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5, 2017

《逆權司機》與殺無赦


 《逆權司機》,大家都忍不住要談。這一幕,好像還未有人寫過。

[劇透,劇透,嚴重劇透,但無所謂啦]

故事尾聲,的士司機金四福,載着德國記者Peter寶貴的軍人屠城片段,抄山間小路離開光州,真相就在他們手上,準備向全世界發放。他們遇上軍人路障。

無路可走,呢次死硬。

軍人知道要找外國人,知道要截漢城車牌的士;他們搜車,攝影器材早已收起,找不到什麼。金四福得光州司機襄助,換了一個光州的士車牌避開耳目,其中一個高級軍官搜尾箱,雜物裏,看到一個漢城的士車牌。

金四福與Peter呆住,那無名字的軍官,頓了一頓,關上車尾箱,叫他們可以走。

其他軍人反對,高級軍官力排眾議,說無問題,叫二人走。

*

每個人,處身於龐大的體制之中,常覺身不由己,無處著力,有如一口螺絲釘。不過,每個人,都可以做一口有思想的螺絲釘 (龍應台語),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為世界多添正義,減少瘋狂,保住真相

軍人是軍人,但也是公民;下屬要服從上級指令,但服從有很多方式。東德士兵循命要向攀過柏林圍牆的市民開槍,槍可以開,但槍口可以高三分。要開槍,但無規定要射中。

軍人警察及執法機構,服務人民,不是服務任何權貴政黨既得利益者。

無乜嘢,只不過想起了那位在全球各地執葉聲言殺無赦的律師,還有在台上一殺再殺的金毛飛大哥大。

一直以來,網上言論說聲「炸迪迪尼」、「燒波衫」、「準備好掟磚掟炸彈」,警察都嚴肅處理,強調網上發言也等同現實中發言,就算以後無落案控告,都高調拉人調查,以起阻嚇作用。

一個星期了,警察對「殺無赦」言論,仍然無動於中;律師會對「執業」的虛假聲明亦無反應。

也許,政府高層猜不透阿爺旨意,不敢處理這群勇武極右戰狼建制派,但各位維護法紀的警務人員,又豈能視若無睹,規程、先例俱在,儆惡懲奸的警察,又怎會容許自己做事雙重標準,龍門任搬

《逆權司機》故事中,那位軍官抗命而成就了公義與真相;香港的故事中,警官們不用抗命,只須跟慣例,楂正嚟做,做本來就要就做的事,沒有需要猶豫的地方。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