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0, 2017

瞇埋眼就睇唔到

[立場新聞圖片]
基本法研討會大龍鳳,教育局發通告予辦學團體,「邀請」學校向學生直播,並設回條,要求學校表態。

局長說:完全沒有施壓成分,學校可自行安排。

想起十九大閉幕大會一景,習近平同志要把「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習同志說「不同意的請舉手」;台下代表們鴉雀無聲,無人反對;二千幾人不舉,完全自願,完全沒有施壓成分。信不信由你。

教育問題千頭萬緒,咁多嘢唔搞,擦鞋就擦唔切。教育局為學校老師添煩添亂,要求學生觀看未必明瞭又未經剪裁的直播,浪費學生寶貴時間,罪大惡極,這叫專業失格、不務正業。

然後,林鄭還要加一句:無嘢可以強制,瞇埋眼就睇唔到!

政府廣告有云,被人侵犯時,要大聲嗌唔好,林鄭而家叫大家「瞇埋眼就睇唔到」。

,違反基本法第22條,一眾權貴,瞇埋眼就睇唔到。

一地兩檢,不惜扭曲基本法,都要讓高鐵直插市區。政府宣傳之伎,一直就是捉緊小市民圖方便的心理。為了一丁點快捷,「創意」用到了法律上,發明了「中央授權特區自削權力」的天才詮釋,道理說不通嗎?瞇埋眼就睇唔到。

積極沉醉「習近平新時代」,言必強國崛起民族自豪,陰暗黑幕掩埋地洞看不到,一人獨斷唯我獨尊,瞇埋眼就睇唔到。

只見高鐵飛速快感,享受吃喝玩樂的自由,只求豐衣足食,肚滿腸肥是正道;言論自由跌進深淵,法治建設大倒退,歌功頌德拍馬屁者得食,瞇埋眼就睇唔到。

睜大眼講大話,瞇埋眼就睇唔到,正是新時代精神。

***   ***   ***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香港特區小市長

Saturday, October 28, 2017

大殺傷力武器


倫敦一家左翼小書店外,大大隻字寫着 books are weapons’。我平日花錢最多,就是買這類武器。

每次旅程終結,只是認識一個地方的開始,帶回來一堆書,有當地歷史地理,有新出版讀物,佔領了書架,等待閱讀,卻苦無時間。

還未計算一大堆未開封的《經濟學人》、臉書裏儲起來等待閱讀的有趣文章、大學與坊間眾多精采講座;只覺人生苦短,學海無涯,更無處是岸。

家中還一大叠未讀的《明報》,新聞雖然已變舊聞,總想速讀一遍又無暇一顧;結果,舊報紙日積月累,恐怕有天會爬出一條蟲。

是日,要感謝習近平同志。

在北京採訪的《明報》記者,千辛萬苦找來新出版習近平的《論述摘編》,當中提到習同志多年前已提出「一個政權的瓦解往往是從思想領域開始的,政治動盪、政權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思想演化是個長期過程。思想防線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就很難守住……」所以習同志在黨大會報告,要牢牢掌握思意識形態工作,「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全黨」。互聯網成為「意識形態安全」的主戰場;輿論導向、操控思想、殺滅異己,當然絕不手軟。

習同志提醒大家要好好學習,「思想」正是大殺傷力武器。

好了,黨大會已開完,傳說中的網絡大封鎖、VPN也不能用,只因黨要開會,黨玩你一時,不會玩你一世,云云。有誰可以告訴我,黨現在有沒有大發慈悲,網開一面,讓你上whatsappVPN了?

現代國家的特質,正是壟斷武裝力量;槍炮是武器,思想也具有大殺傷力,更要牢牢掌控。習近平新時代,黨管一切,一方面縱容酒池肉林,麻醉思想;一方面宣揚民族復興,全民亢奮;一方面壟斷訊息力量,灌輸思想。軟硬兼施,既明亦暗,牢牢掌握你的腦袋。

電影《V煞》有句名言:「理念不怕子彈」。其實理念就是子彈,書本就是武器。我等手空空無一物,這時勢,只能牢牢掌握手上的大殺傷力武器,用思想武裝自己,不能讓意志磨滅,莫忘初心,好好瞭解習同志的真知灼見:政權的瓦解往往是從思想領域開始。

