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2, 2017

嘉倩BB.靈芝孢子.大台光環 (下)

[廣告截圖]

很多人說,靈芝孢子這種貨色,大家都知道是什麼一回事,離職主播賣賣廣告搵錢有什麼問題?嘉倩BB離開了大台,已是自由身,為什麼我這個「道德撚」還要說三道四。

請讓我講多幾句。

利益申報,我不認識嘉倩BB,大台工作的日子,我們相隔了三年時間,沒有交叠過,只偶然在電視上的   TVB 新聞匆匆一瞥,也剛剛在   MenClub 凝視過她的倩影。

再利益申報,本人曾任大台時事節目主持多年,不算「主播」,聊算「主持」;大台光環為何物?如何收割?自問有一些觀察,有很多心得,直頭係經驗之談。

佔領道德高地指手劃腳確實很討厭,我現在認真地佔領道德低地,打穩陣腳。

上文談到,我對那個靈芝孢子廣告玩弄語言、語意曖昩、考你眼力的宣傳手法非常反感。但是,我贊成離職主播當然要收割大台光環,更應多多收割、快快收割;只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不只一次,本人在大台的電梯、走廊與男廁中,都聽過類似論調:記者主播人工低是有理由的,大家都是一買一賣,公司預咗你班人只做幾年,有毛有翼有一丁點名氣就飛,那些出鏡而來的名氣,就是人工的一部分,故人工低不是剝削,是你情我願,一買一賣,這叫公平交易,「唔鍾意就唔好做」。

正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當主播,捱更抵夜,臉塗厚粉,青春流逝,真係陰功豬。離開後,就是兌現光環的紅利、收取滯後人工的時候。

所以,主播離職須知之一:多多收割大台光環,不用客氣,不須同這家公司講感情。這是應得的。

綜合多年觀察與自身經驗,如何收割大台主播光環,還有幾點可以講,如果大家不是主播,請當作行業生態報告可也。

主播離職須知之二:看準時機跳船,太早人氣未必夠,太遲則光環變淡。

大台主播光環,今非昔比,有主播謂,光環累積到一個地步,就要收割;時移世易,大台光環有一種從未見過的新發展趨勢:留得太久,反而光環會愈來愈黯淡,原因同   CCTVB 形象有關。

主播離職須知之三:主播光環,與神秘感有關,也意味着光環的窗口很短暫。

前體育記者伍晃榮有一句名言,談新聞部運作:「不知就嚇死,知道的就笑死。」指新聞部整體運作,製造權威,但實際上蝦碌亂籠,鑊鑊新鮮鑊鑊甘,所以「知道就笑死」。

而主播,就是新聞權威的最前線,新聞台格與形象的具體呈現,與觀眾眼神接觸的親善大使。然而,離職主播在   KOL 群中,自成一類,原因是新聞專業要求他們不能表達自己個性,沒有個人意見。他們長年是入屋的主播,每天見面的「朋友」,但與觀眾保持距離,久而久之,締造了一份神秘感。

主播離職,神秘感大解放,正是吸引與傳媒與大眾注意力的寶貴資產。

主播離職須知之四:觀眾記憶短暫、傳媒的注意力也很短暫,意味着機不可失,要抓緊離職後短暫爆發的工作機會。

所以,我贊同好些主播離職後,把握着短暫「神秘感大解放」時刻,盡情發揮自己專長,多接受訪問、搞自己生意、多拍廣告、多拍性感照、多寫文章,盡量多方面嘗試,看看自己情歸何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錢唔搵,罪大惡極;此時不收割,更待何時。

主播離職須知之五,我以為,這是最重要:

當享受主播光環時,請惦記,光環屬於誰。

或者,先說我自己。我沒有「主播」光環,但也沾了《新聞透視》主持的一些光。很多朋友認識我,是從節目主持一職開始。其實,這節目我大部分時間只負責讀稿與出鏡表演,當年大部分最精采的調查報道、踢爆偽科學,我只負責講,實際構思、採訪、艱辛查證,都不是我功勞,都是團隊的成果。或者有人會說,好內容,也要靠主播演繹呀,我身為主持,就深深感受到,沒有團隊的努力、沒有攝影師工程人員的艱辛,我站在直播室,演繹條鐵咩!我亦深深明白,假若有好內容,誰來演譯,根本不重要。

