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 2013

趁青春,狂舞吧


電台裡、茶樓中、的士內,常聽到類似說話:

「唉,時下年輕人……」(下刪七百字,中間要加插很多「唉」聲)

電台節目,一訪問「年輕人」或「青年」講政治,總有聽眾來電,一開口就問:「你幾多歲?」

然後,通常就是出言不遜:「返學校讀多啲書先啦。」

本人當記者時日不算短,訪問過的人不算少,我聽過最廢的廢話來自最高的高官,最真誠的說話來自兩種人:一是年輕人,二是就快死的人。

好些人愛恃老賣老,賣老,賣的是什麼?賣世故、賣妥協、賣屈服的理由。

最近香港多了一些大約十七歲的意見領袖,十七歲與六十七歲,有何分別?

十七歲,他們「向下望」,關心身邊大眾的事;四十七歲、五十七歲、六十七歲的,為數不少,愛向上仰望,關心主子心思,向權勢獻媚,自詡「識做人」,叫大家學嘢。

十七歲,他們敢言,勇於表達,不怕旁人眼光;四十七歲、五十七歲、六十七歲的,為數不少,不滿而不敢言,言而不盡,怕這怕那怕政治化,顧左右而言他,自詡冷靜中立,隨波逐流又要扮有型。

十七歲,他們真誠,有話直說,錯了就認;四十七歲、五十七歲、六十七歲的,為數不少,每句說話計過度過,唯恐得罪這個那個,練得一身語言偽術,卻自鳴得意,以為這叫做說話技巧、公關奇葩。

最近,談到學民思潮的「公民聯署約章」事件。

有人一開口就說:「班細路仔……」「班同學仔……」

有人說:「讀緊中學,關佢哋乜事,票都無得投。」

這些人都忘了,過幾年,20162017,就是他們投票的時候。學偉大毛主席鼓勵青年人話齋:「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結柢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

他們是社會的楝樑,我們是早死的一群。

但早死的一群絕對有惱恨的理由,因為我們在年輕一代身上,不斷看見自己向現實低頭的窘態、丟失夢想的悲哀。

電影《狂舞派》,叫人為了夢想要去盡,不理旁人眼光,做一隻最勁的「大細槓」(你仲未睇?唔係啩?),適合那些四十七歲、五十七歲、六十七歲的人看。

請聽清楚今時今日十七歲的有什麼話要說,才好評價。

我知道,我十七歲時,係一舊飯,係一舊連hiphop都唔識跳的飯。

趁青春,狂舞吧,只要不傷害自己不傷害人,去到幾盡都得,無憾地跳,無憾地笑,曾經擁有,就是永恆,對得住天地,對得住自己。

***   ***   ***

相關文章:
高牆中鑽洞 水泥地上種花



3 comments:

  1. 不過這個年代,要出到有理想有遠見有視野有承擔的年青人不容易,至少這個年代怪獸家長越來越多,年青人受寵,肯出聲爭取的都少有成熟

    ReplyDelete
  2. "一事能狂是少年"。能舞,能狂,能有幾人?能者,不枉青春,少年無悔了。說老實,有時很惡心"老餅",老餅之所以老餅,不是年紀,是計算,精於計算。計算之下,天堂很遠,現實眼前,還是少講理想,多顧實際的化算。輾轉反側,左計又計,夢想隨之越來越少,清醒無夢的失眠却越來越多。於是,清醒之下,同情越來越少,以至於無。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萬分同意。所以這片適合老餅。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