***   ***   ***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October 23, 2017

好打得

[製圖:立場新聞]
見微知著又一例。

特首林鄭月娥被問到將在香港生效並本地立法的《國歌法》有無追溯期,堂堂特首竟然謂「一般香港立法工作,不是很多有追溯期,但不是完全無」,並舉印花稅作例子,謂法例可以有追溯力。

眾多法律專家已指出,刑事案件沒有追溯力,人權法寫得清晰,也是法治的基本原則,否則,明天可以立法追溯你昨天的行為、拉你坐監,豈非不公不義、天下大亂?奇怪的是,林鄭月娥於無爭議之處,卻表達含糊。

原因可能有幾個,一,是她真的不知道。然而,號稱「好打得」、官場打滾四十年,熟悉政策細節、擅於統籌、了解法規運作的林鄭,竟然不知道刑事法律無追溯力的根本原則,太不可思議。

第二個可能,是一時失神,引錯例子。然而,口才好、表達能力高、說話精打細算的林鄭,若然真的說錯話,受各方質疑,理應立即澄清,以正視聽,但她沒有。

也有可能,是恐防把「無追溯力」說出口令人於法例生效前肆無忌憚,也許林鄭還未摸清人大常委會否要求《國歌法》有追溯力,或是恐防講清楚原則有愛國愛黨者不高興。結果,顧忌千萬重,她選擇混淆視聽,留有後著,避免明天的娥打倒昨日的娥。

道出事實,說一遍大家都認同的平常道理,這時勢,就是難。習近平同志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演說中,有一句「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黨說法治就是法治,黨中央要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身為香港小小小市長,豈不能謹小慎微。

對謊話鼓掌讚頌,對毀諾視若無睹,卻無勇氣吐句真話。最近常聞「底氣」二字,香港的「底氣」,就是如此一點一滴消失。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Tuesday, October 17, 2017

香港特區小市長

[圖片:政府新聞處]
記者面對官員,有一種責任叫監督政府,主要工作就是問好問題,指出關節點;不過,與記者行家談起,一個新政府剛上場,往往是最難「監督」的時候;記者會與專訪等場合,傳媒較少質疑,無形中成為宣傳政策的傳聲筒。

理由很簡單,一切新政策皆在起步,新官上任顯得滿腔熱誠,紙上的創科鴻圖、新房策大計,說得動聽,但細節未有,林鄭月娥更擅於迴避爭議點,搶地爭議交付委員會、補地價優惠鼓勵公私營合作建首置上車盤亦按下不表,繼續研究研究。新官上任政策剛宣布,若非有重大漏洞缺失,難以找到質疑點。所謂「蜜月期」,並非真的同你親,只因尚待觀察,讓子彈飛而已。

況且,庫房長年水浸,香港已出現「結構性盈餘」;坐擁萬億儲備而不用作收買人心,是天下間第一蠢事,林鄭月娥不蠢。

開倉派米,籠絡人心,屢試不爽。觀鄰埠澳門,如何用得完龐大賭稅已成為管治千古難題,多年實踐證明,人人有錢分,大家就開心;除了計人頭派錢,還有風災援助、青年人得政府免息貸款三十萬創業等;北望偉大祖國,網絡監控成為全球業界翹楚,封殺敏感話題,縱容娛樂八卦;社會發展,則鼓勵吃喝玩樂、消費購物、娛樂至死,以經濟民生成就,蒙蔽社會的不公平不公義,正是戴耀廷所講的「糖衣威權」、也是地球上眾多威權政體仰慕的典範。

林鄭月娥首份施政報告,給你幾十幾百交通津貼甜頭,已足以轉移視線,四両撥千斤,深得真傳。讀施政報告,感覺林鄭月娥努力做好香港小市長的角色。市長管什麼?就是市政、民生,大宏圖則配合國家,避談敏感政治問題。

這個小市長角色,本來演得不錯,市民滿意,評價颷升;惜施政報告大龍鳯的一天,突然殺出一位英國人,戳穿假象,大煞風景。

這位仁兄叫羅哲斯,本來默默無聞,如他所言,只是一個小人物。他曾在香港做過五年記者,關心香港發展,曾說過想來探望陷獄的雙學三子,但在英國已遭中國外交官多番警告,結果在香港機場被拒入境。