但是,電視機前的觀眾很直觀,不會分得那麼細。他們欣賞的目光,他們給節目的credit,大部分都放到主持身上。

所以,我直到今天仍然覺得,本人很幸運,得到了本不應屬於我的東西,擁有這丁點的所謂名氣,方便了工作,沾了一些本不屬於自己的權威與光環,應該感恩、謙卑。

電視新聞製作的流程,由燈光、化妝、布景、新聞採訪、剪接、鋪排、最後聚焦至一位主播來表達,主播的權威,背後有同輩的每天辛勞,有前輩打下的基礎。社會學家   Bourdieu 在《論電視》中批評:影像有一種奇特的能耐,能製造一個所謂「像真效應」(reality effect);整個電視之運作,一切營造出來的權威,觀眾就當真。

故此,我會對自己說,今天擁有的運氣,並不屬於自己。主播今天的名氣,觀眾的注目與信任,光環的來由,非全然來自你自己

享有這種運氣,就應負一點責任。

當然,我們不能要求離職主播「一日係新聞人,一世都係新聞人」,離了職還要揹着主播或記者的包袱。光環部分來自大台,但大台那筆數已經一筆勾銷,因為那是被剝削的滯後回報,唔駛計;不過,背後新聞團隊的集體努力,也合力築起了主播光環,他們那一筆又點計?

有所為,有所不為。我以為,不應為之的,大概有這些:當舊同事還在努力踢爆偽科學時,拍廣告時應分清廣告資訊的可信性,不應站在負責任新聞工作者的對立面,別人在破解迷思,你卻為語言偽術築牆添磚;當大家都崇尚要「講清講楚」時,拍廣告資訊也要清晰,不應蒙混過關。

》中,廣告扮作新聞節目,是非常踩界的做法;互聯網廣告,不須講什麼守則,但也請照顧一下舊同事的感受;一些沒有信譽的產品,點樣令隻雞變做鴨,方法就是消費前主播的權威光環。光環,要兌現,但請好好利用。

再說,友人通報,最近有前主播   KOL,並未完全脫離傳媒行業,卻在賣有利益衝突的廣告。人在做,天在看。

企業行銷也講社會責任,廣告行業也講誠實與道義,前主播可以好好利用自己的光環與影響力,可以帶人馳騁世界,可以為自己的生意開路、為自己的理想奮鬥,更可以為你信賴的   NGO 說說話,為弱勢社群發聲,為慈善事業為社會公義出半分力。

為了擁有不屬於自己的運氣,可以做多一點。

我相信呢篇文已經得罪晒我能夠得罪的人,功德圓滿。

***   ***   ***

相關文章:
嘉倩BB.靈芝孢子.大台光環 ()

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嘉倩BB.靈芝孢子.大台光環 (上)

[廣告截圖]
寫嘉倩BB,因為她瞓身做KOL,我見猶憐。

出賣主播光環不要緊,但是,靈芝孢子宣傳,好大鑊。

這個靈芝孢子廣告,已成為本人講述語害的教材,豐富了「語意曖昩」的例子。

廣告中,嘉倩BB多次講述,其宣傳的靈芝孢子經「前浸大中醫藥研究所」「初步臨床證實」乜乜乜。我一見到「浸大中醫藥研究所」就彈起,好多年前,有個賣冬蟲夏草的廣告,就大大隻字話「經浸大中醫藥研究所驗證」,海報無寫清楚驗證了什麼,細看一下,才知道,是驗證了成分,不是驗證成效。這些廣告,就喜歡同你玩文字遊戲、玩錯覺。

[廣告截圖]
好了,今次初步臨床證實」了,首先,那研究是2012-2013年做的 (長版廣告 3:48右下角小字)既然咁正,初步發現咁鼓舞,有沒有「進一步」去證實什麼呢。不知道,沒有提。

那麼,證實了什麼效用呢,嘉倩BB說,「或有助穩定」血脂、血糖、膽固醇。(註:此句為法定非藥品所容許的聲稱之一。)

睇清楚,有個「或」字,即是說,初步臨床證實」了一些「或者」會出現的事,其實你證實了甚麼?既然「證實」了,為何只能講「或者」?「或有助穩定」和「或無助穩定」,有何分別?

