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7, 2012

師兄,你瞓醒未?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7/9/2012 刊於《信報》)
學民思潮,一切就從幾位年輕人的堅持開始
 「國王的新衣」故事,每天在香港上演,自命聰明的山寨王從無想像自己有愚蠢之可能,身邊僂儸假意奉迎,無人膽敢指出主子的醜陋。直到國王滿心歡喜穿著新衣遊街獻世,天真的孩子一語道破:「哈,國王冇著衫!」

安徒生丹麥童話裡的國王,聽到旁人的耳語,看到路人的恥笑,開始滴汗,只能尷尬地頂硬上,裝作無事發生。在香港,直率的年輕人批評政府,被誣陷為「紅衛兵」、「受政棍利用」、「受外國勢力操控」;國王的赤裸醜態被揭破,則堅持是你們腦袋有問題,還繼續推銷:這衣服很神奇很漂亮,很適合你們。

絢麗的都市、染紅的香港,還有一個丹麥原版《國王的新衣》欠奉的劇情。原來,神奇的新衣,早已人人一件穿在身上。年輕人指出顯然易見的事實,旁人笑罵國王,才驚覺,自己早已享受著國王的俸祿,是利益集團的一分子,穿著國王贈送的新衣,自欺欺人,埋沒良心。我們學會享受妥協的果實,懂得安慰自己,刻意善忘,習慣了說「唉,算把啦」、「呢個世界係咁架嘞」、「無辦法啦」;心有不安時,跑進麥兜的世界裡尋找救贖,從戲院走出來,就以為洗滌了一身污垢。

我們良知猶在,但埋得很深;每一代人,都曾經年少無知,心懷壯志;我們這代人,嚎號過悲壯的戰叫、踏出過不會磨滅的足印;我們知道什麼是對,什麼叫錯;我們知道真理難辨,但正義長存。《天與地》為什麼爆紅,因為它擊中了香港人之最痛。

杜汶澤讚揚學民思潮同學們,敢於搗破假象,是真英雄,杜汶澤形容自己:「長大後,一直苟且偷生,每天為五斗米而折腰,現在我的成就,極其量是個提供一些低俗娛樂給市民的小藝人。」強權之下搵食,誰不左右為難,苟且偷生,每天在原則與現實之間掙扎?試問有哪位記者不在狐假虎威滿口仁義的總編輯當前作過有愧之心的妥協?試問有哪位老師在課程壓力與粗暴校政中沒做過損害學生福祉的事?又有哪位建築師測量師會計師在老闆威逼客仔利誘中沒做過踩界違規的勾當?又有哪位在中國做生意的殷實商人夠膽堂堂正正說自己賺來的每一桶金都清清白白?

人在江湖,尋夢像撲火,既不能擇善,也不再固執,於是說服自己「平常心」是美德,為免精神分裂,再「退一步,海闊天空」。我們知道,這個社會這個中國百病纏身,但慨嘆身不由己,又開始說服自己,既然不能成為藥方的一部分,那麼叫自己不成為疾病的一部分也好;後來發現,自己已被病毒感染,只好盼望不成為毒瘤,就算叫做對得住天地良心;不幸成為惡性腫瘤,則大呼善惡乃相對,世上沒有絕對真相,毒瘤繼而吞噬其他健康細胞,指摘反抗者冥頑不靈。

「三十會」一群與政府有傾有講的青年學者,報章上聲援反國教,支持罷課,他們的聲明:「今日,我們或許步入中年,光頭,大肚腩,痛風,仔細老婆嫩,雄心壯志所剩無幾,換來的是貪生怕死……廣義地說,橫看豎看,我們無奈地都變成建制派。」想起昨日的我,可會感懷身世?

