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6, 2013

汶川大地震之謎


區家麟|絢麗荒涼 (原文26/4/2013 刊於《信報》,本文為長版+圖片)


這座龐然巨物,仿羌族碉堡,外型美觀,內裡空洞。它重門深鎖,玻璃大門封塵,聽說這是一個「救災紀念展館」,建築完工後一直荒廢,開幕無期。

這裡是一個落寞的「景點」,路邊幾個小攤,鍋裡的千年油,炸著乾枯瘦癟的疑似食物,等待那些一落車就皺眉的稀客。這裡是甚麼地方?還記得整整五年前,汶川八級大地震,災區道路全毀,解放軍先頭部隊,最後從水路進發,就是從紫坪鋪水庫大壩旁這裡下水,趕往救災。

既然多難興邦,順理成章,每個救災細節就成為製造GDP的歷史資源,「解放軍落水點」變成「景點」,除了展覽館,還建了一座紀念英勇救人事蹟的「豐碑」,但附近居民說,配套未完備,展館一直空置。
內地盛行「豐碑文化」,到處有大型雕塑,樹碑立傳。
五年了,當年的嚎哭悲慟漸淡,換來穿山過水的超級高速公路、如歐洲小鎮一樣的映秀新城,還聽到當地人一句「沒有地震,我們有現在的生活嗎?」,真的嚇了一跳,驚覺「地震經濟」的奇迹。五年了,豆腐渣工程與學生之死誰要負責,無下文;賑災善款是否用得其所,亦無人深究;但是,地震一大謎團,不能不探究,而且,最近有一丁點新訊息。

荒涼的羌族碉堡下,就是紫坪鋪大壩,2005年,大壩把岷江截斷,蓄水發電;三年多後,發生八級大地震,震央只距離水庫數公里。當年的大地震,是否紫坪鋪水庫誘發?多年來,地質學家爭論不休。

豐碑之下,就是紫坪鋪大壩與水庫,圖右方山裡,距離水庫5.5公里,就是汶川大地震震央
汶川大地震五周年,雅安又一次七級地震,兩地位處同一個龍門山斷裂帶。「水庫誘發地震」之爭,不單是學術討論。大西南壩業,正以中國速度,佔據深山峽谷;川滇一帶,壩特別高、水庫特別大,要西電東送,增大產能。全中國五大水電站,三峽工程之後,排第二至第五位的水電站,都在四川雲南交界處,上百過大小水壩水庫,正在河谷中冒起,而這裡是地震活躍帶。

「水庫誘發地震」之辯,內地媒體中,反對者聲音較響亮,部分黨的喉舌甚至不容論辯。既得利益集團反對此說,可以理解,正所謂「草樓銀路金橋鑽石壩」,水壩建設涉及龐大利益,質疑水壩建設的聲音不能任其滋長;再者,力主於地殼斷裂帶上修築大壩的人,不可能承認錯誤,為八萬七千條生命埋單。

科學層面,反對「水庫誘發地震」的專家,有其理據,主要如下:

一,全球數據可見,水庫確實能誘發地震,但震級很小,絕大部分低於五級地震。地震專家公認之水庫誘發地震,6.0級至6.4級的,全球迄今只有四例,汶川的八級地震,很難歸咎於地震前剛蓄水三年的紫坪鋪水庫。(「水庫誘發較大地震」之四例,其一正是供水香港的廣東新豐江水庫,1962年水庫誘發一場6.1級地震,去年河源4.8級地震,亦屬水庫誘發,香港也有震感。)

二,水庫誘發地震,一般震源很淺,少於十公里,但汶川地震之震源深度為十多公里。

三,汶川大地震,所影響的斷裂帶長二、三百公里,不可能由一個水庫誘發。

數月前,一直關注此問題的四川地質專家范曉,發文〈紫坪鋪水庫也許真的誘發了汶川大地震〉,綜合五年來各方面專家的研究,部分研究數據得自官方地震台網於接近震央的新資料,較具官方權威。范曉一直認為,汶川大地震與紫坪鋪水庫有「特殊時空關係」:

一,震央與水庫,直線距離不足六公里,會是純然的巧合嗎?

二,大地震時,正是水庫剛蓄水三年多,正值季節交替期,水庫要不斷貯水、放水以發電,水位大幅升降,加上水壓與水滲透作用,錯動地層的斷裂帶,以住經驗所見,也是誘發地震的高峰期,難道又是巧合?