「或有助穩定血脂、血糖、膽固醇」這句的「穩定」又是什麼意思呢?例如,有醫生形容一個四肢癱瘓的病人「穩定」,即是說,他未死,也無轉好。「穩定」字義曖昩,嘉倩BB無講清講楚。

那麼,這種偉大靈芝產品,究竟有什麼作用呢?嘿嘿。

廣告商也坦率,戴好頭盔,在宣傳的解說中,有這樣幾句:

「此產品沒有根據《藥劑業及毒藥條例》或《中醫藥條例》註冊。 為此產品作出的任何聲稱亦沒有為進行該等註冊而接受評核。此產品並不供作診斷、治療或預防任何疾病之用。」 (讀者提醒:此句為法定非藥品宣傳中必須加入的卸責聲明。)
「細胞測試只能初步證實產品的功能方向,並不能證實產品在治療及預防人體疾病的實際作用。」
講咁耐,又搬「浸大」之名,又話「研究」,又說「臨床」,又有些穿着白袍的人出來解說,給BB訪問;廣告背景扮足新聞,消費主播的權威形象,開發觀眾對專業記者的信任,原來出賣的是一 些「不能證實」有實際治療或預防作用的東西。

[廣告截圖]
後面的大電視說:靈芝孢子「功能大突破」,究竟突破了什麼呢?

我想,是突破了離開大台後收割主播光環的底線。

不要誤會,本人應不算是道德衛士,我不反對主播轉型時,拍些性感照吸吸睛,畢竟,這個行業這個社會,大把人出賣靈魂,露出少少皮肉又算什麼。誰又能夠論斷誰比誰高尚?

我更絕不反對主播收割大台光環,更認為應該多多收割、快快收割。

不過,眼界決定高度;有所為,也有所不為。當你脫下主播外衣時,小心露底。


相關文章:

以下是一篇六年前寫的舊文,今天依然合用,全文轉錄如下,供嘉倩BB以後接Job時參考:


藥劑師組織挺身而出,踢爆奶粉廣告誤導,這是真正專業人士求真的勇敢。廣告語言蒙混失實、刻意誘導、專攻人性弱點,除了奶粉,還有保健產品、美容用品等,同出一轍。產品與廣告商精心設計的語言陷阱,消費者不可不察:

科學名詞就是權威?人性弱點之一,乃見到深奧文字,就以為高深;滿是科學名詞,就以為「好勁」。坊間保健產品,動輒套用「遠紅外線」、「納米技術」、「骨膠原」,高深而陌生的名詞,我們就跪倒膜拜,乖乖奉上金錢。藥劑師指出,奶粉商自創磷脂的英文縮寫為「PhD」,旨在引起「博士」聯想,實質效用有待證實,正是最新的荒誕例子。

「醫學證明」就是可信?所謂醫學研究有很多種,研究的樣本是否足夠大?是否長期研究?是否雙盲實驗?什麼機構所做?廣告絕少提及,一句「醫學證明」,彷彿手持尚方寶劍,不容質疑。其實有奶便是娘,大部分所謂醫學證明,皆由藥廠及製造商付鈔,檢測結果是否可信,值得懷疑。縱使我們相信科研機構見錢不開眼,堅持專業操守,仍有可疑之處。《新聞周刊》前陣子有專輯探討抑鬱症藥物功效,指大藥廠會把產品交予不同研究者做實驗,負面的研究報告,會束之高閣,有利產品的研究結果,才會公諸於世,提交予藥監局認證及批准售賣。這樣的「醫學證明」,不能盡信。

