇可以出動,令各位有志者不須在大海中掙扎,卻選擇不作為,並理直氣壯告訴大家:大勢如此!

這些「大佬」,甚至愛聘用經驗淺者,不懂爬石不擅泳,又不提供訓練,讓他們在急流中自生自滅。

掌權者借勢而行,有艇不用,卻推說大勢難擋,洪流難敵,稱之為「不作為的作為」,不論其企圖,結果就是耗費你心力、磨滅你意志、閹割創造力與批判力,操控更方便。

無疑,一些小機構小媒體,資源人手確不足,大勢難抵;但在暗湧見死不救者,往往是資源豐足的大機構。

這種權術,境界高超。

***   ***   ***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二樓書店有售,TC2 Cafe 有特價簽名本。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版)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之一] 新聞審查新境界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之二] 新聞審查二十道陰影,附目錄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之三] 下一站天國 (新書自序)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之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