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1, 2018

德式愛國:如何贏得別人尊重?


柏林市中心,有一個住宅區停車場,常見三五成群的人在圍圈,不做什麼,就是聽故事。

這個「景點」,附近沒有任何指示牌,沒有像樣的標誌。沒有留下多少痕迹,沒有紀念雕塑,當然更沒有墓誌銘。

這裏正是希特拉最後日子藏身的地堡之原來位置,這是他自殺的地方、二戰結束前夕盟軍圍剿的終極目標。

為何沒有「打造」成景點?據說是政府刻意的,因為想避免這裏成為極右分子的聚腳地,不想納粹崇拜者找到悼念的誘因。

這是理所當然的做法?不。你看看其他民族,有人把戰犯靈位放神社供奉讓軍國主義者千秋萬世香火永享;有人把殘害幾千萬自己人的大魔頭當作民族英雄繼續膜拜。而德國人的懺悔,遠不止此。

二千多塊石棺形雕塑組成的歐洲猶太人遇害紀念碑群,選址就在柏林地標勃蘭登堡門旁。誰會把「恥辱」標記放在自己首都核心地帶,時刻提醒自己民族的惡行?是德國人。

在德國街頭,甚少見國旗飄揚,只會在世界盃時才見德國國旗滿街;不少德國人說,看見人們亢奮地搖動國旗,會感到不舒服不自在。此行還碰到一位記者,他當年對東西德統一有很大疑慮,不是因為擔心經濟被東德拖垮,而是擔心一個統一而強大的德國會是新一輪災難。看看一次及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她的憂慮並非無根據。

一位導遊達人則說,德國人直面戰爭過錯,某程度也是逼出來的。納粹德國與共產黨是死敵,當年東西德分裂分治,共產東德就不斷詰問納粹罪行,令西德不能不面對歷史。原來國家分裂也有好處。

看看今天我們眼前所見,愛國愛黨惟恐表忠不夠快,講講自決自主也是天大罪行,此等思想行為,與冰封機場飛機停飛要唱國歌壯膽屬同一層次的腦殘。

德國人活在反思之中,二戰過錯成為國民教育主菜,罪疚感也可成為民族認同的一部分,甚至自覺國家強大統一可能帶來災難。誰說碰上國旗國歌要感動流淚?誰說國族認同必須自豪驕傲、搖旗吶喊、感激國家係阿媽?

有自信反思己過,有勇氣面對批評,有底氣面對自己,才會贏得全世界的尊重。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Tuesday, January 30, 2018

深喉,請隨時準備站出來

[立場新聞圖片]
美國「水門事件」醜聞最終令總統尼克遜下台,除了《華盛頓郵報》記者竭力追尋,也因為得線人「深喉」襄助,提供線索。這位深喉,幾十年後證實,是聯邦調查局副局長   Mark Felt

高官爆料故事,七十年代美國,還有兩位,一位叫   Randolph Thrower一位叫   Johnnie Walters,他們都是尼克遜治下的國家稅務局局長,Randolph Thrower 為不肯聽從尼克遜指示,於其政敵的稅單中找碴而被開除。尼克遜聲言要找一個百分百服從的繼任人,要「狗娘養一樣心狠手辣」,「只會對付我敵人而不會對付我朋友」。結果他的幕僚找了Johnnie Walters 當稅務局長,以為他柔弱可信,交給他二百個政敵的名單要他查稅。

Johnnie Walters 把事情告訴其上司財政部長。最後,局長把尼克遜的政敵黑名單交給一位國會議員,爆大鑊。

香港政府,化身為DQ樂園,律政無法無天,選舉無規無矩。特區政府誓要幹掉眼中釘,醜陋行為要選舉主任硬食;所謂獨立客觀的選舉主任,變身作劊子手;所謂專業公正律政司法律專家,以言入罪,思想審查,雙重標準,玩弄法律,練就一身自閹閹人的絕世武功。確認不確認,翻來覆去,折騰幾日,當中必有妖孽,必有不堪入目大醜聞,必有中環西環行埋亂綱亂紀亂倫的明證;血肉模糊的判斷,知悉內情又良知未泯者,還要啞忍到幾時?