「驗證」代表「有效」?常有冬蟲夏草靈芝孢子的什麼精華,廣告大字宣揚,產品得到香港某大學的「驗證」,狀甚權威。看清楚,大學為求發財,遂以大學之名,做驗證生意,有些所謂驗證,可能只是檢測成分中不含重金屬,,產品是否有效?對不起,不要自作多情,療效不在驗證範圍之內,這也不是短時間能「檢測」得到。千萬不要上當,誤讀「驗證」等同「有效」。

「同場出現」就有因果關係?聰明的廣告商,精心製造聯想,奶粉罐上,有精靈活潑的寶寶爬呀爬;「美肌」用品的廣告,則是懾人心神的美少女chokchok。騙徒行騙的手法層出不窮,這時候我們要提高警覺,留意廣告旁白,大部分皆不會直言兩者有因果關係。美女肌膚亮麗,可能本身天生麗質,更大可能是化妝技術高超與後期製作落本;寶寶活潑可愛,乃因為本來就活潑可愛,與產品沒有必然關係,請不要想得太多,免墮廣告圈套。

藝人見證就可信?廣告「代言人」文化,泛濫成災,藝人以布道會形式,分享產品「見證」。一個人的經驗,不足以推論有效,不能以偏概全。再者,藝人出賣自己的知名度與影響力,收廣告費「分享心得」,有多可信大家心知肚明。除了藝人,有些廣告則出動「西人」,或穿著白袍的貌似專業醫生藥劑師,小心寶藥黨出現,又要提高警惕。

增強免疫力是好事?好些奶粉或健康食品,聲稱能「增強免疫力」或「活化細胞」,如果你的免疫力正常,為何無端端要增強?健康正常的人若無故「增強免疫力」,會不會導致白血球過分活躍,胡亂「開戰」,轉過頭來攻擊自己的身體?都市人常患銀屑病與各種過敏疾病,正是免疫系統紊亂,自己打自己以致出現不同的徵狀。


充滿了人造添加的奶粉、補充劑與「健康」食品,效用有多大?廣告有多真?若未弄清楚就把花綠綠的鈔票奉上,行徑與「盲搶鹽」無異。

Saturday, November 18, 2017

荔枝窩想像

[印洲塘一景]
有關荔枝窩,我一直有種幻想。

荔枝窩什麼地方?香港行山友一定認識,那是新界東北、印洲塘灣畔一條客家村。附近的村落,如榕樹凹鎖羅盆牛屎湖村等,村民數十年前移民海外或移居城市,早已人去樓空,村落頽垣敗瓦,樹根鑽破磚牆,行山友更稱榕樹凹為「小吳哥窟」,別有一番廢墟景致。那些東北村落,很多已落入「香港廢墟遊」的名錄,獨是荔枝窩,多得村民團結,不忘故土,每年回鄉祭祖整修,荔枝窩客家村,仍保完整風貌。

榕樹凹一景
榕樹凹一景



鎖羅盆一景

鎖羅盆一景

不過,遊荔枝窩,有美中不足之處。

從烏蛟騰或鹿頸遠足前往,慢行約需兩、三小時,來回就是六小時,沿路山勢平緩,又有補給站,適合一家大小。去年更開辦渡輪,逢周日啟航,但船程頗長,逗留荔枝窩時間,只夠附近逛一圈。

保存完好的荔枝窩

荔枝窩客家村外望

附近教育徑上的板根

附近的紅樹林


即是說,每次到荔枝窩,總有點匆忙感覺,山路雖然不算長,但有很多海灣岬角、紅石灘、紅樹林、風水林、古村廢墟、靜謐海灣,無人灘岸,皆等待探索,更不要說印洲塘上星羅棋布的小島,不易踏足,總大部分香港人,從未去過。

