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2, 2017

威權臨門‧餓狼入屋

[立場新聞圖片]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自廢武功,樂也融融,立法會尋常事。有尊貴的保皇黨立法會議員嘆息地說,修改議事規則是「斬腳趾避沙蟲」,寧願自削權力,也要防拉布云云。

太輕描淡寫了,這不只斬腳趾、不只自廢武功,這叫引刀自宮。

早前有極速上位新星議員,發言稿竟交前特首過目批改,被揭發後笑騎騎面不改容,令人想起金庸筆下韋小寶的太監朋友。

今有穩坐高台的尊貴主席,規定議員只有十五分鐘發言時間審議三十五項修訂,裁決不容討論、不須講理,主席權力無限大;我就是法,徹底露出真面目,有岳不群風範。

口裏說,改議事規則是為了阻止拉布,請看看修訂建議,連議員以呈請書方式,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爭議的門檻也要提高,這完全與阻止拉布無關,純屬聲東擊西、魚目混珠、趁火打劫。

降低立法會全體委員會開會法定人數至二十人防止點人數流會,更直接抵觸基本法第七十五條「法定人數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一」。違反條文、違反立法原意、不理外聘律師意見,政府默認支持;法律條文,方便合用的,拿來任意詮釋;令當權者尷尬的,「瞇埋眼當睇唔到」,無法無天,罪大惡極。

主席演活奴才角色,破天荒加會加時,誓要不眠不休,也要快刀斬亂麻,忘我自閹。零票當選的議員,配合幕後黑手,讓二十三條立法予取予攜,基建超支淘空庫房,官商鄉黑蛇鼠一窩,以後一切就只是舉手之勞。

威權法治從立法層面入侵,操控程序,就能操控結果。立法會會議廳設計莊嚴,傀儡們西裝骨骨,陽謀就在空氣中,大家佯作正常,予人假象。日後,糖衣誘餌用惠民政策包裝,嚴厲打壓以國家安全為名上綱上線。

習權時代,披上議事規則的外衣,議員奴才化、議會澳門化。不要再謂威權統治還未到,巨靈站在門外,餓狼已經入屋,這是終結的開始。

***   ***   ***

能做什麼?有些參考:



Monday, December 11, 2017

是誰把憲法變成一場笑話?

網上圖片
剛在一個教育論壇中聽到,家長、老師、校長都在質疑,權貴中人把一切看不順眼的事,都歸咎學校的錯。於是藥石亂投:初中中史科必修、學習基本法、認識一國兩制、搞交流團、升國旗;最新,要學習國歌、學習李飛講話、認識一帶一路;最最新,要推廣憲法教育了。老師的心力與學校的課時,被填塞滿滿。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藉「國家憲法日」,引用憲法第一條謂社會主義是國家根本制度,引伸至香港必須尊重及認同憲法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體制。

慢着:常識題:究竟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裏有沒有提到「共產黨」地位?

翻開憲法,四章共一百三十八條正式條文,看清楚,連「共產黨」三個字都無!

此乃正常事,號稱「民主」的政體,政黨朝生暮死會輪替;國家憲法,又豈會著墨於一個黨。

不過,憲法正式條文前的〈序言〉部分,「共產黨」三字出現過五次。〈序言〉前文後理與語境脈絡,是談歷史進程與變革,談這部憲法的來由。部分「共產黨」字眼,用於敍事,部分屬於表達願景,例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整篇〈序言〉洋洋灑灑近二千字,沒有法律條文,也非如香港法例之〈導言〉作字眼「釋義」,正常眼光觀之,不可能是憲法主體條文。

不過,內地法律精英當然有其詮釋,蟻民要收聲;內地沒有違憲審查機制,反正憲法如何理解,就是掌權者說了算。如果你認真對待〈序言〉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的一句,那麼,大家也可以問,「多黨合作」哪裏尋了?掌權者又有多認真對待?

另一位:共產黨的執政範圍涉及港澳。很好,一眾地下黨員請開誠布公,公開身分,不要再躲於暗角,偷偷摸摸;也請偉大的黨遵守法律,香港沒有政黨法,也應如其他香港政黨一樣,註冊為合法社團、公司,否則,這就叫非法組織,警察拉的。

《憲法》為何物?合用的條文,上綱上線;當天講大咗的承諾,視若無睹。

認真學習《憲法》,有很多笑點。

這個國家,憲法第一條寫明國家由工農聯盟為基礎的階層領導,現在的領導,親屬成群,個個資產億億聲;工農階級?卻已被劃成「低端人口」掃地出門。

這個國家,憲法第三十五條訂明公民有言論自由,卻建成了全球最嚴密監控軟件與網絡長城,而且召開了看似萬邦來朝的世界互聯網大會。

這個國家,憲法第三十七條列明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劉曉波之妻劉霞至今仍未遭軟禁,「我像植物一樣活著、我像屍體一樣躺著」。

最荒謬的正是,一個視憲法如無物、不准人民談「憲政夢」的政府,自己開口埋口要人尊重憲法。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December 4, 2017

他朝君體也相同

[製圖:立場新聞]
北京移除「低端人口」,共產黨驅逐無產階級,寒風中拆毀民工家園,活生生的人變成「隱患」。敢想敢做,盛世奇觀繼續上演,這就是中國的底氣,新時代新精神。

「大排查大清理」,可能是一場大火龍顏動怒,也屬北京減少人口、建設「國際一流」城市、「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計一部分。

無疑,每個城市都有其人口規劃,北京市人口不可能無限量增長,但雷厲風行的排查清理,也要講求程序公義。

試想想,若你一家幾口蝸居斗室,忽然一兩天內要清空搬走,京城之大,無處容身;冬夜寒風中徬徨,華麗首都沒一丁點濟助。強國威風,卻欠缺對人的基本尊重;他們畢竟是被剝削的底層,也曾經為首都建設出過一分力。粗暴切除眼中釘,決策不透明、過程無諮詢、執行不人道;不容傳媒監督、不准市民討論。

國家離棄你,撇之不顧,只為「發展」,只因為你已成為趕不上飛快步伐的低端人口。共產主義平等均富旗幟仍然高舉,習總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情何以堪。

這就是中國模式:為了「國際一流」,搶奪眼球,基建堂皇亮麗,只求震懾你心神。一切低端人事,全部掃進陰暗處,或視而不見、或嚴禁談論。

防民之口,境界登峰造極,蟻民認命,鴉雀無聲。多少人痴迷於支付寶叫雞夠方便,看不見網絡監控無孔不入扭曲現實蠶食心靈;城市人沉醉於豐盛的物質生活中,甚至喜見低端腫瘤切除,拍手稱快。

當李旺陽被自殺劉曉波被折磨被會診劉霞被無限期軟禁,你詐作不知;當維權律師被搜捕被失蹤,你保持沉默;當媒體被操控大阿哥就在你手機裏,你說電子支付好先進;當公民組織被打壓教會被拆十字架,你說不關我事;當勞動者追夢者被劃為低端人口遭掃地出門,你說早應如此。

小心。誰知哪天,你也會成為民族渣滓中國夢的障礙,今日蟻民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      ***       ***

(原文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