公務員食君之祿要擔君之憂?大錯特錯。請記住,公務員收的人工,不是政府錢,那叫公帑,世上沒有一件事叫「政府錢」,那是人民的錢;公務員為人民服務,不是為橫蠻無理的主子服務

我不相信,專業的公務員團隊目睹威權臨門,尊嚴盡喪,卻甘願下跪求存,活於豐衣足食的豬圈;我不相信,一個僭建司長,移師律政司僭建法律,還需要值得任何尊重;我不相信,號稱中立的選舉主任公務員,雙手沾血,成為法治屠夫的幫兇,仍然無動於中。

DQ風暴告訴世人,香港正式踏入威權管治年代。一個小小補選,香港淪落到說句「幾十年後自決也是選項」都要終身剝奪政治權利;淪落到誰人當選不是選民說了算是政府說了算;淪落到一些人最終皇恩大赦獲准入閘都幾乎要感恩流涕的絕世荒誕。

抵抗威權惡行,每個人從自己做起。耶魯大學教授 Timothy Synder《論暴政》一書所寫的歷史教訓第一、二項:首先不要自覺馴服,尤其在機構組織中掌握一丁點權力的中層人物,不能順理成章為專制鋪橋搭路;第二,珍重你專業的制度與組織,不能捨原則,不能習以為常,不能令歷史開倒車。

當威權管治肆無忌憚,權力機關違法亂紀公然欺詐行為與日俱增,終有一天體制中人循正常途徑再抵擋不住,那些改變歷史進程的深喉,往往是管治機器中名不經傳的人物。各位港版深喉,是的,是你、你、你,請輕裝上陣,隨時準備站出來。這時代,威權臨門,將無人倖免。

***   ***   ***

香港傳媒行業,老早是隱秘操控的照妖鏡,激流暗湧之中,個體如何自處?

今晚,《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新書演講會在中文大學舉行。




日期:2018130(星期二
時間:1830-2030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鄭裕彤樓6號演講廳(CYT LT6
語言:廣東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有關銳實力:不對稱攻心戰




Monday, January 29, 2018

不對稱攻心戰

[立場新聞製圖]
內地媒體筆下的世界,祖國永遠欣欣向榮,外國天天水深火熱,香港則日日講獨。防火牆加固升級,大阿哥灌注國族主義,開動國家輿論機器小事化大,全民落藥,愚弄群眾,惟恐香港光環不滅。

最近一例,浸大學生不滿普通話豁免試安排,爆了一粒字粗口網上流傳的長篇錄影,只聽到一個L字粗口助語詞,並非如很多媒體所形容粗口「橫飛」、粗口「連篇」,當然少部分學生態度粗魯並不可取)。內地官媒執着一字粗口,有如執到寶,評論上綱上線,批評香港「小青年」部分人「本事很一般」,「很可能沒什麼競爭力」,學生認為普通話考核有問題,則上升到「剪不乾淨的被殖民心理」,連上「港獨」,部分網民大聲喊打;中醫學生不敢留在內地實習,堂堂校長縮窒,學生安全受威脅也不敢吭一聲。

學生表達方式不明智講了一字粗口被五馬分屍,議員假學歷、律師殺無赦、警察集會X老母、律政司長僭建僭建再僭建,則趾高氣揚,扶搖直上。掌權者的偽善不須由我多講,只想談談一個「不對稱」的輿論環境。

鬧爆香港年輕人,已經變成黨媒與擦鞋仔的日常娛樂。好的,黨的喉舌也享有評論自由。但在內地,平凡百姓,只有和官方立場一致,甚或抱着「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智慧,才能不被刪帖、才能暢所欲言。