故此,我常有幻想,若然荔枝窩能住人就好了,荔枝窩地理位置,就在那一帶中心點。大夥兒能以客家村作基地,既能領略客家風俗,又能把握黎明黃昏最美光線,泛舟水波不興的印洲塘,又能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探訪印洲塘的島嶼:印洲、鴨洲、往灣洲、娥眉洲、吉澳。
 
印洲塘上的鴨洲

鴨洲眼洞

筆架洲

印洲塘上的印洲

幻想成真了,一群原居民與保育人士,多年來默默耕耘,已得政府支持,復修荔枝窩成為客家文化體驗村,供團體申請辦自然教育營。最近傳出有海外村民特意回村大力反對,說村莊水源屬於「阿公」,要補償。我只想說句:荔枝窩復興,重現生氣,不走向「廢墟」之路;阿公阿爺祖輩們的辛勞開發,得世人注目,國際知名,對得住「阿公」有餘。


***   ***   ***

(原文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段)

相關文章:

Monday, November 13, 2017

以國家名義殺人


尊貴的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說「以國家名義殺人,不犯法」的前一天,我碰巧聽了一個納粹德國二戰時屠殺猶太人的講座。希特勒正是以保衛國家之名,以保衛日耳曼民族血統純粹之名,殺害六百萬猶太人。

講者是研究holocaust歷史的猶太學者,他甚至認為holocaust一字中文譯作「猶太大屠殺」並不妥當,因為「大屠殺」意味是「一次單一事件」,他認為holocaust殘酷程度比「屠殺」更甚,因為滅絕猶太人的計劃,乃組織周詳、精密部署、長年持續,更企圖隱密行事,毒氣室殺人之「工業化」與「自動化」程度,駭人聽聞,「大屠殺」三字,也不能比擬。

二戰爆發前夕,希特勒早已大規模抓捕猶太人,充公其財產。當時針對猶太人,還可以說是戰略所需,為了挑起民粹、激發國族感情,自然要製造敵人,希特勒才能塑造自己為民除害的強人形象。

問題是,二戰中後期,納粹德國四面楚歌,希特勒仍然念念不忘,繼續投入大量資源,運送猶太人到集中營,研究最有效的集體殺人方式,而且一直秘密行事。即是說,既花費戰爭緊絀資源,又不是政治宣傳,那為何要大費周張殺人?

這位猶太學者說,這是千古謎題,他的判斷,是出於希特勒個人的偏執,無理由可言。

歷史上慘絕人寰的悲劇,正是以國家之名行事。國家這巨靈,若不加約束無人監督,將會是一頭失控的巨獸。「以國家之名殺人不犯法」?為何就是說得出這種話的人,能坐上政協副主席「國家領導人」之位?泛起一陣寒意。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Friday, November 10, 2017

不識時務者為俊傑


中大新聞獎公布結果,獲獎新聞報道追蹤高官利益衝突、查探電子垃圾源頭、揭露殘疾人士院舍黑暗、「放蛇」調查區議會鎅票事件等,皆屬嘔心瀝血之作。頒獎禮上,得獎者不約而同,皆有類同的感嘆。

首先,眾多調查報道,雖然投入大量人力心力與時間,得業界稱譽,也引起一定迴響,但往往點擊率低,意味着關心的人不算多。

世道如此,大家也不須天真。傳播學者   Champagne 形容,新聞界最大矛盾,正是體現專業理想的新聞內容,往往賣不到錢;互聯網上,觀察文章點擊率,就是人心的一面鏡。貓貓狗狗,飲飲食食,法庭的色慾案件,再渲染幾分奇情,加標題嘩眾取寵,都是點擊率爆燈的絕殺,也是茶樓三姑六婆的最愛閑話。

嚴肅話題從來趕客,卻是傳媒公信力之源;監察政府揭露不公,從來是傳媒的天職。今天香港,傳媒願意花人力物力投資吃力不討好的深度報道,買少見少,從今年得獎者集中於三數傳媒可見一斑:十個獎項,有線新聞奪四個、香港01有三個、香港電台兩個。

