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8, 2013

大西南圖話(3): 金沙江的最後溜索




說是「最後」,應該沒有誇張,因為當地政府已於三月中,停止金沙江所有溜索的營運。

溜索,是當地人過江的方式之一,一條鋼索,橫跨絕壁,往日,是人手驅動或借高位下滑「溜」過江;後來多屬機械拉纜。運載的吊籃有大有小,主要載人載牛載馬過江,大型的溜索,可以運輸越野車。

四川雲南兩省交界的金沙江大峽谷,兩邊是絕壁,下臨洶湧江水,鄉裡人隔谷相望,這麼近那麼遠,一條溜索,連繫兩地。

溜索無疑非常危險,深山之中,維修保養似有若無,每一條溜索都有跌死人的故事。沿江所見,絕大部分溜索已荒廢,只剩這條,由這位村姑當關。



同行的地質專家楊勇說,這條是他見過最高最長的溜索,似乎不理禁令,繼續營運。十元過江,大夥兒玩命一次,最後的溜索啊。我們從四川一溜過江,去了雲南的葫蘆口;又是一溜,又從雲南回到四川。腳底下是洶湧金沙江,原始的滑輪在轉呀轉,踏進鐵籠,已命不由己,不需驚懼,因為驚都無用,只好盡情感受最後的凌空飛索。

NGO組織者田犎播放了他十多年前製作的「溜索」紀錄片,我們看得目瞪口呆。

當年的溜索,人手驅動,那麼大的鐵籠,如何推得動,何處著力?

原來,人是走在鋼索上,如走鋼線,彎身推吊籠,無任何安全措施,都是特技人。

截圖自田犎溜索紀錄片,擅取自木易三土兀微博
這一切都將消失,金沙谷大峽谷有四大電站,發電量高過三峽大壩,激流將變平湖,絕壁被淹過半,鄉村與舊城將被大水吞噬,溜索亦成絕響。

我們不能阻止水電巨獸的步伐,只能留下點點滴滴,紀錄那些還未發現,已然逝去的半壁山河。

相關文章:

其實,真的不要玩命:積極恐慌保平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