最近,西方輿論關注外交角力中「銳實力」(sharp power) 概念。美國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發表的報告,對俄羅斯與中國顛覆滲透西方陣營的新方式,稱之為「銳實力」。「銳實力」不同於往日「硬實力」泛指飛機大炮金錢等具威逼性的國家實力,也有異於文化價值觀等令人心悅誠服「軟實力」,而是中俄兩國近年具隱密而帶欺騙性質的國家級操控。

研究者綜論,俄羅斯與中國的「銳實力」展現方式大不同。俄羅斯缺乏中國的經濟奇迹故事,但擅長透過互聯網於西方社會以匿名方式煽動族群對立、激化左右矛盾、深化國族主義、鼓動仇外排外,從而撼動西方民主自由根基、弱化歐盟之團結,俄羅斯沒有能力展示自己的強大,因為它根本不強大,但削弱敵國的自信與團結,讓敵方自亂陣腳,已經是一大成就

相反,經濟實惠人人愛,中國則利用其經濟奇迹,向外宣揚威權經濟與眩目基建,在國際政治中尤其是走右翼民粹強人專制的第三世界國家甚有市場。中國以經濟實力一擲千金,看準世界各地大學缺錢研究的困境,設立孔子學院與各類研究所;再花錢暗地收購傳媒、政治捐獻游說政客等、明示暗示學術期刊自我審查,從各方滲透影響、收買人心。

反對者認為新概念多餘,任何國家強大了,都想影響全世界,西方想利用其民主自由人權價值觀「洗腦」,中俄今天也在想盡辦法來洗你腦,很公平,歐美國家都有今日,有何問題?

廿多年前提出「硬實力」「軟實力」概念的學者   Joseph Nye認為,軟實力與「銳實力」分別,在於軟實力的訊息戰是 truth and openness’,即訊息是真實而過程屬公開,觀迎意見交鋒。Joseph Nye 認為,中國媒體在他國公開廣播,宣揚自己價值,屬「軟實力」,但中國在全球十四國家暗地支持三十三個電台,發放對自己有利的訊息,這種攻心戰「銳實力」,即隱密又陰濕,大家就要留神。

「銳實力」之運作,另一關注點,正是一個不對稱的輿論環境。中俄大肆鞭撻「言論自由」,卻同時利用西方自由社會的公眾言論平台,甚至收買傳媒,散播半真半假消息,擾亂人心,激化對立;但中俄在國內審查傳媒,封鎖不利消息,全面操控,有秩序洗腦,黨國至上,同時遏止異見聲音,有佢講無你講。

香港的言論環境,崇尚自由,廣納各方傳媒與言論,希望真理越辯越明,卻難敵國家機器長年累月的污。一國之下無完卵,香港人卑微的聲音,十三億人不會聽得到。

***   ***   *** 

香港傳媒行業,老早是隱秘操控的照妖鏡,銳實力交鋒的 ground zero。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新書演講會在中文大學舉行。


日期:2018130(星期二)
時間:1830-2030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鄭裕彤樓6號演講廳(CYT LT6
語言:廣東

相關文章: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Friday, January 26, 2018

《戰雲密報》‧榮辱一刻

[網上圖片:《戰雲密報》劇照]
《戰雲密報》,講述近半世紀前美國「五角大樓文件」醜聞,大批國防部機密文件流出,公眾才知悉,官員早知越戰贏不了,他們不願面對現實,堅持派兵去死;戰爭與「反共」與「國家安全」關係不大,只是為了自己的面子。

這個故事,正是經典的「國家安全   Vs 新聞自由」的爭論。不幸地,「國家安全」往往成為掌權者攏絡民心、胡作非為的幌子,所謂國家安全,只是官員自己權位的安全。幸好,美國總算還有獨立的司法系統、有堅持揭露真相的報人、有政黨輪替的真選舉。

史提芬史匹堡一接到這電影劇本,立即放下手頭上其他工作,趕工拍攝,因為特朗普的後真相時代,掌權者公然說謊欺詐煽動挑撥,已成王道;那些老掉牙的新聞價值與道德勇氣,更顯得稀有不朽。