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說過:「當我們眼見真理卻一言不發,就是我們開始死去的時候」他說:「……在這個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

青年學者們的聲明,叫大家想想《少林足球》的情節,各位師兄師弟,返嚟嘞,係時候歸位。讓我們一起發聲,一起懺悔,洗脫一點罪孽。

我們要感謝學民思潮同學們,你們熱血而冷靜,心思慎密而保有赤子之心,你們揳而不捨地追擊,喚起家長與老師的關注;一輪風潮,再以和平絕食,激起千重浪,喚醒了眾生冬眠的心。同學們,請不要再為這個政府燃燒青春,你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香港欠你們太多。

國王的新衣的改篇美好結局版,國王一言驚醒,才知道自己是傻瓜,國王慨嘆身邊無人講真話,讚賞孩子誠實,學到嘢,從此做一個好皇帝。在香港,「門常開」的高牆之後,王朝的重臣居高臨下,他們眼中的黑衣人,只如螻蟻;絕食者的意志,他們說是做騷;同學的真心,他們蔑視漠視。

高牆後的傀儡,繼續無動於衷,不要緊,更多的苟且拖延,民間網絡有更多時間試煉、聯繫、動員、深化。沉睡的心已醒,香港血脈在流。

請看看這些年輕人為香港做了什麼。有人說,他們受什麼什麼勢力操控。
請你看看黃之鋒,和他的朋友們,
留意他們的眼神,你以為有任何人能操控他們?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無法叫醒裝睡的人】「國民教育要告訴你的,不是一個假的歷史真相,一個假的真實世界,一個假的良心,因為它也許壓根不想去證明它的謊言是真理,它也根本不在乎真假;國民教育的推行,只是要告訴你,這個世界,真實不重要,良心不重要,所謂歷史真相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利益與權力。
    國民教育課,它要塑造的,不是鐵屋中沉睡的人,而是裝睡的人。因為,沉睡的人,你總有辦法去喚醒。但是,你永遠沒有辦法喚醒一個裝睡的人!」
    —胡清心

    ====

    內地生親述:為什麼反對國民教育
    http://www.isunaffairs.com/?p=10582

    在內地出生、成長的中大學生胡清心,在看到政府總部廣場前「鐵屋呐喊」的橫幅後,感動地幾近落淚,並決定將她所經歷的國民教育科和它給中國帶來的影響寫出來,告訴港人:國民教育科的可怕之處不在字面上的那些,不在於對共產黨的歌功頌德,而在於它讓我們中國的學生和老師,讓中國的基礎教育界,撒謊成性。它要塑造的,不是鐵屋中沉睡的人,而是裝睡的人。你永遠沒有辦法喚醒一個裝睡的人。

    文 / 胡清心

    爲什麽要反對國民教育課?這個問題似乎並不是問題,卻讓我思考了很久。作為無權無錢的普通老百姓,我的父母沒有機會將我送入國際學校或者國外接受教育,因此從小學直到大學我都如大多中國的普通學生一樣,在公立學校完成了16年的學習生涯,而這16年來所謂「國民教育」一直如影隨形,然而它對我,以及我的同僚似乎沒有帶來任何影響,我的同學中無一人無比擁護共產黨,無一人相信黨的無比偉大與正確,似乎國民教育在我們16年身上的實踐是徹底失敗。那麼還有反對國民教育課的必要么?以下,是我嘗試從一個與「無比偉大正確的黨」和各種形式的愛黨愛國教育相處了16年的過來人的角度,給出的思考。

    在我讀小學的時候,我們有一門課叫思想道德,何謂有思想有道德的人,自然就是要愛黨愛國愛人民,這其中用語曖昧不清,不像現在香港的國民教育教材如此直白,但除此之外每逢党國的重要日子,總有各種的作文比賽,演講比賽必須強制參加,還要積極表現和幾近一個小學生的文筆所能對黨的種種豐功偉績進行歌功頌德。那個時候,我們在蒙昧之中接受了最早的「國民教育」,知道了共產黨在長征中的偉大戰略轉移(大學讀歷史系之後才知道其實只是被國民黨圍剿之後的流竄);我黨在抗日戰爭中的英勇事蹟(也是讀歷史系之後才知道當時與日軍正面交鋒的都是被斥為賣國的國民黨,共產黨正忙著在後方搞土改忙建國)。然而儘管如此,這種種灌輸對我們這些即使是最聽話最優秀的學生小幹部來說,也不過是鸚鵡學舌有口無心,從來就沒有往心裡去過。爲什麽?因為相對學校里其他功課,它是離我們生活最遠的,我們在生活中從來沒有感受過我們所歌頌的新生活新中國的那些點滴,而我們的家長,或許對我們的國文與數學非常關注,但對於這些重要的愛國教育,卻不置可否,異常淡漠。