入境黑名單之說,特區政府一直否認,今次外交部發言人說得赤裸:允許誰入境,不允許誰入境,是中國的主權。特首林鄭月娥則被問,出入境管制是否屬於外交事務?她也坦白說:一旦情況被視為外交事務,就會由中央政府負責。

《基本法》154條寫明:外國人在香港的出入境管制,可由特區政府實行。好一句「一旦被視為」,高度自治一風吹。

「一旦」即是「忽然」「隨時」,即是無準則;「被視為」,則無主語,不清楚誰決定,即是決策無程序。

一個無關痛癢的英國人想來探監,或說了幾句你不愛聽的話,既微不足道,更沒有犯法,如此小事也要濫權攞威,一葉知秋。

當毀諾成為日常,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根據《基本法》,香港的國防及外交事務由中央負責,習大大與眾多官員常把「維護國家安全、主權、發展利益」掛在口邊。那麼,內地《國家安全法》所載,「國家安全」包括了金融安全、食品安全、能源安全、互聯網安全甚至文化、宗教秩序;根據中國邏輯,互聯網上的資訊自由、你的信仰、你的投資,都涉國家安全與主權,「一旦被視為」國防事務有關,就由中央直接插手了。

這不是天方夜譚;威權管治滲入香港,侵蝕高度自治。權貴中人與有識之士,一方面袖手旁觀,任由閹割;另一方面,骯髒事自有人動手,不須林鄭幫黨出聲,例如立法會內的所謂民意代表,大刀闊斧砍改議事規則,快樂自閹,引刀割去本來應有的權力,蔚為奇觀。

有云施政報告「輕政治」而「以民生收買民心」,林鄭月娥配合隱身帷幕背後的市委書記,充分投入小市長的角色,收買民心,以糖衣包裝威權,正是最重要的政治任務。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October 9, 2017

害怕記者.恐懼司機


 一個不小心,看了《逆權司機》兩次。

記者在異鄉,每次冒險採訪,都有賴瘋狂司機,駕着殘破小車,為你窄路奔馳,逃避猙獰的公安。每到強國最底層,群眾被滅聲,媒體被操控,被訪者知道你還活在自由的國度,他們一句:「把消息說出去,說出去呀!」怎不心頭一震,熱淚盈眶。

「把這裏發生的事,告知全世界!」《逆權司機》中的大學生,冒死呼喊,請求德國記者速逃,不要管他生死,一定要把光州屠殺片段公諸於世。一片暗黑血腥之中,當頭棒喝,喚醒良知:你享受自由,就有一種責任,為無聲者發聲,為歷史記下第一筆,從來是記者天職,你不能苟活、不能視若無睹、不能迷失本業、不能貪圖安逸。

第一次看《逆權司機》,代入了記者的身份,不能自拔。第二次看,適逢內地封殺此電影,於是代入當權者眼光去看,這齣戲,確實非常危險。

這時代,只容《戰狼》春藥,不容回憶真相。電影中的光州殺戮與北京六四鎮壓,史實與意象同出一轍;當權者自己不想回看,更千方百計不讓人民記起,好不容易營造和諧假象,豈容你破?

更要命的,是劇中的士司機金四福,典型小人物,為了養家,開口閉口只錢,天天躲起來數鈔票,罵大學生多管閑事,相信政府相信軍隊;直至目睹真相就在眼前,良心發現。人民從紙醉金迷中覺醒,直面威權暴虐的本質與猙獰的面目;倚靠操控資訊、掩人耳目、蒙蔽真相而高高在上的當權者,當然會深深恐懼。

韓國拍得出這樣一齣戲,代表着自由生根,威權沒落;人民真正當家作主,歷史就由人民來寫中國的大熱電影叫《戰狼》,而今問題在,偉大祖國崛起稱雄,何時有底氣面對自己的過去。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Sunday, October 8, 2017

馬路之王

[網上圖片]
印尼峇里島不算大,市中心外,路也沒有多少條。長着一副老實人臉孔的本地計程車司機盯着寫上我們下一站旅館地址的字條,面有難色,呼了一口氣,然後入波踩油上路去。