另一種慨嘆,則是「門戶之見」。調查報道能否石破天驚,連串引爆,激發回響,很多時有賴跨傳媒的跟進報道。是屆中大新聞獎部分報道,正是個別傳媒爆料後,其他報章與電視台見事態嚴重,立即跟進,才能製造壓力,引發關注。然而,近年所見,有心有力的傳媒發表針對政府的調查報道後,好些主流媒體視而不見,連輕描淡寫的跟進也沒有。

同行如敵國,要摒除門戶之見,須寬宏氣度;更何況好些媒體視己角色為「支持政府施政」,權貴的貪婪就讓它滑到暗角,消失於公眾視線之外,又豈會「推波助瀾」咬主子餵食的手。

今天也許大眾未必珍惜,將來有一天,大家會記念有一群新聞工作者,在夾縫中鑽盡每一吋空間、不識時務,但不辱使命,在沙漠中的綠洲,堅守到最後一秒。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Tuesday, November 7, 2017

盛世中國:叫雞可以用支付寶


兩個觀察家談中國。

教授甲:中國是一個獨裁政權。

教授乙:中國有五億人脫貧。

無言。

*

這是牛津大學教授 Stein Ringen 所著《完美的獨裁》(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一書中,描述學術界爭論中國發展的超濃縮版本。Ringen 形容,中共黨國的獨裁管治,別樹一格,真正「有中國特色」,前無來者,不能歸類,稱之為「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意旨操控技巧高超微妙、無孔不入;在國民生活方面則「交到貨」,維繫政權合法性。

Ringen 又形容,此乃無痛獨裁 (pain free),只要你乖乖循規蹈矩,不逾越黨國所訂之框限、不質疑黨國之絕對權力、不介意言行被全方位監控、不公開批評黨國一言堂,一般人都能好好享受生活,有旅行、出國、玩樂、做生意的自由。

當然,還有縱情色慾及召妓的自由,雷鼎鳴大教授更於討論回歸二十年的莊嚴論壇中,以朋友「叫雞可以用電子支付」作例子,崇尚內地生活方便,甚感自豪。

教授的視野,總是政治正確;大夢中國,強國之強,連「叫雞都可以用電子支付」這回事,教授深入考察,只見電子支付的美妙,不過當你讚頌驚嘆叫雞「好方便」的時候,有沒有察覺到其實嫖妓在內地是違法行為?

習近平同志在黨大會重新詮釋「矛盾論」:「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對於那些已經擁有「美好生活」、早已脫貧、生活早已擺脫溫飽底線的黨國臣民而言,「新時代」的最大矛盾應是:你要無止境追求美好奢華安穩便捷的生活,還是眼見各種違法違憲毀諾欺騙的黨國行為仍敢於發聲?

新時代的矛盾正是:你選擇逸樂,還是捍衛自由?你嚮往基建強橫,還是重視法治與制度建設?你沉醉於「民族復興」的集體亢奮,還是警覺個人尊嚴遭閹割?

Ringen 說,中國的現代化,只側重於經濟建設,重量而不重質,現代化的其他面向,如社會民生、政治發展,皆乏善足陳。國內的社會民生發展,遠未盡如人意;政治發展則開倒車,自由人權危如累卵。黨國只容許自己組織起來,嚴控民間組織,黨國包攬一切,大到不能倒。

他認為,外交上,中國是強國,但沒有真正朋友;中國具權勢,但沒能發揮真正影響力。

「無痛獨裁」精妙之處,在深諳人性弱點,摸清楚了大部分人的生活追求,不過希冀物質豐盛、高鐵速度與生活便利;胡蘿蔔與棍子差別太大有識之士明知強權鬥不過,於是自欺欺人,「」,心情就暢快。

不要說「外人」不了解國情。Ringen 說,他不是中國通,但中國的光芒眩目,反而旁觀者清,就像毛澤東時代,很多中國觀察家身處神州,反而被蒙蔽,被自己誤導。事後可見,毛時代最銳利的中國分析家,都與中國保持距離。

