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5, 2013

曹星如:激戰存在感



圖片:曹星如 Rex Tso facebook

曹星如這個名字,你可能有點陌生。上網搜尋,這26歲小子,兩年前還是默默無聞;現在,外號有一籮:神奇小子,亞洲金腰帶,一代拳王。

香港第一位職業拳手,十場職業賽十連勝,亞洲洲際超蠅量級金腰帶。

曹星如不是筋肉人,眼沒有腫,笑得有點靦腆,友善而且溫文。我們問,你打拳,你啲女朋友擔唔擔心?他尷尬地笑著澄清,沒有「啲」,只有一個。

走上擂台,他眼神銳利、步伐輕盈、全神貫注;錄音室裡,他陰聲細氣,個多小時訪問,大概說了五次「自己細個好懶」。

曹星如出身拳擊世家,三個阿哥,一個阿爸,父親曹樹仁與哥哥曹聲揚,贏過多年香港拳擊冠軍,正如曹星如的教練兼經理人Jay話齋,曹星如有人照顧唔使憂,好懶。做過倉務,搬運,做不長。

曹星如說,求學期作文,寫不出「我的志願」,20歲前沒有目標,拳擊是自己唯一專長。

第一次參加業餘拳擊比賽時,「勉強應付就算,這星期比賽,練兩次就出場,一舊雲,打完一個回合,唔知自己做乜,出場時怯場……我還清楚記得一踏上擂台,腦海突然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模糊,對手似係得一舊嘢,看得不像人形……,我不顧一切,只管瞎打,直至裁判宣布比賽完結,意識才漸漸恢復。吓,完了。」

除了「懶」,「以前渾渾噩噩」,訪問裡都講咗好多次。

直到教練兼經理人Jay,決定要訓練他轉打職業賽。Jay說:「拳擊的舞台是拉斯維加斯的賭場。」Jay幾年前就看到,大海那邊有個拉斯維加斯,就叫澳門。

Jay的師傅,正是曹星如的父親,Jay說:「親生老竇教唔到仔,教唔識,恨鐵不成鋼;教得好,又驚佢痛,自己又肉痛。」佢教,則毫不留情,要打就打要罵就罵。

拳擊轉職業,曹星如是香港第一人:「運動員生涯不長,到三十幾歲,想打都應付不到。」當時不管會有什麼收穫:「放膽去試,付出要多過收獲,太計算,就會唔做,令自己卻步。」

拳擊看似熱血,但曹星如說,訓練最大的挑戰是沉悶,想過放棄,但又好想追回年輕時懶惰失去的時間:「試吓無壞,試過,行過的路係你自己的。」

好勵志。

但拳擊可以叫運動嗎?

想起《激戰》,為了所謂的理想、熱血、重生,張家輝甩骹、彭于晏鼻樑斷、頸椎傷、人人眼腫口腫、血流披面,咬牙切齒,不理死活。賭場的擂台,人人歡呼、驚喊、食花生,這叫「運動」?

不不不,張家輝那些,叫MMA,曹星如的,叫西洋拳,完全不同兩回事,我知道,西洋拳文明得多,但「運動」是大家競技,或挑戰自己,打拳目的在擊倒對方,傷害對手,要他屈服投降,拳擊是運動嗎?

師徒倆的解釋:「拳擊如果不是運動,就是打交,打交,是兩個人,好憎對方,打完,仍然好憎;拳擊不一樣,打完之後,大家好朋友,攬頭攬頸,互相學習,佩服對方。」「上次十連勝那場,上次,打到大家眼都腫哂,但打完,大家都喊哂,大家都付出好多,有惺惺相惜感覺。」

曹星如說,上台,沒有壓力,以前感到壓力,是因為自己未準備充足,才會給自己壓力。

如今,站在擂台上,開場前一刻,很專注,知道一切將來得很快,但手腳身體的感覺,很清晰,能看到對手出拳,每一個動作,下一個動作,都看到。

擂台上心思靈明,曹星如叫它「存在感」。

他說,知道自己做緊乜。

師徒倆開拳館,就是《激戰》裡的那些,教拳,教小朋友興趣班,也教五十幾歲的人練身,也教人職業拳擊。

教練Jay,很清楚自己做緊乜,也很坦率:以前教拳,是師徒制,現在是一盤生意,職業拳擊,商業運作,搞拳館,要搵錢,我要供樓要生活;教得好,要打賞,你交學費。

Jay說五、六年前已看到,澳門賭場,將會令拳擊再興,他一早準備:

「準備好自己先,機會來的時候能夠把握好。」

願每個人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做緊乜,當運氣一嚿嚿掟埋嚟的時候,有能力接得住。

***   ***   ***

有關拳擊,還有很多

拳擊比賽,好易受傷?
曹星如:「其實不是這樣的,拳擊運動員並非經常受傷,觀眾見我給對手打至兩眼腫大,滿臉瘀青,也僅此一次。日常練習會有防守訓練,要學會保護自己,如果你懶散,沒有好好掌握防守節奏或每個防守動作,比賽時怎會懂得保護自己,受傷也在所難免。相反,如果你訓練有素,比賽時自然駕輕就熟,也自然減低受傷機會。很多人看見運動員,嘩,滿身瘀傷流哂血,其實只是大家不了解罷了。

如何保護自己?
曹星如:「最基本的動作當然要懂得利用雙手保護頭部,同時利用步法走位或移動頭部避開攻擊,但避得太遠就好難反擊。」

步法:
「很多人以為拳擊只靠兩手攻擊,於是練得拳拳有力,但如果不懂步法,你根本不能走近對手,即使雙手力發千鈞,也無用武之地,所以要懂得運用步法,靈活走位,攻守也自然得心應手。

痛嗎?會痛到麻木嗎?
「要訓練「抗打能力」,練習時同更重的對手練習,受過一定力量的拳,抗打能力會提升,無咁痛。」

比賽前準備:
「比賽前一星期,要開始減磅,我平時體重130磅,比賽前一星期,要減十五磅,參加超蠅量級賽事,每天只吃兩餐,麥皮,菜,沙律,水都少飲,訓練時著膠衫膠褲,焗汗減磅。比賽前一天磅重,磅完就食乜都得。」

平日訓練:
「每朝起身先跑步,例如在菲律賓訓練,一起床,不吃早餐,跑個多小時,再做體能訓練,跑步時戴臉罩,吸少一些氣,等同模擬高原訓練。下午一點,拳擊訓練,實戰對打,兩三個菲律賓拳手,同我車輪式實戰。」

哪場比賽最難忘?
曹星如:「是去年12月的一場比賽。對手來自吉爾吉斯,他比賽經驗豐富,初段便能帶動節奏,還多次擊中我,頭幾回合,一直輸分;經過調整後,第四第五回合,我憑着體能優勢,主動出擊,扭轉形勢,十個回合之後,我不斷進攻,他眼腫了,裁判判他輸,因為安全問題。」
 打得眼腫面腫的唯一一場
相關連結:
香港電台《七百萬人的先鋒》訪問:曹星如

澳門啊澳門:澳門:用數字嚇死你
早前訪問人物:逐夢的五種方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