個多小時路程後,已離開了司機熟悉的路段,車子慢行,步韻充滿猶豫,最後停在路邊。

司機說要問路,我說不必了。

司機似乎第一次到這邊,我也是第一次來峇里。我們訂的廉價旅館位處較偏僻,但也在大路邊,怎會找不到我告訴司機:「不要擔心,沿路一直走,還有十五分鐘才到。」「前面路口轉左,下一彎位轉右」我一路領航,老司機欣然從命。

我滿有信心,因為拿着手機,手機有衛星導航,也下載了谷歌地圖。我繼續說:「還有三分鐘到」,語氣故作輕描淡寫,再刻意加幾分猶豫,乃不想喧賓奪主,冒犯不懂用智能手機的老司機的專業。

此行在印尼,街上旅人不見手拿導遊書,商店已無人賣地圖,因為人人電話在手,初次踏足,仿若識途老馬。只須鍵入搜尋,鄰近食肆景點所在、距離、旅人品評、價錢、營業時間,一目了然,資料既快又新,我們為何還需要厚厚的導遊書與不知如何攤開的紙地圖?

人生路不熟?原來已沒有這回事。生疏的地方,有了網上地圖,路也可以很熟,甚至比當地人熟悉。利益申報:我不是谷歌地圖的公關,沒有收人錢曲線寫稿讚譽;只是慨嘆,如今旅行,你基本上不可能迷路,一切都可在預計之內,安穩而有效率。

卻總是少了一分陌生的刺激,沒有了飄泊浮游、不知今夕何夕,此地何地之感。

***   ***   ***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印尼:

Saturday, October 7, 2017

尋訪大毒蜥


世上這種似恐龍似怪獸,小孩子見到會驚的生物,還未遭吃光殺光,總有理由。

印尼 Komodo Island (科莫多島)上的導遊謂,乃因為當地居民傳說,這裏的「龍」與他們有共同祖先,所以不殺不吃。但居民會捕獵島上的野生水牛、野豬與鹿,和大毒蜥爭飯食,大毒蜥仍然頻危。


洪荒時代,世上不少部落以靈蛇、蜥蜴、「龍」等生物作圖騰,不會隨便獵殺;「科莫多龍」還未絕種,和地處偏僻也有關。印尼東部群島多,交通不便,發展慢、人口相對稀少,人們還未趕得及把樹林燒光把毒蜥殺光,就有幸成立了保護區,牠們尚有喘息一隅。


來到島上的清晨,陽光明媚,就在保護區入口處,碰上一大群毒蜥一字排開曬太陽。導遊說我們走運了,昨天剛下一場大雨,蜥蜴冷得要死,紛紛出動朝向太陽膜拜吸熱。毒蜥羣就在導遊住處旁,「是不是你們餵牠的?」導遊說不是,他們都是野生、自由走動的,不過巨蜥受廚房的氣味吸引,他們煑飯太香,吸引巨蜥聚集云云,信不信由你。如此這般,Rinca Island 的保護區,就成為   Komodo 群島中,最容易看到巨蜥的小島,導遊們省卻了腳骨力,巨蜥集中,遊客滿意。


雖然在野生動物紀錄片裏見過,但大家親眼目睹巨蜥形相,還會嘩然,膽小的孩子退到老遠。雄性成年毒蜥長三米,雖然長長的尾巴佔了身長一半以上,但牠們粗壯的上身、銳利的眼神、邪惡的分叉舌頭,也正是幻想故事中的巨獸。


大毒蜥看似行動緩慢,但毒蜥之毒,在其唾液有54種細菌,其中一種可能是致命毒菌。大毒蜥獵水牛,只需咬一口,然後安坐旁邊,看着獵物倒下慢慢死去,只吃剩頭骨。

這年代,甚麼天涯海角罕見生物的奇形怪相,都能在紀錄片中360度裏裏外外白天黑夜都看得仔細,但親見目睹這種史前遺物,在山野叢林間同你爭路,不枉此行。

Rinca Island, Indonesia. 就是這海灣,凌晨四時,海心一刻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Friday, October 6, 2017