    讀中學的時候,這門思想道德課,變成了思想政治,內容仍是大同小異。那時還多了一重班主任,常常在放學之後留堂對我們進行各種思想教育。然而對於叛逆的中學生來說,無論是課上要死記硬背的內容,還是我們那「馬列老太」的絮絮叨叨都只讓我們越發反感。因為漸漸開始理解成人世界的我們都心裡很清楚,班主任緊抓我們愛國思想教育咄咄逼人不是因為她真的相信她所說的那一切很重要,不過是因為我們做的好,可以作為她當班主任的政績去校長那裡邀功可以評上職稱加人工,而學校里多幾個這樣的模範班主任和班級,校長又可以在學區教育局裏面有政績,自然又是升官發財,而自然教育局上頭也有人……所以我們無論是被直接還是側面灌輸的一切都只是老師們讓自己升職撈好處的手段而已。

    再到了讀大學的時候,我們不僅有思想政治教育,還有形勢與政策教育,馬列思想毛概鄧小平理論輪番轟炸。但在學校里我們最看不起的,就是教這些課程的老師,我們公然翹課,在她的課上大聲說話吃東西看電影睡覺,甚至在某些同學認真回答問題的時候起哄,但那些老師對此卻毫無辦法,因為在失掉老師的威嚴之前,他已經失掉了學生對他的尊重。我們都知道,只有一無所長毫無學識的人才會來教這些東西,而他可能唯一擅長的只不過是須溜拍馬搞關係,才為他在大學謀得這樣一個閑差。

    這樣說來,你覺得國民教育成功么?它可以說是失敗的,因為它極盡所能灌輸了16年,卻仍舊無論是坐在底下聽的還是站在上頭講的,沒一個人相信它所說的;但你也可以說它是世間難得的大成功,因為雖然人人都知道它不過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竟然還是能被一代一代人當那麼回事重複了數十年。

    國民教育可怕么?其實它白紙黑字寫的那些話語,根本不可怕,越是頂真極端的宣傳,只會越發顯得可笑;但它也非常可怕,因為舉國上下竟然會願意爲了這樣一個謊言而趨之若鶩,多少學生因為它而決定了自己的命運,我們明知它是謊言,卻仍要認真的抄寫回答每一條題目,麻木地寫下那些言不由衷的諂媚之語,又有多少老師明知它的徹底荒唐,卻要把它當做真理來說教,更作為判斷學生道德思想的準繩!

    這才是國民教育課真正可怕的地方!

    它可怕之處不在字面上的那些,不在於對共產黨的歌功頌德,而在於它讓我們中國的學生和老師,讓中國的基礎教育界,撒謊成性!

    在學校里,我們明明知道老師和整個社會都沒人相信這一套愛國教育的理論,可是老師們或許出於無奈,或許出於功利心,都把這些謊言灌輸給我們,還要強迫我們違心地說一些自己或許都不理解的話語,才能得到高分,成為好學生,而一旦我們說出真心話,就要被批評,拿低分,成為壞學生。長此以往,循環往復。漸漸地無論是講的人,還是接收的人,都變得麻木,都對此習以為常,說兩句這樣的鬼話根本是無所謂的事。

    當我們看到如今的中國社會,爲了金錢爲了利益,可以出賣良心,根本毫無底線,什麽都做得出的時候,除了如今的市場經濟化帶來的對利益的無窮追逐之外,也許同這似乎被我們視為無稽之談和笑柄的「國民教育」,同它給我們造成的撒撒謊根本沒感覺無所謂的心態,也有些許關係吧。