范曉總結,簡述如下:

一,以往世界各地水庫誘發之地震,強度最高6.4級,邏輯上不能推論水庫不會引發更強烈地震。再者,紫坪鋪水庫容量較大,而且所在地,有強烈地震活動之背景,難與其他案例類比。(如廣東新豐江水庫,雖然曾誘發地震,但所在地不算非常活躍的地震帶。)

二,新研究運用了接近震中的數據及新定位法,官方專家重新確定,汶川地震的初始破裂深度,為六至九公里,而非早前定位的十多公里,符合水庫誘發地震的學界共識。

三,所謂水庫「誘發」地震,不是「引發」地震,意指地震本來已有可能發生,但水庫可能令地震提早及加強。

一如骨牌遊戲,骨牌全倒,只需初始一刻輕輕推一下;汶川地震的斷裂帶,長二、三百公里,由一個大水庫誘發,並非不可能。

大西南地區的大型電站水庫群,將於未來幾年進入密集的建成蓄水期。范曉認為:「對水庫誘發地震來說,這也將是一個極為危險的時期。」

汶川大地震是否水庫誘發,可能是一個永遠無法解答的謎團,地震成因眾多,環境因素難再重塑。雖然越來越多證據可見,難以用「巧合」解釋,但既得利益集團無視潛在的風險,水電巨獸,繼續橫行西部的脆弱山河。

科學家放眼宇宙,我們的望遠鏡,凝視穹蒼盡處,幾千萬光年之遙,以為自己知道很多;然而,全世界最深的人工地洞,只曾鑽到地層的十二公里深。我們對腳底下的地殼構造,幾乎一無所知。我們所征服的,只是地球表面一層皮。

(大西南壩業之四.待續)

***   ***   ***

參考資料:范曉:〈紫坪鋪水庫也許真的誘發了汶川大地震〉(本文較多學術詞彙)

相關文章:
我和紫坪鋪水庫之緣,2005一件事:那天,在漩口狂奔

今天的壩業
大西南水壩地圖,每條河都變成大壩與水庫

11 comments:

  1. 那幅大西南水壩地圖, 標示出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水電站, 非常嚇人, 一場生態浩劫正默默地蔓生.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且看到底係 "死Flora & Fauna" 先 ,抑或是 "死人" 先 , 定抑或 "人 + Flora & Fauna" 攬住一齊死 ~~~~~

      Delete
  2. 范曉是四川省地礦局區域地質調查隊總工程師, 是一個中專畢業生, 沒有基本的地震學功底, 也沒具有長期從事水工和地震的研究經驗, 沒有發表過peer reviewed的有份量的地震科研論文, 對紫坪鋪水庫是否誘發汶川地震這些嚴肅學術問題, 還是交由學術界討論好, 到目前恐怕主流學術界不太支持其論點, 上述引文也只是發表在加拿大ngo辦的《三峡探索》上. 由於支持其論點的專家少, 所以每次傳媒總引范為地質專家. 范曉04年已聲稱紫坪鋪大壩敵不過松潘式地震, 汶川地震初時, 他在北京傳謠言說紫坪鋪大壩出現裂痕, 後來又改說地震是由於水庫誘發.

    ReplyDelete
  3. 再谈四川汶川大地震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isc/wenchuan8.txt
    紫坪铺水库与5·12汶川大地震有关系吗?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isc/wenchuan502.txt
    也谈紫坪铺大坝与汶川地震的关系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isc/wenchuan217.txt

    ReplyDelete
  4. 謝謝上位無名君朋友提出的問題,一併解答。

    1. 范曉是四川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大队总工程师,不算「學家」,故本文亦只稱他為專家。那一代人讀過大學的不多。正如香港新聞眾很多前輩也沒讀過大學,沒有學位,我們亦不應因人廢言。汶川大地震,紫坪鋪大壩確實有裂痕,這是官方確認的。一直以來,惡意批評范曉的人不少。

    2. 我數年前有份製作的「壩業」及「汶川地震」等新聞專輯,都沒有採納「水庫誘發地震」的觀點,因為當時看來證據不足以大書特書。數年來我一直有留意相關論辯。現在有更多資料可見,擔憂並非無根據,范曉文章中的資料,亦出自一些較有官方背景的論述。

    3. 五年來的爭辯,「水庫誘發地震」,科學上不能證實,亦不能否證,但不能抹殺確實有這個可能,范文在標題中用了「也許」二字,他這篇的行文,羅列了不同單位的研究。

    4. 在有疑點的情況下,我認為,大西南瘋狂建水壩,是冒進,急功近利。此乃本文之旨。

    5. 你附上新語絲網站的文章,論點我早已拜讀,本文是經消化後我認為合理的論述。新語絲我以前常看,但慢慢發現,這網站的踢爆,多針對「弱者」,他甚少用同樣的態度針對公權力與真正有權勢之人。我雖然不認為弱者永遠正確,權貴永遠有錯,但這網站的態度令我深覺婉惜。