凌晨四時.海心一刻


如何享有360度海景,很簡單,找一艘小船,住在海中心就可以。

印尼東部海域,小島星羅棋布,愛海之人,有一種玩法叫liveaboard,睡在小艇上,每天穿梭島礁,一覺醒來,跳進游魚的航道,觸碰熒光小水母,等待海龜與魔鬼魚。我們的小艇屬廉價版,沒有客艙,沒有空調,供應簡單床舖,就睡在甲板上;入夜餘興,靜聽海風,觀南天星空,逃離wifi訊號,三天兩夜,只有天與海。

第二天黃昏落日燦爛時,船駛進小港灣,三方被陸地包圍,正自納悶,山巒阻隔了日落啊。

卻發現,港灣靜謐,沒有水聲浪聲;雲淡風輕,紅霞紫霞發亮,一灣波光,反映蒼穹最後一絲雲彩。暮色四合,岸邊紅樹林鳥噪未停;小魚潛航,忽爾探頭張口,咕噜一聲,水波上的小昆蟲成為美點,只剩默然的小渦旋飄流,瞬即回歸寂靜。

天涯海角,一彎新月,就我們一船獨享。


變化來得很快,是溫度微涼,還是風向轉變?轉眼間,水氣襲來,一切潮溼發黏,渾身不舒泰,無乾爽處安坐;然後蚊子成群出動,手腳被攻陷。最壞的悲劇來了:一艘大船趕路到達,泊在我們旁邊,潛水樽充氣聲、房間空調的發電機隆隆聲,響徹小灣。我的仙境,完了。

此刻擁有的,不代表下一刻仍如是,沒有甚麼是理所當然,變故說來就來。

夜深,張開眼,甲板之上,明月當頭;看看時間,是凌晨四點。遊船的發電機已關,萬籟俱寂。

星幕蓋天,南十字星座仍是南天星空的標記。凝靜空氣,水波不興,在水中央有星的影子。我爬起來,不想再睡。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在途上:

Tuesday, October 3, 2017

感謝國家感謝 big brother

[立場新聞製圖]
全人類上網成癮,集體病重。一直以來,希望減少上網,避免無意識反射動作就拿起手機查訊息讀新聞分享八卦。知易行難,說說而已。

感謝國家感謝黨。回內地兩天,指根清淨,願望達成。

一過關,手機變成廢物,慣常瀏覽的新聞網站必遭封鎖已不是新鮮事;這一天,連各種通訊軟件,如   WhatsappInstagramLINE全部死掉,臉書不能上、谷歌搜尋不讓搜、連   gmail 也不能查。

手機上捷徑,剩下能查閱的,大概是天氣與足球網站。世界真和諧、盛世真高興。幾個朋友的手機,都遭遇同一命運,我們乖乖放下手機,認真喝咖啡。

聽說,共產黨有個很重要的會快要開,所以要深度維穩,思想控制。朋友投訴,近日翻牆軟件也失效,gmail 封掉,耽誤了與外國朋友的業務往來。中國夢,原來是鎖國夢;網絡操控技術應取代網絡支付技術,成為中國新四大發明。

手機號碼實名、買車票要實名、買股票要實名、網絡留言要實名、住酒店要實名;電子支付通行,你去什麼地方消費過什麼全部有記錄;天眼處處,臉部識別技術開始成熟。網絡監控不斷進化,每個人的行蹤無所遁形,我們終於來到這一天: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歐威爾的《1984》成真。

飯局中,內地朋友問,為何香港年輕人不嘗試認識一下中國?

我以為,那些無人倖免的認識祖國交流團,讓年輕一代深刻認識祖國,應記大功。

今時今日,大中小學生有無數機會參加交流團;一踏過邊境,還未來得及陶醉於祖國偉大建設,人人手上,立即見到活生生的殘酷現實:慣用的社交媒體與通訊軟件,統統被禁被封。

這是深刻的國民教育,這就是他們所認識的祖國,學生們每一次上網就是一次頓悟,深切體會到你在香港擁有的自由是多麼寶貴,威權管治,原來一直在你身邊,從未走遠;立刻就明瞭,國家叫你相信他,原來國家並不相信你;所謂制度自信,背後充滿恐懼不安。