「五角大樓文件」最先由《紐約時報》爆料,法庭發出臨時禁制令之後,《華盛頓郵報》記者跟進。故事視角從《華盛頓郵報》老闆凱瑟琳‧葛蘭姆的處境開展,當時一個決定,可能導致上市集資大計告吹、失去政府高層權貴友好的信任、更隨時鋃鐺入獄、家族事業毀於一旦。

電影描述的一大矛盾點,乃大老闆與總編輯周旋於權貴中的掙扎。傳媒高層常常成為白宮入幕之賓,出入私人派對,與政府要員看似惺惺相識,自我感覺良好;但哥前哥後三分險,一時不留神,就把監察政府的天職,不經不覺束之高閣。說白了,傳媒與政府高層,從來就是互相利用的關係;若兩者稱兄道弟,姐妹情深,互相仰慕,合作無間,才得人驚。

最後,凱瑟琳‧葛蘭姆在騰晒雞的律師面前,一鎚定音,奠定了《郵報》的江湖地位,名留青史,不辱使命。

《戰雲密報》我是看傳媒優先場的,感覺上觀眾情緒不如《》和《》,這兩齣戲由記者視角出發,他們面對的抉擇較「貼地」、較易有共鳴。《戰雲密報》中老闆凱瑟琳‧葛蘭姆面對的矛盾,一般觀眾不易投入。

《戰雲密報》也道出了資本主義社會中,「老闆大晒」的殘酷現實。記者編輯發狂追新聞,一切準備就緒,終極挑戰強權,眾人只能屏息以待,聆聽大老闆決定。畢竟,榮辱是她的、報館是她的、賺錢蝕錢也是她的。

來到抉擇時刻,所謂新聞原則能否守得住,傳媒是忍辱含屈變作千古罪人、是逢迎權勢斷送數十年信譽,還是不畏強權鑄造行業楷模,往往只是大老闆或總編輯一念之間。哪一方才是歷史正確的一方,其實很清晰,就只在乎那些屁股坐在關鍵位置的人,有沒有踏出一步的勇氣。

***   ***   ***

控制傳媒老闆、收買傳媒,正是操弄新聞內容最簡單直接而又隱密又看似理所當然的手段。最近英美輿論出現「銳實力」(sharp power) 一詞,意指權威政體以滲透、收買、籠絡等間接與隱密方式,施加政治影響力《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一書的「陰影」,描述各種隱密操控如何體現於香港傳媒。不須望得太遠,仔細看看香港傳媒,會看到很多。香港傳媒,正是隱秘操控的 ’ground zero’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新書演講會在中文大學舉行。



日期:2018130日(星期二)
時間:1830-2030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鄭裕彤樓6號演講廳(CYT LT6
語言:廣東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Monday, January 22, 2018

法律僭建專家

[立場新聞製圖]
聽說,僭建是香港普遍現象,屋宇僭建如是,法律僭建如是。

屋宇僭建,還原即可;法律的僭建,不只不會還原,更是變本加厲,深挖秘密地洞損害根基,樓頂天台瘋狂加建到火星。

例如「憲制秩序」四字,橫空出世,那是誰的秩序?誰來製訂?誰來詮釋?國家權力機關違憲,誰有權審查?國家要認真對待憲法,相信無甚異議,基本法就是憲法框架下訂立,現在一聲「憲制秩序」,基本法條文就可以一風吹?

還有「國家行為」四字,西環法律精英謂,人大一個《說明》,都是「國家行為」,香港法院不能質疑。那麼,國家行為違憲違法怎麼辦,一聲「國家行為」,自己訂的法律就「不再適用」,基本法與廢紙有何差別?