    ReplyDelete
  5. 我雖然不悲觀,而作為 layman 也只能用 layman 式思考。

    借用溫家寶說話,任何數字乘以13 億都是非常龐大,任何數字除以13 億都變成微不足道,大自然的力量,就是如此一個字 -- 大。

    一庫水在大自然只是一小 tum,能量有數得計,立方米 x 水庫高,5 級地震。但,
    『所謂水庫「誘發」地震,不是「引發」地震,意指地震本來已有可能發生...初始一刻輕輕推一下;汶川地震的斷裂帶,長二、三百公里,由一個大水庫誘發,並非不可能。』,任何數字乘以13 億都是非常龐大。

    不過,又不必太悲觀。一庫水堆積,地下水改道流走,引起連鎖反應,的確。但這些水本來就在巴颜喀拉山積雪而來,本來就有這麼多,本來就是這裡多了些,那裡就少了些。5 級地震的能量震得人死去活來,家園盡毀;但移動不了一個大山數呎。任何數字除以13 億都變成微不足道。

    看了附圖後,還能否說微不足道? 不知道。只是見了多位 無名君朋友 說話,也湊熱鬧。

    無名,路人甲到此一遊,有好處,impersonal。當然,小弟乃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AI 一個,don't take it too personal。

    ReplyDelete
  6. 毛詞妙筆生花,一紙浪漫:「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惊世界殊!」區生展示的圖文叫人吃惊。這地上由浪漫到現實的偉業而到人人有份的共業,天上神女何止當惊?隨之應是當慄。生活在那裡的人何止頭上一庫水,有無想過隨時的汹湧天上來,而一額汗?人命啫,正如Al說,除以13萬萬,微不足道。當權力和財富高度集中,乘以13萬萬,不難浪漫出一个「殊世界」,有點始皇的餘緒,一開口,長城生焉,便留給世人一件惊嘆的古董,酷斃了歷史。無話可說,願生死於斯的蟻民們,永天真無知,福樂怡怡,一旦深思有識,憂患始矣。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

      //願生死於斯的蟻民們,永天真無知,福樂怡怡,一旦深思有識,憂患始矣。//

      那麼,中共治下的愚民政策,應該算是德政了。嘆!

      Delete
  7. 固然不應因人廢言, 但這個問題在學術界早有爭論, 范曉也可發表同行審核的論文與其他學者爭論, 在中國知網搜索相關話題就有百多篇論文:
    http://search.cnki.com.cn/search.aspx?q=%u7D2B%u576A%u94FA%u6C34%u5E93%20%u5730%u9707
    也不要說中國知網/ 中國學術界容不下水壩誘發地震的觀點, 上面百多篇文章都有不同觀點. 問題是科學問題應由科學界解尋求共識, 普通人能參與討論的空間非常有限, 報章介紹一家之言, 客觀效果只是很容易簡單化成政治指控.
    就目前所見, 這問題距離科學共識還遠, 加拿大地震專家嵇少丞也反對這一推論, "水库的蓄水与放水可以诱发一些极浅源(<6-7千米)的小震(<3-4级)。再大的水库也不能直接导致8级特大地震的形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597-213364.html
    范曉不是地震專家, 本業是地質公園與地質遺跡調查, 中國知網上能搜到的相關論文絕大部分是這方面的. 范向來反壩, 建前反, 建後反, 三峽反, 紫坪鋪反, 怒江反, 用上"可能"二字, 就可將所有地震歸咎於所有大壩, 科學討論就變成不可證偽的說法.

    ReplyDelete
  8. 如果說,因為「只」是一個「可能性」,傳媒就不說,這就有點作繭自縛了;如果看見一個官方積極打壓的觀點,內地傳媒被滅聲,香港傳媒連提出一個質疑也以「科學」之名而卻步,就更是作繭自縛。固然,不能因為科學未能完全證實或證偽,傳媒就能夠亂講,但當這種可能性存在,而且相對提高時,而科學界之間也有爭論,傳媒提出這些被官方刻意低調處理的疑點,不正是傳媒的天職嗎?

    再說,不應因人廢言,也不應迷信任何專家,包括「業餘」或官方的專家。內地的peer review學術論文,有多兒戲大家都知道,每一篇文章,都要很小心讀。我相信科學,也相信在現實下,科學的結論,離不開「水庫引發地震的可能性是x%」,而我們是否應該為這個'x'去憂慮,這就是政治。

    再說,這篇文章主旨很清楚,刻意在標題上寫上「謎」字,講明沒有定論,但在有疑點下,「大西南瘋狂建水壩,是冒進,急功近利」,謹此而已。

    ReplyDelete
  9.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4&id=2259178&read=1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