這種詭異的國情教育,自打嘴巴、自掘墳墓、自我推翻;從交流團一開始,直到行程結束,殘酷現實縈繞不去,時時刻刻在手機上提醒你。去一次,學生們的愛國心,回天乏術。

二十年來,交流愈多、離心愈強。自作孽,不要怪別人。

是夜,回到高級酒店,卻發現網絡通暢。原來,網絡的自由,要視乎你口袋裏的銀兩;我才明白,為何有位愛國先鋒在北京愛完國之後,能夠   facebook live

監控系統鋪排妥當,愚民技倆可鬆可緊,操控之術細緻精巧,已臻化境。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威權時代來臨,二十個歷史教訓

Monday, October 2, 2017

一直在你身旁,威權從未走遠

[立場新聞製圖]
最近有些「香港是否進入威權時代」,「香港司法是否仍然獨立」的討論,頗惹笑。

還有什麼好討論的?

人權電影節播放一齣南韓電視台記者的抗爭記錄片《逆權記者七年抗戰》,描述南韓電視台記者罷工抗議政府操控電視台社長人選,很多記者被撤職,法律訴訟曠日持久。

影片展現了一種掌權者無往不利的操控方式:操控主管,再利用機構的科層組織、上下級的從屬關係,令下級就範。例如以主管之名,改變節目路線、減少批判內容,把敢言的人調職、投閑置散;就算法庭判罷工記者遭無理解僱,給予復職,但主管卻不安排工作,叫你坐在暗角黑洞中消磨意志;機構主管亦可塑造內部架構的森林定律:物極天擇,馴服者生存。

貴為一部門一機構一學校一傳媒的主管,他有權操控資源分配、決定人手分工、主宰誰人升遷誰人降職、掌控行事標準規範,決定何時雙重標準,何時搬龍門。要挑戰這種從屬關係,需要很大勇氣,因為大部分人都覺得「老闆有權」乃天經地義,而且他們的權力,寫在組織架構章程中,難以挑戰。

故此,掌權者死攬八間大學校監要由特首做,當年更不可能讓香港電台獨立或公司化。抓權很重要,掌握制高點才能操控全局。

若然沒有從屬關係呢?那就建立一種從屬關係來操控。當年設立「問責制」,名字spin得很好,就是以「問責」之名,向公務員奪權。

香港的司法機構,理應獨立,終審法院就是終審法院,頭頂不應有老闆。但多次釋法,人大常委頒下天律,以釋法方式修改基本法,改變程序、加插條件、要追溯力。終審法院多次判辭中,照單全收,從屬關係已經確立;理應獨立自主地審案的司法機構,頭頂架着一把威權的刀;它不須直接操控法官,因為它已經操控所有法官詮釋法律的方式。

一如足球賽中,最高明的操控方式,不須操控球證,而是改寫賽例。球證一如既往,一副客觀中立公正不偏不倚的模樣吹哨子,但若賽例容許強勢一方搬龍門,容許完場後可以繼續入波,那些外表中立威嚴的球證,只是華麗的裝飾。

這就是掌權者的優勢,他可以製訂賽例、改寫賽例、甚至必要時擱置規矩、移動龍門。不識時務者說三道四嗎,他有權把你調職降職羞辱你。

香港與南韓不同之處,在南韓有政黨輪替、權力總算有點約制。保守派總統落台後,南韓記者最近又罷工,他們期望開明派新總統不會置若罔聞。香港一地,頭頂只有一黨。

有人說,香港傳媒還在罵政府,很自由啊!香港司法體系還在正常審案,有規有矩,很獨立啊!

回到球賽的比喻。一個足球聯賽,黑哨不須場場吹,大概只須在關鍵賽事出術;一場球賽九十分鐘,球證吹黑哨,只須十五秒就可以改寫賽果,其餘時間,他當然要保持中立的外衣,才能顯得冠冕堂皇,取得信任。

一切已經準備就緒,完美的極權,有權不須用盡,操控不須明刀明槍。很多傳媒,表面上客觀中立持平,黑哨球證,只在關鍵內容、關鍵時刻才露一手。糖衣毒藥,最易入口,這正是謀略的一部分。

至於司法系統,威權法治,從未走遠,他不在你身旁,他在你頭上,泰山壓頂。抓權者也許還未控制球證,但它建立了改寫球賽規則的方式,如果這叫司法獨立,這只是鳥籠裏的獨立。

***   ***   ***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之八]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