當然還有「一言九鼎」所謂不容挑戰,所有法律我說了算,正是「朕即是法」赤條條畫出腸版本。

更不要忘記,香港終審法院之上,僭建了終極釋法威權。終審法院頭上,泰山壓頂,違法使用釋法條文、名為釋法實為修法,最新僭建,連人大的「決定」與「說明」,據說香港法院都只能服從。

香港眾多挾着「專業」名堂的律師學者,挖空心思為「朕即是法」提供「法律理據」與「憲法根源」,奴才心態令人嘔吐。試想想,回到三十年前基本法起草時吧,若當年北京政府坦白告訴香港人,所謂神聖基本法,要服從由我訂的「憲政秩序」、「國家行為」我說了算、中英聯合聲明「不具任何現實意義與約束力」、「普通法」要靠邊站、終審法院之上有人大終極威權指令,任何異議就由我「一言九鼎」,香港人一早就反枱了。

騙徒行騙的手法層出不窮,但有些放諸四海皆好用,騙你一時,生米就煮成熟飯,過咗海就係神仙。

習慣了僭建,對僭建「不為意」、「無留意」;一個僭建司長,負責鞏固法律僭建大業,入型入格,最佳配搭。

***   ***   ***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Tuesday, January 16, 2018

政治正確我識條鐵

[立場新聞製圖]
問答遊戲。以下表述方式,有什麼問題?

(一)調查統計了170個國家,香港名列第一……
(二)中國、香港、台灣三地的代表……
(三)台灣總統蔡英文……
(四)李克強出席人大會議後說……
(五)中國國務院發表報告……
(六)南中國海爭議持續……

話說某跨國酒店集團,在網頁內把港澳台與西藏的選項,列於「國家」的選項下。中國人民的感情豈容傷害?結果,集團負責人遭約談,要道歉,官方指集團涉嫌違反《網絡安全法》,要立案調查。國家安全真的很脆弱,國人的心更脆弱,網上一張表格都義憤填胸齊上腦。

新時代,人人積極向上,擁抱民族復興,學習政治正確;不只滿分,更要爆燈,進而四出獵巫。各類型文書、報告、表格,陷阱處處。上列的六種表述方式,好些傳媒早已不准用,若有不識時務者錯用,大有可能聽到以下訓誡:

(一)「調查統計了170個國家,香港名列第一…」
香港不是國家!只能說調查統計了170個「國家及地區」!

(二)「中國、香港、台灣三地的代表…」
台灣只是一省!香港只是特區!「台灣」不能與「中國」並列,不能說「中國與台灣的經貿關係,只能說「兩岸」經貿關係!只能說「內地、香港、台灣」三地或「兩岸三地」!

(三)「台灣總統蔡英文…」
台灣不是國家,哪有總統!?大陸官媒慣常用法,叫「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或「總統」蔡英文(一切台灣官銜都加引號,以示質疑、不承認),甚或沒有頭銜,直呼其名「蔡英文」。翻查電子剪報資料,香港傳媒仍有幾份報章會寫「台灣總統蔡英文」,好勇,小心反分裂風暴燒埋身。至於電子傳媒,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都不會用,多數說「在台灣,總統蔡英文…」,含含混混,兜兜轉轉,得過且過,自能趨吉避凶。

以上三用法,都算傳媒常見;餘下三句,常人未必容易理解。

(四)「李克強出席人大會議後說…」
對領導人,不能直呼其名!每次提到李克強,都盡量用「總理李克強」,就算剛剛說了一遍頭銜,下句再提到的話,還要再說出頭銜,不能省略,才算尊重!「總理李克強…」、「李克強總理…」好煩?最多隔一句才講一次![那麼,提到副總理時是否要句句說出頭銜?什麼級別要說?什麼級別以下不用句句講出頭銜?特首要不要?能不能直呼其名?司長呢?局長呢?副局呢?]

(五)「中國國務院發表報告…」
用「國務院」,不用「中國國務院」,都一個國家了!說「中國國務院」好像稱呼別國的國務院!不正確![直呼其名會否又不敬,遲一步是否應說「我國國務院…」,才算忠誠真愛?]

(六)「南中國海爭議持續…」
不說「南中國海」,因為那本來就是中國領土,「南中國海」是西人說法,像是「中國之南的海」,不對!那是「中國的南海」,說「南海」就足夠![明白嗎?我其實不明白這是什麼邏輯,部分內地官媒也不一定要如此。]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識時務者為俊傑,學懂了沒有?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