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15

一群緊抓權力的惡獸



區家麟|絢麗荒涼 (13/2/2015刊於《信報》)
 
近日特區氣象,陰霾毒霧甚重,濁氣敝日,不見青天。常聞官府貴人慨嘆,「公權弱化」、「官不聊生」,此等歪論,甚覺惹笑。

溫故知新,有個數字叫689,就能僭奪公權之力,挑選親信智囊,委派正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一眾能人異士,掌控十六萬公務員,以政治中立之名,為其服務。所選之新貴,任憑外界口誅筆伐,官府皆可無動於中,一切當作耳邊風,因為他有權。

壟斷機關幹部人事任免,牢牢掌控政府管治機器,正是列寧主義陰魂不散的權力精粹之一。一掌公權力,則明正言順清洗各級具有實權的法定組織,委任同聲同氣一族任監警會主席副主席、委任權貴紅人任審查貪污舉報要職、委任一眾發展主義者與既得利益者任城規會與各式發展諮詢會,異見聲音聊作點綴,因為他有權。

行政長官自動成為各大學校監,有權委任校務委員會主席,清洗敢言學者,「好戲在後頭」;控制人事,則能直接指揮決策,他有權。

行政會議大權在握,一切決策,可以「保密制」、「集體負責制」為由,不須向你解釋。例如,只需一男子689,就能推翻通訊事務管理局的決定,阻止新競爭者投資免費電視,為一個爛得不堪入目的電視台續命,以香港電視觀眾為敵,視民意為笑料,他有權;扼殺影視通訊創意,猶在打鑼打鼓要錢要人去建立創新科技,他有權;沒有資訊公開法、沒有檔案法,公文任意消失,隱藏官府資料,他也有權。

發動輿論攻勢,則有專人統籌新聞心戰;必要時,號召統一戰線,局長也成為打手,官員都要加入攻擊政敵;誘導人心,則豪擲36萬製作潮文短片,又利用大氣電波宣揚「袋住先」,花你的錢,洗你的腦,他有權。

這世上沒有一種東西叫「政府錢」,所有政府錢都是納稅人的錢,是你與我的錢,是社會的血汗錢。操控人事、分配權錢、軟硬兼施,用你的錢,玩他的遊戲,他不是你所選,但他有權。

總會有人反駁,謂這種制度,殖民地時代更不堪。本來,這一切權力,來之不公,從政者理應謙卑,深明己所不配,知所收斂,還望和顏悅色,以誠服人。殖民地時代後期,起碼知恥,百般籠絡人心,營造同坐一條船的形象,以圖建立管治威信。然而,梁振英治下,一路鍾情撕裂對立,挑動對抗,借此保住權位,北望阿爺,才能建立管治權威;特首以一人之力,巧用施政報告舞台,放大「港獨」,舉旗奮起,發動批鬥,反能保證連任;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梁特深諳鬥爭之術,豈會不知道後果;但他樂見撕裂之成,特區大謬,莫過於此。

以上一切,是在枱面運行的公權力;更多隱性的暗角權力,於帷幕黑洞中伸延。眾多異見者的電郵通訊被入侵並用作黑材料,特首公然加持認可,究竟是誰人偷取個人資料?若然私人或傳媒所為,警方有無調查誰在「不誠實使用電腦」?若然屬政府行為,有否經過法定監控程序,為何資料落在傳媒手上,並有人有組織地分發?

從來無人說過民主制度萬能,但它能防範極度的不公義,防止權力成為失控的巨獸,令在位者多考慮人民的福祉,而非權貴的安全與利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在《正義的觀念》一書中說,以現實的角度考量,我們爭取制度改變,不應夢想達致一個完美的社會,而是要避免出現嚴重的不公義。

當公權力結合背後龐大的財力與威權管治維穩機器,成為一個無底深潭,平民百姓,只能盡用手上僅餘的殘碎權力,阻止這個認受性嚴重缺失的政府,繼續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只能發揮監察力量,發出最後的吼聲。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