大教授為了「叫雞也用電子支付」而興奮莫名,失言失格,又增一例。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乃改寫加長版)


Monday, November 6, 2017

企定定喺度,乜都唔使做?電視台應大幅削減播國歌

[立場新聞製圖]
雜貨鋪阿叔問:「以後電視台播國歌時,我係咪要企定定喺度,乜都唔使做?」

《國歌法》要求奏唱國歌時,人們要肅立、舉止莊重。那麼,馬路邊大電視屏幕奏國歌時,過路人是否要在車水馬龍中停步?家中煮粥滾瀉時巧遇電視播國歌,我是否應肅立凝望那窩滾熱辣的粥?

不是說笑,這時代,荒誕無極限,根據官方媒體弘揚的國歌行為感人事迹:學校操場,國歌響起,全部孩子自發停步肅立,「場面為之動容」。

這是新時代法律要求的情操,雖然我不明白真心的愛如何用法令逼出來。

認真研讀《國歌法》,卻發現,公民教育委員會製作《心繫家國》國歌短片,要求香港的電視台日日在主要新聞前播,累己累人,令大家墜入法網。

《國歌法》第八條,「國歌不得作為公眾場所的背景音樂」。香港商場茶餐廳常開電視,馬路邊大屏幕也有時播電視,國歌一天總有一次會成為喧鬧街頭的背景音樂,有損國歌威嚴,似屬違法。這是公民教育委員會的錯,還是電視台與商場自招的禍?留番同法官講。

國歌法也說明,在重要紀念日或節日,內地上級單位可規定電視台播國歌。如香港電視台般,月月播日日播,並非內地電視台常態,與國歌法條文也有出入。

公民教育委員會有委員謂,要求電視台播國歌,有教育功能,應不牴觸《國歌法》,但是商場茶樓茶餐廳雜貨鋪開電視,每天都令好有尊嚴的國歌暴露於市井街頭的喧嘩中,成何體統,有違《國歌法》第八條。

至於坊間有愛國愛黨陣營人士亢奮地謂,以後反對派示威抗議時,警察只要播放國歌你就要乖乖企定;愛字頭示威時播國歌,大家有如玩「一二三,紅綠燈」,統統要立即停步。正常地理解《國歌法》第四條,這些根本不是法定播國歌的「場合」,隨便在公眾場合播國歌的人,首先就已經違法。若政府詮釋法律,不搬龍門,不雙重標準,大家應可以少擔心,愛字頭以後示威也不能播國歌。

愛國愛黨者常以為,國歌播得多,就能激發愛國熱情;十多年來,國歌在香港電視台不停播,市民對國家認同感卻是低處未算低,如果這不是反效果,那最少是無效果。

國歌法不同國旗國徽法,國旗國徽高高在上,平常人要「玷污破壞」不容易;國歌卻可以無處不在,隨時滲入耳際。現時的討論,那些無啦啦突然響起國歌的情景,大部分都出自電視台播的《心繫家國》。公民教育委員會與電視台應認真履行《國歌法》第十三條,於重要紀念日或節日,電視台才播國歌,避免日播夜播,既不尊重國歌,亦陷市民於不忠不義、愛得不夠的死罪。

愛國運動,擦鞋者眾,絕不可能開倒車,公民教育委員會大概不會要求電視台減少播國歌。商場與茶餐廳如何自保?作為公眾場所管理人,為免以身試法,避免國歌成為背景音樂,他們能做的大概只有一件事:熄電視。

讀《國歌法》,又可認識有中國特色的法律,例如法例要求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等,條文牽涉面廣,似政策綱領,但執行細節含糊;結果就是賦予在上位者享有極大酌情權,做什麼都說自己「依法」,但由於細節欠奉,下層執行者無所適從,為了政治正確,於是層層加碼,虛偽造作,惟恐表忠不夠,合演一場愛國大典。

祖國來了,《國歌法》本地立法,將會是一場絕妙的國民教育,大家很快就深深明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本質,「愛國主義精神」的真正面貌。

***   ***   ***

(原文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