    在學校裡,老師自然就當授業解惑,更應為人師表,他們對學生建立人生價值觀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可在貫穿始終的各種國民教育里,我們一入學校從老師身上看到的是,爲了國民教育的威權而可以放棄真相,放棄真理,放棄良心,隨意地說假話,說謊話,更以此為榮,以此作為得利的門路。或許我們也曾有些老師在辦公室里牢騷滿腹,對這些鬼話大肆批判,而一上臺卻又充滿難言之隱地照本宣科,或許這樣的老師會讓有些學生唏噓,可是更多的學生或許從他們身上看到的是對權力的屈服,明知真相卻不敢說出真相。在這人生的第一課堂中,國民教育課像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到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權力與利益,什麽自我,什麽良心,什麽真理,都必須屈從在它面前,它更界定了什麽是好人,什麽是成功的人生,正如我當年那個以愛國教育加倍摧殘著我們的模範教師,你唯一可做的不僅要屈從這權力,更要參與到這權力的強化中去,於是好處自然源源不斷滾滾而來!

    國民教育可怕之處正在這裡,它要告訴你的,不是一個假的歷史真相,一個假的真實世界,一個假的良心,因為它也許壓根不想去證明它的謊言是真理,它也根本不在乎真假;國民教育的推行,只是要告訴你,這個世界,真實不重要,良心不重要,所謂歷史真相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利益與權力。

    所以在今天,其實你問中國人,相不相信共產主義,相不相信共產黨,相不相信如今的執政政府,大概沒多少人會說他們相信,在如今發達的網絡訊息社會,很難不知曉一二党國的種種不公義和罪惡。可是儘管如此,他們仍舊沉默地生活著,更有不少人爲了成為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不僅選擇沉默,更以各種合理化的理由來粉飾制度的罪惡和党國的滿手血腥,或者更多的人滿足於他們已經過上的豐足的物質生活而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莫談國事。而其中大多的人,都是理直氣壯心安理得地這樣活著。

    也許是有少數人至今仍虔誠地信仰著共產主義和那些愛國教育課本所寫的東西,而這些人卻成了這個社會中唯一的天真的活在烏托邦中的理想主義者,而這樣的理想主義者卻是對如今這烏煙瘴氣的社會,帶來最少影響與傷害的。那些攀在高位作惡多端的人呢,若問起他們的信仰,卻總是不置可否,即便是言之鑿鑿一套又一套大道理的,等他下臺或者退休之後再去問問呢?或許你才意識到當年那些大道理不過是他演戲的鬼話而已。

    我在新聞中無意瞥見政總大樓門前有著一條「鐵屋呐喊」的橫幅,幾乎讓我落淚,於是我決定寫下這篇長文,將我所經歷的國民教育課,將它給中國帶來的影響寫出來,它在某種程度上承擔著無形而不可避免的責任,讓中國成為今天這樣無以為繼卻深陷泥潭動彈不得的狀況。

    國民教育課是否會讓明日的香港,成為今日的中國,不得而知,但我呼籲停止國民教育課,更希望更多的老師,尤其是基礎教育界的老師能夠參與到其中來。要知道,你們在臺上的一句違心話一篇勉強的頌歌,會給學生帶來的影響不僅僅是字面上這些東西的影響!在你們手中,決定的是香港的未來是否是一個講良心講真相講道德的社會,還是一個只講權力與利益,其他一切都被淡化的社會。

    國民教育課,它要培養的,不是共產黨的奴隸,而是權力和利益的奴隸。

    國民教育課,它要塑造的,不是鐵屋中沉睡的人,而是裝睡的人。因為,沉睡的人,你總有辦法去喚醒。但是,你永遠沒有辦法喚醒一個裝睡的人!


    其實問題本身就係中國制度!我們反對國教就是希望終止和中國制度同化的可能!現在狀況,既然香港政府願意提出談判,我們何不就提出各種訴求呢? 我們為何要不撤不談判呢? 我們可以提出廢除法團校董會,還權於教師/可以接受延遲國教,但要附加條件係要條改國教到我們認可才能推行/或者其他方案....總好過企硬! 無論做生意好,做人好,做家長好,要懂變通! 硬碰硬,兩敗! 講返轉頭,縱使學生時代没有遇到利益與權力,出到來社會,始終會遇到! 這是文明的一部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